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长安异话 06

 

在死生之间为你点灯的那个人,就是你的爱人。

你找到他了吗?

你认出他了吗?

 

叶海走后庭院中的花便落了。少了些人声与颜色,庭院也难免显得单薄。

乐无异觉得奇怪,家中一贯是冷清的,可街道上竟然也人影寥寥,像是一夜之间整座城都被掏空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间正在收摊的杂货铺,他赶忙拦下摊主,张口问道:“老伯,这是怎么了?怎么街上都不见人?”

“哎,小哥也早点回去吧,今天是中元节啊。日落之时,生门关,死门开,小哥还是小心为妙啊。”

 

中元节。

今日似乎有什么皇室祭祀吧。乐无异倒是并不在意这些鬼神作祟的事,只是皇家祭典必然要谢衣出席,怕是师父今日要晚归。

遭了,忘记提前买食材,师父晚上回去那么累,不吃东西怎么行。可现在店家都关门了,这可怎么办呢。

乐无异懊恼地抓抓脑袋,只能去城郊的农家碰碰运气了。他看看天色,太阳已经开始西沉,若是脚程快些,便能在玉兔东升之时回到家,应该也赶得及为师父做些夜宵。

 

出城只三里便见到农田庄家,只是天黑了看不清路,便有些难行。乐无异找了几家亮着灯火的屋舍,向那些农户采买了些禽蛋与青菜便准备回去了。

 

“人生如此,浮生如斯,缘生缘死,谁知,谁知?”

 

是谁在唱歌?他驻足,仔细聆听。那声音婉转幽怨,动人地像是即将融去的雪花。他转身遥望,远处灯火阑珊,一座孤零零的屋子被轻纱笼着,随着夜风飘摇,声音便是从那里传来。

去看看吧,他想,就这么一刻,也不打紧。

 

谢衣赤脚踩在青玉制成的高台之上。

他云锦织成的袖子一直垂到地上,贡缎的外袍绣着波浪暗纹,微微反射着月华,显得神圣而肃穆。身旁仪仗庄重,他散着的长发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奏乐。”

鼓声响起,他转身,已将面具覆在脸上。

 

“载见辟王,曰求阙章。龙旗阳阳,和铃央央。条格有仓,休有烈光。”

 

大阴阳师谢衣的祭舞,千言万语无法述其万一。面具遮住了他的容貌,缶鼓掩去了他的声音,可人们依然会被他带来的这份壮丽震撼,这便是谢衣。

 

铜铃声响,所有人轻轻躬身。

“愿国泰民安。”

 

乐无异端起茶杯押了一口,对面那女子便笑了。

“桢姬这里只有山野粗茶,可还入得了公子的口?”

“我也不太会喝茶,”乐无异笑笑,“闻着倒也不差。”

他见桢姬垂头,便问道:“姑娘,方才我听你唱歌唱的十分伤心,是遇见什么事吗?”

“并未,只是孤身一人久了,无人相伴,心中难过罢了。公子能否陪桢姬多说几句话?”

“这…”乐无异有些为难,在那女子楚楚可怜的目光下踌躇半晌才语带抱歉地回答道:“实在对不住,我还得回去给我师父煮饭呢,要不改日成吗?”

“公子…能否垂怜桢姬,多呆一刻也好啊…”

“真的不行了,我师父回去见不到我要着急了。桢姬姑娘,我改日与师父说了…”

话未说完,那女子便贴了过来,冰凉的身体惊了乐无异一跳,急忙躲闪。那女子却如同蛇一般缠过去,将他推在地上。

 

“良辰美景,公子怎忍心弃我而去?”那美人张开口,似要亲吻,乐无异却清楚地看到了她口中尖牙。

他用力推开桢姬,摸了摸身后。遭了,出来竟然连符纸都没带着,除了跑,就只能跑了。他拿起菜,推门便奔了出去。

房子外面沿着那条路点满了蜡烛,火光摇摇晃晃,他这才觉得阴森可怖。

“公子…你要去哪儿…”身后的声音跟着他,无法摆脱。他拼命向前跑,蜡烛在他身后一根一根熄灭。

前方越来越黑暗,他就要看不清路,只有三五根蜡烛明灭,眼看就要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狱。

最后一根蜡烛熄灭,那女子幽幽笑了。

乐无异绝望地闭上眼睛。

“师父…”

 

谢衣脚步一顿。

鼓乐骤停,皇族与高官静默不语,几百双眼睛盯着他,等待一个解释。

“抱歉,”他匆匆一礼,低语道,“初七。”

阴影中那人对他略略点头,将他脱下的华服披在身上,那支华丽的舞蹈又将继续。

 

没有光,没有方向。

乐无异只能奔跑,身后阴魂不散,笑声变得凄厉。他跌倒在地。

可恶,为什么总是这样。他摸了摸四周,捡起那个绊倒他的物事,似乎是个头盖骨,他的手指戳进了眼窝,惹得他浑身一颤。

“你要去哪里?留下吧,留在我身边不好吗?”

“有人在等我。”他努力爬起来,“我要回去。”

 

火光再次亮起,身着白衣的青年踏着露水,提着一盏灯,将他扶起来。那灯火那么明亮,像是永远不会熄灭,强大而执着。

乐无异不再感到冰冷刺骨,身畔有了微微的暖意。

一切都不再慌乱,他伸出手,轻轻摘下那人脸上的面具,看到那双泛着笑意的眼睛。

“师父…”他怔怔看着他,缓了半晌才小声问道:“我是不是又闯祸了…”

“无妨,为师来接你回家了。”

 

结印,除妖,火光闪烁中谢衣的动作依旧优雅。末了回头才发现徒儿在拼命揪自己的头发,扯下来不少,放在一旁一大团。

他便是这样会惹人生气。

 

他扯住徒儿的手,“又闹什么脾气?”

“没有啊…”乐无异苦着脸,“就是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罢了,过几日为师带你出去历练便是。”

“呜呜师父你最好了…”

“嗯,”谢衣笑着点点头,“但是现在为师饿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带你出去玩。”

“那我现在就回去给师父煮饭!!”

“好徒儿,这才乖。”

 

他就这样赤着脚,踩着砂石磨破了脚也不觉得痛,牵着满心欢喜的徒儿,踏上一段新的征程。

 

一段天涯逆旅,谁能有始有终,为你义无反顾踏上这条不能回头的长路?

以后的事,无人能知,然而与你一起,便无畏无惧。

 

全文完


评论(11)
热度(43)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