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黑花】与光同尘 03

霍秀秀来的时候解雨臣正在睡午觉,起来后就看见瞎子和她两个人在墙角抽烟。秀秀似乎在称赞她小花哥哥最近太瘦了,不过也好像更好看了。瞎子一边给秀秀递火一边小声哔哔:“花儿还真不是我见过皮相最好看的,但没有人和他一样。”

 

“对,我不够好看,现在还瘸了。承蒙二位不弃了。”解雨臣拄着一把长伞,在门口忽然出声。瞎子和秀秀便不约而同把烟一丢,傻呵呵跟着笑了起来。

 

解家别院虽不如主宅恢弘,却也庭院深深,草木茂盛。如今入秋,一番美景便触手可及。红枫、银杏,叶片在枝头颤颤巍巍,零星几片终于从树枝的连接处断裂开来,轻飘飘落在解雨臣的发梢上。瞎子下意识取下那片叶子,用手指拈着转了一圈,放在鼻尖轻轻闻了闻。

 

秀秀拉着解雨臣的袖子问东问西,确认她小花哥哥的健康后就露出了本来面目:“小花哥哥,我有事求你。”

解雨臣意料之中,摸了摸她的脑袋:“进去说。“

 

活计在小厅里泡了正山小种,不一会儿就香气四溢。瞎子蹭了一杯后就去小厅外的台阶上坐着赏枫,小花也就开着门,方便他随时进来续茶。

本来以为秀秀会先寒暄几句,没想到这姑娘上来就耿直地问小花:“我想和你解除婚约,行吗?“

小花忽然觉得头痛:“……现在吗?“婚约这事由来已久,也不知道这丫头为何今日忽然有了兴致去取消它。

秀秀点点头:“咱俩从小一起长大,太熟了,以后结婚的话多没意思啊。而且我本来就不是你的心上人,你也和我一样不喜欢被安排。反正都是长辈们瞎指挥,我们不如趁这个时机把这事儿解决了?“

“时机?“小花一脸茫然,”什么时机?“

“你就说你瘸了,不想耽误我呗!“

“……”小花哥哥觉得头更痛了,这是什么狗血剧情。“你……容我想想。”

秀秀点头如捣蒜,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小花看她这样,忽然燃气些许八卦之心:“小丫头,你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倒也不是,”秀秀非常端庄地捧起茶碗喝了一口,这姿态太过于大家闺秀,让人觉得她接下来说的话应该很正经才是。然而……

“和小花哥哥结婚太无趣了,一眼看到头了。我想要叛逆一点的。”

听了这话,小花被一口茶呛到,转身剧烈地咳嗽起来。叛逆一点的……她是想要个流浪歌手还是摇滚披头士啊?是觉得唱戏的不够酷对吧。

 

然后他看着秀秀指了指瞎子:“我看他就挺叛逆的。“

“……“小花哥哥不想说话。倒是瞎子笑得越发收不住了:“姐姐,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

秀秀:“太好了,我们就是杨过和郭襄。”

瞎子:“你有没有考虑过小龙女的感受?”

小花终于也绷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土夫子还看金庸,这么有文化的吗?“

瞎子勾住他的肩膀:“德国海归了解一下?“

小花点点头:“对哦,听说你是学医的,现在搞挖坟,确实很叛逆了。“

瞎子:“……不是叛逆好吧,是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最后三人笑作一团。

 

秀秀探病之后,他把别院的伙计也都遣散了,身边就剩下个神出鬼没的黑瞎子依旧赖在他家,出于地主之谊,小花也并未撵人。只是伙计散了之后,多了琐事需要亲力亲为,比如基本温饱。瞎子换了个苹果手机方便点外卖。第一次用的时候小花托他点份奶茶,然后瞎子下了个外卖平台,注册了半小时,发现自己成为了一名骑手。

 

怕不是个智障,解雨臣心道。可这智障带给他的快乐有那么大。


评论(3)
热度(23)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