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初乐】之死靡它(四)

虽然楼主她粉的和黑一样...但是...她心中有爱啊!!!【大哭....

跪求不要开除粉籍....

---------------------------------------



谢衣最近很忧郁。因为他又肩负起在每个寂寞的夜晚陪着寂寞的徒儿谈心的任务了,并且是以叶海的名号。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乐无异跑去叶海那里要求恢复静水湖时期的隔门夜谈的传统。其实他有些心存内疚,因为在门板后面,叶海前辈的声音听起来太像师父了,连说话的语气和感觉都像。可光天化日站在叶海前辈面前,却又觉得怪怪的。他总觉得这种要求有些过分,所以支支吾吾半天才说清楚,本以为叶海前辈也许会生气,却没想到他哈哈哈哈大笑着欣然同意了…

真是奇怪的人。

 

叶海春风得意地跑去通知了谢衣之后,谢衣便开始在房间里面壁思过。他盯着一面白色墙一动不动过去了三个时辰,还是觉得人生特别艰难。

这件事着实难办。若是让叶海去了,势必会穿帮,徒儿会生气。而自己的结局也不外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若是自己去,难免会忍不住关怀多些,徒儿又是个心地柔软的孩子,情感天平势必又要倒向叶海多些。

无异啊,你可长点心吧…

眼看着好友即将成为与死人抢地位并成功的第一人,他扶额,脑壳突突跳着疼。

 

然而这天还是要聊的,只不过这次换了徒儿在里面,他在外面。换了个位置,着实也没什么不同。

“无异,你觉得你师父,是个怎样的人?”

“叶前辈,以前你都不喜欢聊我师父的事的,几乎都是我在说,今天怎么主动问起师父?我以为你是一直太过伤心所以不愿提起,现在是觉得好些了吗?其实我也觉得好些了。与叶前辈这样互相陪伴着,其实很开心。”

谢衣看着月亮不想说话,心想不如干脆把他拎出来带走算了。

“叶前辈?”

“没什么,不过随口一问,无异不必放在心上。”

“要说师父啊,他自己也说,自己是个有趣的人呢…”

何止有趣啊,简直可以做叶海马戏团的主角了好吗。一直以为在别人眼里的自己是温和谦逊又十分厉害的,却不知在徒儿心中自己一直是个逗比。

好,好,好。

 

几天下来乐无异睡的无比香甜,他的师父却夜夜辗转反侧,为他独自风露中宵。

真是风水轮流转,谢衣叹息,决定还是要告诉乐无异真相,否则这么下去难保哪一天他那傻徒儿会忽然打开门对他喊出一句叶海前辈我喜欢你,那时候才是真的生不如死死而不能后已。

 

谢衣从没有想象过有一日无异再次见到他会是什么反应,不过他的人生大起大伏至此,怕是不外乎哭哭笑笑一番最后归于平静。说些什么好呢?他想,罢了,徒儿比自己爱说话的多,听他说就好,左右他笑他也跟着笑,他哭了他就哄着便是。

现下乐无异就坐在大厅里,他也懒得再踌躇,于是整理了衣衫,最后看了一眼镜子,掀起珠帘走了出去。

 

“师父…”

乐无异走上前,轻轻摸了摸他的脸,谢衣觉得哪里不太对。虽然觉得平静点没啥不好但是徒儿似乎太平静了点。

“无异。”他轻笑着喊他,然而徒儿却没有回答。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似乎在眼神交流。

无论如何,气氛比想象中好些。谢衣笑了笑,正要开口,这时乐无异的视线却越过他,叫住了快要被闪瞎的叶海前辈。

 

“叶海前辈!”

谢衣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好徒儿你这难道是要开始翻旧账。

“果然你也喜欢我师父啊!”乐无异声音不大,却在安静的房屋内清晰可辨。“这工艺真好,连我都看不出与真人有什么差别。”

“……”好歹考虑考虑“偃甲”的感受可以吗傻徒儿?谢衣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好了,眼睁睁看着乐无异摸了摸自己的头,眼神中又是海水又是火焰,最后轻轻一笑抱住了自己。他转过头看见叶海扶着柱子颤抖的背影,觉得这世上诸般世事都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往事不堪回首,不堪,回首。

 

三更半夜,乐无异终于在谢衣柔软的目光下睡着了。谢衣扶了扶腰,觉得自己累得像是个单亲妈妈。不过人家是又当爹又当妈,而自己是又当叶海又当偃甲。这个臭小子煽情起来绝对不带含糊,几句委委屈屈的心里话进到他耳中,他便再也不忍心用分辩来打断他。偃甲便偃甲吧,这孩子心中藏了这么多关于自己的话无人诉说,如今一口气说了个痛快。那些思念,那些辛酸,一字一句落在谢衣心口,像是一场大雨,浇得他都要不能呼吸。困到极致都不敢睡的乐无异现在连呼吸都不平稳,浅眠中还死死抓着自己的手,这是一个多么害怕失去的姿态。

傻孩子,该如何告诉你为师已经回到你身边?罢了,我们来日方长。他苦笑着,将被角掖了掖,在他额上落下一吻。

 

然后乐无异就被弄醒了,眨巴着眼睛看着他。谢衣整个人都凌乱了。不是吧以前睡的如同一只被打昏的野猪一样的徒儿去哪儿了…等等自己刚才是偷亲了自己的亲徒弟还被抓包了吗!!!百口莫辩也不外乎于此吧…

然而谢大师是见过世面的人,即使内心惊涛骇浪天崩地裂,看上去却依然面不改色云淡风轻。

“无异,”他笑笑,“睡吧,为师不会走。”

乐无异看着他呆了两秒,听话地点点头闭上眼睛,手上拽的更死了,口中还轻念了两句“不要醒不要醒…”。

 

呵呵…看来今晚也不用睡了呢,谢衣一边回握住徒儿的手,一面靠在床柱上。

无异啊无异…你为何如此不懂事…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往里挪挪让为师也躺下来吗…

心塞…

TBC

评论(26)
热度(66)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