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初乐】之死靡它(五)

这里暂时完结啦

嘤嘤抱歉这么潦草.....楼主去忙个FINAL

6月10之后可能会继续写下去XDDD

BGM是杨紫琼的《爱似流星》

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2101117/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open

分享给各位,感谢各种的阅读QUQUQUQUQ

----------------------------------------------


谢衣昏昏沉沉醒来,就看见徒儿琥珀金色的瞳孔。他将手放在他脸颊上,正痴迷地看着他。虽然还没洗脸,脸上油花花一片,可徒儿的神情看起来却是十分感伤而动人的。

乐无异迷离地笑笑,轻声道:“生命至为灿烂,至为珍贵,一旦逝去,永不重来…”然后他努力扯了扯嘴角,扬起头,试图把眼眶中的泪收回去,虽然在笑,可看起来堪称伤心欲绝。

 

“……”

真的够了,谢衣想。大清早就开始打为师的脸这样真的好吗?

稍作冷静,谢衣摸了摸爱徒的脑袋,轻声道:“无异,陪为师出去走走可好?”他摆出自己最温柔的神情,将乐无异拉起来。

“好…”

 

乐无异很苦恼。天天看着与师父如此相似的“偃甲”,不仅伤心伤情,而且还要在想要上前研究却又不敢冒犯的纠结中挣扎,当真劳神。

于是他郁郁寡欢地再次向叶海前辈讨教。

“叶海前辈,你是怎么造出师父的?我是说,师父样子的偃甲…你一定很喜欢师父吧?要不然怎么能这么逼真…”

叶海看了看他,笑得风云莫测。

“无异,你是想看那偃甲结构?”

看着面前的单纯少年点头如擂鼓,他只觉快意舒畅。

“那不是再容易不过,直接上去看便是,我可担保他未有任何化灵。”

怎么会有化灵呢,他本就是个活生生的人,前辈德高望重,又怎会欺哄于你。叶海摇了摇扇子,装作正在看风景。好友,叶某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多谢叶前辈,我这便去寻师父…呃…他。”

“刚才他似乎说去沐浴了。”

“沐浴?!”乐无异大惊失色,声音都高了八度,“他怎么可以沐浴?对躯体不会有所损伤吗?”

“伤便伤了,”叶海淡淡道:“回头再修便是。”

望着乐无异狂奔而出的背影,他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人生啊它总是充满惊喜,惊奇以及惊吓。谢衣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很戏剧化,但似乎从前那些还远远不够看。乐无异这个小家伙难得今天没有缠在他身边,他好不容易才有空泡进木桶,稍稍休息。可才刚打湿头发,就听门外一声凄厉的“师父!!”,之后那小混蛋径直撞开了门,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昭明神剑冲着他砍过来。

谋杀亲…亲师父啊…!

 

剑气破云出,木桶碎成渣。

谢衣眼疾手快拎起挂在一旁的衣服,瞬间披在身上。虽然有些凌乱,但勉强能蔽个体撑个场。

“无异…你这是要做什么…?”他已经不想深思了…

乐无异握着剑也愣住了,傻呆呆看着他。

水滴随着谢衣的长发缓缓下淌,打湿了那层白衣。他赤脚踩在地上,隐约可见一段白皙的小腿。虽然衣冠不整但依然从容,喵了个咪啊我师父他气质怎么这么好…都这样了为何还能如此好看…

“无异…?”谢衣抚了抚额,再次唤了他一声。小兔崽子你还不好好解释清楚!为师也是会生气的啊啊啊!

“啊!?啊?!”对了,乐无异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这不是一具偃甲吗?冷静,振作一点。叶海前辈不是说想研究就直接去研究好了,自己怎么能这么没出息,这点心里压力都承受不了怎么做师父的徒弟!

 

谢衣看着乐无异像是突然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眼神一变,一步一步坚定而缓慢地走过来,他突然觉得有点害怕…

好徒儿你又是要做什么呀…不不,不能在徒儿面前露怯,否则以后还如何为人师表。谢衣向往常那样温和地笑了笑,站在那里按兵不动,再次眼睁睁看着徒儿在自己脸上摸了摸,然后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好玩吗?你是想玩死为师对吗?你觉得为师虐你太凶残所以现在终于决定来报复了吗?!

“连心跳都这么逼真啊…”乐无异把手放在谢衣心口,那里有力地鼓动着,节奏偏快。

谢衣已然被他气笑了,他沉声问道:“无异,你这是做什么?好看吗?”

傻徒儿点了点头,诚实地答道:“好看…”

谢衣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苍天到底绕过谁…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自己这次大概真的是栽了,只是不知为何好像栽得有些心甘情愿。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世事无常。

 

乐无异那天还没看出个所以然,就红着脸跑了。房间里似乎洒了太多的热水,蒸的他喘不上气。这几天他都再不敢靠近师父了,好像走近几步就会被烫伤似的。

辟尘摇摇扇子告诉他,他可能喜欢上他师父了。

“不是可能,我本来就是喜欢我师父啊。很喜欢。”

“哦?那是哪一种喜欢呢?娶回家的哪一种吗?”叶海调侃道,只一句话就让乐无异僵直了身子久久不能动弹。

“你弄不清楚,我代你师父教你可好?”

 

乐无异他实在是个老实的孩子,虽然不那么省心。想对而言叶海前辈可是老奸巨猾的多。那日之后乐无异骤然和叶海亲密起来,反倒是对谢衣这真师父躲躲闪闪,令人闹心。

莫非是疏于锻炼导致身材不如从前,所以徒儿见了心生不满?谢衣十分抓狂,掀开衣领自己看了看。似乎还好啊,虽然不比身为影卫时那么棱角分明,但也还算得上矫健。呜呜,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也有被徒儿嫌弃的一天。

 

谢衣很心烦。随便经过哪里都能看见乐无异围着叶海绕圈圈,可自己一走近,乐无异就红着脸开始支支吾吾,却又还未说清什么就又神色凄惶地跑走了,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包似的。

难道噩梦成真了…谢衣觉得有些头晕,他自顾自晃了晃,终是稳定身形飘然离去。身后叶海又对自己徒儿说了一句“我晚上再来找你。”

谢衣回头望了望,觉得他们的友谊快要走到了尽头。

 

夜幕降临,大厅中没有点灯,只有几支烛火闪烁,忽明忽暗。谢衣扣着木质面具,暗搓搓站在门外晒月亮。里面乐无异与叶海正在交谈,声音很轻,他听不见。

那就看一眼吧。堂堂大偃师谢衣,如今还真是一个称职的斯托卡啊。

他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踱步过去,却在接近门槛时差点被自己衣角绊了一跤。原来已经紧张他至此吗?他摇摇头笑了笑,心中有些酸涩。

 

厅门大敞着,他可以轻易看见里面的一切。此时乐无异正用手撑着桌子,就要倒在上面,而叶团长大人节节逼近,令乐无异更加无措。谢衣脑中一空便冲了进去,一把拉开叶海,可却未料到叶海抽剑与他纠缠起来。

“你这是作甚?”

叶海一笑,直直攻了过来。这到底又是什么神展开!!!谢衣还未来得及感慨,乐无异也打过来了,又是明晃晃的昭明,一招一式都弄得谢衣胆战心惊。

 

到底要这徒儿何用啊!!现在他是为了叶海和自己拼命吗?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自己为了不被认出来不仅带了面具还束起了高马尾呢!现在只觉得脑壳痛…小兔崽子烦死了…还能不能好了…

“来者何人?!”乐无异喝道。

看起来面无表情的谢衣心中已然泪流满面。

一边思索着事情前因后果,一边应对他们二人的攻击,谢衣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好在叶海与乐无异也并未在以命相搏,所以他还暂可应对。

只是走神之间难免有失分寸,只听乐无异嗷嗷嚎了一声,一缕温热便溅上谢衣面颊。

“无异!!”他赶忙丢了剑上前把人抱进怀里,仔细检查一番才就放下心来。还是,只是划伤了手臂。只是那混账徒儿挣扎不朽一脸不情不愿,他着实愤怒了。

“无异!你还要忤逆为师不成?”

怀中的人立即不动了,乖乖抬起头眨着眼睛看着他,那样子无辜极了,让他再也无法板着脸生气下去。

“师…师父…?”乐无异忍着疼举起手来,将那面具掀起来。梦中见过千百次的脸再次挂着无奈的苦笑,他的师父拍了拍他的脑袋,像是惩罚一般,不轻,却也没多重。

“傻徒儿,若说做出形似真人的偃甲,当今世上,除了我又还有谁能做到?”

“你…你真的是…?”

“事到如今,你可还愿唤我一声师父?”

 

对于流月城,也许他只是第七个傀儡。对于乐无异来说,也许他只算是陌生人,茫茫浮世,他可谓孑然一身。其实这样,他已觉得知足。可乐无异却拉着他的袖子说,“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徒儿,我都认定你了。这次不要再走了好吗?”

“好。”

傻徒儿,你也不要再作死了,我们回家了。

 

FIN.


评论(15)
热度(67)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