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深藏眷恋 02-03

这个世界没有你的痕迹,没有人知道偃甲,历史书上从不曾出现过你们的名字,连你辛苦追寻的人也不再记得你,即使如此,你也要再见他一面吗? 
乐无异挠了挠头,随之笑了。 
“我还记得。那些过去的事,大大小小,都在我心里。” 

好不容易开车下了高速,赵吏忍无可忍靠边一个急刹车,随之下车打开副驾驶的门,一把把乐无异拽下来。 
“动动动,动什么动,你会开吗?” 
乐无异一脸依然一脸好奇扒在玻璃上看那些数据表,“行啊,我研究的差不多了,这操纵模式比我的招财进宝号容易多了。不然你让我试试?” 
“试什么试!最烦你这样儿的熊孩子,以为自己啥都会。你知道交通规则么?这儿犯错了要抓起来,我就只能带你师父来看你坐在牢里哭了。” 
“不行不行不行。”乐无异立即老实下来,钻去后座,“我不动就是了。”说罢,他坐进后座,笔挺笔挺地一动不动,一副言出必行的样子。夏冬青在他耳边小声说:“没事儿的,你别这么紧张。”他却依然小心翼翼地摇摇头,坐得端正,看得夏冬青莫名有些心酸。 
“你自己注意看着点儿,”赵吏转头说道,“你有熟人在附近了。” 

他们路过一个很大的公园。赵吏将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 
这公园建的很好,有大片大片的草坪和林荫,一些少年在草坪踢球,充满蓬勃的朝气。赵吏回头看看夏冬青,“青仔,看看,这才叫青春。” 
“我的青春都奉献给你的破便利店了!还不给发工资!”夏冬青白了他一眼,还准备多抱怨几句,却被乐无异生生打断。 
“夷则?!” 
随着他这一声,一个飞速而过的少年停下在他面前,轻轻躬身用手抽起脚下的滑板,带着不解看着他。 
“你叫我吗?”他将掉落在额上的长发全部拨去额后,露出一张异常俊秀的脸。 
“我靠。”赵吏低骂一声,心道他们那个时空一定安全环保无污染,一个个都水灵地令人顿起杀心。 
“我…那个…”乐无异这才想起对这个夷则而言,他只是一个陌生人。“我可能认错人…” 
“这样啊,”滑板少年浅笑,“无妨,我叫李焱,如果你那个朋友真的与我相似,日后可否介绍给我认识?” 
“嗯好!” 

那少年背过身踏上滑板,很快便不见了。 
“哇….你朋友玩滑板好厉害….帅!”夏冬青凑过来,由衷地感慨。 
乐无异仰起头,笑得十分得意,“那当然,我朋友嘛。他以前御剑更帅!” 
“我靠还真的能御剑啊?!” 

他们又开车去了许多地方,看到白露姑娘在奶茶店打工,温柔地对他们说,“这是您的找零,谢谢。”她笑得很漂亮。临走还拉住乐无异,问他们是不是以前见过。乐无异摇摇头,“但是很高兴现在能遇见你。” 

动物园里,胖达在和穿着熊猫服的管理员对视。 

宠物店中,绿色制服的靓丽少女握着小狸猫的小爪子,隔着玻璃窗对他们招手。 

体育馆内,S市女子篮球队队长闻人羽正率领她的队伍大杀四方,堪称英姿飒爽。乐无异在看台跳的老高,为她喊加油喊的嗓子都哑不成声。最后还跑去签名合影,闻人羽还给他画了一副小画,他们都上都顶着盛开的小黄花。 

等车终于开到郊区的大学城,已经是夕阳西沉。 
再次看到那个脑海出现无数次的剪影,乐无异竟怕了。他向前伸出手,却不敢靠近,好像这又是一个一触就破的梦。 

那位教授仿佛感受到他的目光,转过身来。 

“孩子,你从哪儿来?你怎么哭了?” 

“我的偃甲鸟坏了…我修不好了….” 

“怎么会呢,”那教授摸了摸他的头,轻轻笑了。“我来看看可好?” 
谢衣拉着他坐在附近的长椅上,借着路灯的亮光细细检查木鸟的结构,用极细的螺丝重新固定它折断的翅膀。他的神态是那么认真,那么熟悉。 
乐无异眼睛也不眨地看着谢衣的侧脸,他的眉眼还是如此温柔。他有很多话想说,却什么也不能说,沉默半晌愣头愣脑问了句,老师,你过得好吗?谢衣笑言很好,希望你也过得好。他便再也说不出别的话。只能贪婪地看着他,再看一眼,再多一眼。 
“老师,下辈子,我希望还能遇见你。希望有机会和你相处,听你讲课,听你叫我傻徒儿。希望能把我的作品给你看,希望有更多更多的时间和你一起,说说这个世界。” 
“呵呵,是不是要挂科了?跑来和老师说这些好话?” 
乐无异闭了闭眼,抱住他。 
“师父,再见了。” 

赵吏看着乐无异的身影消失在白色的光圈里。他回头问阴影中的人,“其实你就是他师父吧。那人长的和你一模一样。”他望望天,“你居然不见他,没见过比你更狠心的。” 

那人迈出一步,月色终于打在他脸上,露出一道血红的泪痕。 
“不能让他这样等下去了,他该享受新一轮的年轻,单纯和美好。他应该去体验为人夫为人父的喜悦,去承担一个家庭的责任。他会变得成熟,他会老去。他会与他爱的人双鬓斑白,牵着手看夕阳。他会发现即使没有师父,他也能过得很幸福。” 

“你呢?你为什么却不愿轮回?” 
“总有人要记得,如果我们都忘记了,那么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初七转过身,消失在黑暗中。 
傻孩子,去吧。这次不再有遗憾,也不再有执念。但愿你会懂,该何去何从。 

444号便利店一如往常生意惨淡,老板与店员打着嘴炮,倒也不显得冷清。 
“怎么了,小闺蜜走了伤心啊?” 
“羡慕。” 
“有什么好羡慕的?” 
“他师父用命救他啊,怎么就没人爱我爱的这么深沉?” 
“我也救过你好多次好不好….没有良心!” 

一个晚上又在这样告白一样的玩笑中匆匆过去。 

在深沉的长夜中,星辰都随着时间湮灭。在这最后一丝光线中,多么幸运,再次看到你的身影。 

以后漫长的时光中,有个人在为你等待,等到那一天,再次与你相遇。 


FIN

评论(1)
热度(21)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