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暮雪长歌》本宣

感觉圈太冷了就不印调了吧…

有兴趣的小伙伴儿请留言给我吧XD


【蔺苏】人间朝暮 04

不知蔺晨用了什么药,毛团儿近日来只觉得困倦,迷糊之中又被灌下几碗腥稠的汤剂,之后便人事不省。耳边蔺晨的声音模糊而淡漠。只叫他好生修养,过几日便再不用饮血压毒了。


而解毒的过程从来不轻松。


当老阁主和少阁主一起从昏暗的房间中走出来,已经是过了一天一夜。屋中静默如同死水,令人胆战心惊。


下人战战兢兢凑上前,问了一句,“少阁主, 林公子他,怎么没声了……?”


蔺晨低头看了他一眼,逆着光,下人便只看见他轻轻挑了挑嘴角。


毛团儿彼时意识不清,梦中镜像一遍遍在脑中重演。不管百次,千次,万次,每一个场景都熟悉...

【蔺苏】人间朝暮 03

晨间云雾缭绕,山涧流水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颇有一种羽化而登仙之感。庭中老树渐渐茂盛,再往下是积着些落花的屋檐,安静雅致的庭院,带着露水的兰草,透着光的窗沿。


被褥干燥温暖。


毛团儿发了一会呆,仿佛又要睡去。眼睛将闭未闭之时,他忽地弓起身,感觉四肢百骸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刀山火海来的总是如此突然。九天与地狱切换地毫无征兆,真是……去他大爷的。


他手边有铃,随便动动大概就能有人来看,可这时他又不知自己犯了什么毛病,偏偏就想自己扛过去,好像撑过去,就能证明自己还是以前那个不怕死不怕痛的林少帅。


几番挣扎,他胸口脑海都是岩浆翻滚,...

【蔺苏】人间朝暮 02

2.

老阁主衣袖生风,直直越过蔺晨冲进屋子,停在几案旁。他皱着眉头,急匆匆从怀中掏出些新鲜草药放在钵里研磨,有几味甚至连蔺晨也没有见过。


蔺晨无意识地歪了歪头,很识相地把人抱起来,安稳放在床上。那毛团一脸死气,满身颓败之相。


蔺晨低下头,皱了皱眉。


今日果然不该着黑衣的,沾了一身毛。


“晨儿。”


内心的抱怨还没完,老阁主一声轻唤让他霎时回神。父亲的声音很少这样哀伤……并且没有底气。怕是这事并不简单。


蔺晨移步至床边。


此人病征罕见,十有八九是他所猜想的...

【蔺苏】人间朝暮 01

刚过卯时,天还未亮。打更人满面倦容,脚步拖沓地朝家走去。 薄雾还未散,青石板上积了些水汽,远处的脚步声都因为这潮湿的雨季而缠绵。


打更人揉了揉眼睛。这一夜啊,真是不消停。


他们村虽偏远,却是依山傍水,难得的好风景,然而天下之人却极少是因慕名山水而来,而是多半要上山上的琅琊阁。


这琅琊阁虽说是靠着金钱换消息,却十分神秘,并不是谁都能去,谁都敢去的。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唯有得势之人方能付得起琅琊阁的报酬,而昨夜络绎不绝的来客令打更人心下不安。


他有些发愣,难不成这天下要出大事了?


远处的马车渐行渐近...

不许人间见白头 (下)

前文链接



入琅琊阁知天下事。老阁主素来行踪缥缈,蔺晨自小便懂得如何打理阁中琐事。那时候觉得时间太慢,一声叹息都嫌太长。而等他大了些,便替老阁主迈入了滚滚红尘。自此风花雪月看遍,人间烟火绚烂短暂,却又不能在他心间留下一抹尘埃。不过是在万千众生中打马而过,别说地老天荒,就连一句回味悠长都算不上。世事无常,多少悲欢离合都被他变成潦草的墨迹,然后藏入书阁,再不见天日。


直到他遇见了梅长苏。


蔺晨用了两年时间劝说他置身事外者才能看清时势的道理,好不容易讲通了,却又发现自己在无法驻足旁观。好像从前身上那股云淡风轻的洒脱气质渐渐不受控制想要离他...

不许人间见白头 (上)

po主是个只看过电视剧的蔺少阁主苏......可能bug和ooc并存......QUQ


正文



蔺晨在一个晴月夜踏雪而归,行至老阁主门前时候烛火刚熄,一缕青烟在晨曦之中缓缓散去。


老阁主拉开门,扫了他一眼,然后注视着窗前那株被雪覆着的白梅,回身对房内之人道:“你的本名怕是不能再用,此后,化名梅长苏可好。”


蔺晨勾了勾嘴角。老爹这给人取名字也太随意了些,正巧看见梅花就把人家叫梅郎了。回想还好自己是生于晨间,便叫蔺晨,此乃平生之大幸。若是生于暮色,岂不是要顶着蔺昏这样的名字凭轩涕泗流,再无颜面拜见各路才子佳人父老乡亲了。他正神游天...

林间奇遇

一场暴雨之后,我们的商队迷失了方向。这座古老的森林似乎有别于一般的世界,走着走着,残破的青石步道竟然渐渐消失了。而我们回过头,竟然连来路都不见了。弯弯绕绕,我们似乎一直在原地打转。很奇怪,照平常我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会焦虑恐慌,可是在这里,我们却觉得异常安宁。


夜幕降临,我的伙伴生了火,烤肉的香味混合着肉桂和辛香料,在这老林中竟让我产生了奇妙的幸福感。我随手拆了商品中的一只精美的音乐盒打发时间,清透的旋律伴随着兹拉兹拉的火花,显得不是很真实。


半夜,我从睡梦中起来,借着月色,那条本来消失的路再次显现出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叫醒任何人,鬼使神差地一人走了过去。...

暮晓

*一次短期的回家探亲

*OOC


加里安大人,大绿林的总管,多瑞亚斯遗存的荣光。在经过几千年战火与狗血的洗礼后,连生存还是毁灭这种问题都不能让他轻易皱眉。然而在伊锡利恩的领主一脚踹开绿林之王的房间大门,有气无力趴展在床上的时候,他还是产生了自己太年轻,今天又长了见识的错觉。更别说这位领主还扛回来一大摞比他还高的文件了。


加里安凭着时光沉淀下来的淡定,冷静地走去床头,垂目道:“殿下,陛下出去狩猎了。”所以现在挑事毫无意义,您就别折腾了。这从小到大,这位王子殿下就只在护戒期间选择性懂事可靠了那么一段时间,如今做了领主,倒是显得越活越回去了。


说实话,他不太...

Finale (下)

有1.0沈出没,请避雷。


谢衣之名,在乐无异心中是一个传奇。他从未见过他,却几乎半生对他心怀憧憬。然而如今他终于真的有机会知道他的故事,他却有些茫然了。

眼前的只能管家神色淡淡,似乎只要他说一个不,他就会守口如瓶,带着那些旧事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世纪。谢偃根本不懂什么是寂寞,反倒是乐无异,连想想都觉得心痛,却不知道是为了谁。

也许所有的感情起点都是单纯的,然而经过一段时间辗转反侧,也就莫名复杂起来。乐无异低头喝了一口茶,脸上挂起一层清浅笑意,轻声开口问道:“谢伯伯,谢衣,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我见过最有趣的人。”


“为什么?”...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