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长安异话 04





初乐出没注意!!!

初乐出没注意!!!!

初乐出没注意!!!!!!





金色的镜面,暗红的泪痕,师父?

师父!你去哪里?

师父?

师父!!

乐无异从梦中惊醒。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顾不得仪容,光着脚就往谢衣的房间跑去。心中的恐惧无可名状,好似错过这一眼就再也回不去。

脚步声拍打木板,急促若祭祀的鼓点。

谢衣睁开眼睛。

 

“师父!!”

乐无异气喘吁吁,弓腰扶膝,却还是抬着头死死盯着刚坐起身的谢衣。

 “无异,怎么了?”谢衣也正歪着头看他,难得露出了酣睡中被惊醒时的茫然表情。一阵尴尬的沉默。乐无异觉得本来就混沌的脑子变得更加混沌了。师父的中衣敞的略开啊,凹陷的颈窝深而平,一段锁骨被发丝遮挡,令人心痒。糟糕,乐无异心道,根本停不下来。

谢衣随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有些不明所以,他将手插进额发之中拨了拨,神态优雅而疲惫。

“可是做了噩梦?”

“啊?啥?”

谢衣觉得心有些累。他望了望根本不在状态的徒儿,决定不与他死磕,径直过去将他拉进被窝。

“别闹,睡吧。”

感受到身旁的乐无异一瞬间变得僵直,他便用手抚上他的背,像哄小时候的徒儿睡觉时候一样,轻轻拍了拍。

师父会保护你,所以不用害怕。

 

这久违的动作领乐无异安心,他慢慢放松下来,偷偷用脚趾去碰谢衣的,有点凉。他贴上去,慢慢抱上去,大概这样,他就不会冷了。

睡意来袭,模模糊糊他又看见黑色的身影,皎洁的月色,模糊的轮廓,桃花树下谢衣的嘴唇。他轻哼一声,将头拱进谢衣怀里。

 

醒来就能看见谢衣的感觉很安心。乐无异醒得早,倒是谢衣看起来还是有些倦,睡得似乎不太好,却也未醒。乐无异望着谢衣的睡颜愣神,几番感慨师父真好看之后,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身体似乎有些微妙的变化。

天啊。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开始发热,这么下去一定会将师父烫醒。师父醒了就会发现…

来不及多做思考,他赶忙掀起被子就跑出去,莽莽撞撞再次惊醒谢衣。

“无异?”

“师父我去做早饭!!!你再睡一会!!多睡一会!!!”

“哎。”谢衣叹气,“多大了还冒冒失失的。”

 

接下来的几日乐无异都是行迹诡异,完全不复从前恋家的模样,有时连谢衣想找都找不到他的人影。

这莫不是青少年的叛逆期?罢了,他想,自顾自将书又翻过一页。

 

乐无异将自己关在阴阳寮的资料室,拼命研习法术,几乎昼夜不分,有时甚至不饮不食。他要令自己忙碌起来,只要一闲下来脑中就会浮现谢衣的脸,还有那天早晨的意外。

怎么可以对师父心存歹念!乐无异!你大逆不道!一边这样谴责着自己,他一边又觉得非常非常想念谢衣,这几日的分离几乎要逼疯他自己。

他开始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累的睡着时他会梦见谢衣,醒来拼命看书,即使如此,也还是会想着谢衣。像是魔怔。

这是咒吗?他困惑,如果是,如何才能解开?如果不是,算了,他还是比较希望是个咒。

 

从书堆中爬起来,好像又是深夜。他打开门,意料之中再次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

“你等等!”他追上去,不舍不弃,摔倒几次还是努力爬起来跟上去。“师父!”

终于那人停下,转过头,沉静地看着他。

“有事吗?”

“没…”

“……”那人神色有些复杂,看了他一会又转身要走。

“哎!!”乐无异心中一紧,只觉得不能就让师父这么走了,这么毫不留恋的姿态,师父是不要自己了吗?

这怕又是个梦境吧,据说阴阳师的梦境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如果这样放任他离去,是否预示他终将与师父分离?

不管了!他心中一横,三两步冲上前将那黑影抱住。

“师父,不要走!不行!”

“……”

“师父…”

听着乐无异可怜兮兮一声一声唤着师父,那黑影轻轻叹了口气。他转过身正要开口,却不料乐无异猛扑上去,覆上他的唇。

反正这只是个梦境,便一遂所愿吧。乐无异大胆地伸出舌尖舔了舔,这样邀请似的举动引得对方反身上前攻城略地,与他辗转缠绵。

一吻结束,他深吸一口气,最终吐露出那个深藏的秘密。

“师父,我喜欢你。”

 

之后几日的梦境翻覆都是与带着泪痕的师父耳鬓厮磨的场景。他与他拥抱亲吻,撩拨磨蹭,只仗着是梦境,便坦率而大方地享受着这压抑许多的热情。乐无异觉得沉迷,即使是一场幻境,也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去找无异回来。”谢衣用纸折了一只飞鸟抛向空中,那白纸便幻做真的飞鸟,飞远不见。这时院门开启,一位油光满面的士大夫走进来,调笑道:“哟,破军大人,找徒弟呐?”他长袖掩住口鼻,轻笑道:“他在阴阳寮呆了好几天了,精神有些恍惚,连紫薇尊上都知道啦!不知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破军大人还不把那小子捉回来好好调教?”

 

谢衣不语,任他将话说完,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那是不包含任何喜怒的一撇,随即回过头去。可那士大夫莫名一怵,浑身冷汗都留下来。

“本…本大人还有事,先走了…”

“谢某就不送了。”

 

黑暗中,乐无异感到有人在吻他。他知道那是谁,迷迷糊糊环上他的颈,温柔地回应。

“师父…”

轻微的亮光闪烁,模糊的身影提着灯走近,他觉得有些刺眼,不由自主抬手遮住眼睛。

空气中传来轻声叹息,他心中一惊,这是师父的声音。

乐无异蓦然睁大眼睛,看着那提灯之人,分明就是无奈又温柔的谢衣。

眼前的人,却也是他。

他迷惑了,只是向后退,心中一团乱麻,眼前此情此景,着实让他难以自处。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两个师父….?”

谢衣上前捉住他的手腕,将他从那人怀抱中带出,拢入自己怀中。他抬头笑笑,“初七,我这便将他带走了。”

那人点点头,几不可察勾了勾嘴角,似乎是笑了。

“初七…?”乐无异惶然看着那人,他眼下魔纹妖冶,随着人影一起消散于暗夜。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他呼吸一紧,心中只愿自己这一刻死去才好。他竟将师父错认,还在师父眼前…与那人如此亲密…

“不要紧,无异。”谢衣收紧怀抱,将他的脑袋安置在自己肩膀之上,一边抚摸着他的头发,一边轻声安抚。

“不要想太多,这不过是年轻时的我。他的行为也是缘于我的心念,所以,这不是你的错。”

从前谢衣进入阴阳寮,自认愧对恩师错爱,只觉师恩难酬,便按自己模样创造了式神,只保留师尊所喜爱的严谨与认真,去除那些放荡不羁的心性,随侍在他身边做些杂事,也尽力保护着他。

“我不懂,师父,还可以创造出与自己一样的式神吗?那这些天的梦境…?又代表了什么?”

“代表着,即使是年轻时候的我,也会对无异动心。”

“啊?”乐无异只觉得自己又无法思考了。

“要试试看有什么差别吗?”

“什么?”

“唔…”

 

TBC


评论(12)
热度(35)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