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05

抱歉好久没有更新!!!土下座!!!

前文见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在下午三点时,长苏一脸生无可恋地被蔺晨强行拖出了空调房。他不明白为什么蔺晨一定要挑在这种时候出来遛他。不过这货既然号称是龙的传人,他怎么着也得怀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关爱一下子孙后代。


一踏出门就是满心的悔不当初。溜什么弯?是空调不凉?床不够软,还是手机不好玩儿?


外面热浪翻涌,通惠河中的臭气随风拂了他们一脸。


没错,又是通惠河。西瓜摊还摆在原来的地方,老板也一如平常地热没影儿了,只有蝉鸣声包围着他们,一声比一声聒噪。


长苏站在树...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04

4


每到清晨,蔺晨家的窗台上都会落很多小鸟。隔着巨大的玻璃窗,阿锋,飞流和长苏很乖地面向落地窗,整齐地坐成一排,盯着外面那些蹦来蹦去的小家伙。


这时候身后就会传来咔擦一声,蔺晨手中的拍立得中吐出一张相纸,里面长苏和飞流各自伸出两只爪子,拍在玻璃上,玻璃外是小鸟们惊慌失措各自飞走的模糊身影。整个画面看起来可爱极了。


只是最近长苏似乎更喜欢人形。


他也并不是真的很喜欢窝在空调房里睡觉。可脑中总是浑浑噩噩,他只要身体接触到柔软的垫子,就很想摆一个舒服的姿势,什么都不管不顾任由自己这么昏睡下去。十年也好,百年也罢,又有什么关系,反...

【谢乐】暮雪长歌 通贩

终于把这个本子生出来啦~~

感谢封面 @人间携手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5Yi0RZ&id=534938306107

试阅:

之死靡它:http://donotsaveme.lofter.com/post/281482_13edc06

为情所困是废物:http://donotsaveme.lofter.com/post/281482_1580aed


注意:封面并不是通贩页面中打样的样子,而是⬆️的没有色差版....我的妈这可真难描述......总之,希望小伙伴儿们喜欢~~...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03

七月流火,夏末将至。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长苏看着外面树影摇曳,在阳光中留下一片细碎的光点。他觉得有那么些忧郁。


 “沙发很贵的。”蔺晨坐在沙发旁边的小板凳上,抓着他的后爪,给他磨指甲。人类的手掌应该非常柔软,带着温暖却不灼人的温度。可惜指甲上没有触觉,长苏现在只觉得有点烦。


他懒懒地斜睨了蔺晨一眼,凉凉地说:“你意思意思就行了,别给脸上头的。”


蔺晨头也不抬,语气甚至有些苦口婆心,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一点儿没带停顿的。


“长苏啊,你说别的动物都是冬天冬眠,你这大夏天的天天窝在沙发里睡觉是个什么毛...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02

蔺晨自认为是个接受度很高的男人,可是一个裸男坐在自己的沙发上与自己对视的场景也太诡异了点。他深沉地在客厅中央踱了几步,坐在茶几上看着眼前的不明生物,觉得有些忧愁。这太不合适了,绝对不行,长得好看也不行。


“哎,能听懂我讲话吗?”蔺晨从旁边扯来一条空调毯,扔了过去,好歹遮住了他重要的部位。然而裸男却皱了皱眉,露出了一个类似于嫌弃的表情。他将手举过头顶,仰头看了看,又弯了弯骨节,像是要确定作为“人”,他的爪子是不是依旧灵活。然后他用中指和食指捏着毯子边儿,非常利落地把它丢一边儿去了。


“……”蔺晨一脸崩溃,几次欲言又止,双唇开开合合,憋出俩字儿:“热啊?”...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01

与小伙伴儿 @人间携手 @- CALVADOS - 一起开的养龙脑洞~~yeah~~


夏日炎炎,蔺晨正坐在树下吃西瓜。他面前有一条河,几幢小平房孤苦伶仃地立在河边的工地旁边。京城已经没有多少这样的房子了,破落的白墙早就看不出本色,墙皮大片大片剥落,露出些暗红的砖头来。屋顶的瓦片也残缺不全,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像是耄耋的老人哆哆嗦嗦地与拆迁大队负隅顽抗。


最中的一间破屋是个小饭馆,玻璃门半遮半掩,隐约可见里面稀落的人影。老板用脚将门推开,端出一桶馊水。红油黄汤夹带着食物残渣,刷啦刷啦地倒进河里,最后安详地融进诡异的绿色水波中。...


谢乐《暮雪长歌》本宣

感觉圈太冷了就不印调了吧…

有兴趣的小伙伴儿请留言给我吧XD


【蔺苏】人间朝暮 04

不知蔺晨用了什么药,毛团儿近日来只觉得困倦,迷糊之中又被灌下几碗腥稠的汤剂,之后便人事不省。耳边蔺晨的声音模糊而淡漠。只叫他好生修养,过几日便再不用饮血压毒了。


而解毒的过程从来不轻松。


当老阁主和少阁主一起从昏暗的房间中走出来,已经是过了一天一夜。屋中静默如同死水,令人胆战心惊。


下人战战兢兢凑上前,问了一句,“少阁主, 林公子他,怎么没声了……?”


蔺晨低头看了他一眼,逆着光,下人便只看见他轻轻挑了挑嘴角。


毛团儿彼时意识不清,梦中镜像一遍遍在脑中重演。不管百次,千次,万次,每一个场景都熟悉...

【蔺苏】人间朝暮 03

晨间云雾缭绕,山涧流水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颇有一种羽化而登仙之感。庭中老树渐渐茂盛,再往下是积着些落花的屋檐,安静雅致的庭院,带着露水的兰草,透着光的窗沿。


被褥干燥温暖。


毛团儿发了一会呆,仿佛又要睡去。眼睛将闭未闭之时,他忽地弓起身,感觉四肢百骸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刀山火海来的总是如此突然。九天与地狱切换地毫无征兆,真是……去他大爷的。


他手边有铃,随便动动大概就能有人来看,可这时他又不知自己犯了什么毛病,偏偏就想自己扛过去,好像撑过去,就能证明自己还是以前那个不怕死不怕痛的林少帅。


几番挣扎,他胸口脑海都是岩浆翻滚,...

【蔺苏】人间朝暮 02

2.

老阁主衣袖生风,直直越过蔺晨冲进屋子,停在几案旁。他皱着眉头,急匆匆从怀中掏出些新鲜草药放在钵里研磨,有几味甚至连蔺晨也没有见过。


蔺晨无意识地歪了歪头,很识相地把人抱起来,安稳放在床上。那毛团一脸死气,满身颓败之相。


蔺晨低下头,皱了皱眉。


今日果然不该着黑衣的,沾了一身毛。


“晨儿。”


内心的抱怨还没完,老阁主一声轻唤让他霎时回神。父亲的声音很少这样哀伤……并且没有底气。怕是这事并不简单。


蔺晨移步至床边。


此人病征罕见,十有八九是他所猜想的...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