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Can you hear me 02

在暗无天日的训练中,哨兵们进步很快。谢衣除了提高他们的作战能力之外,更加注重教他们如何调整自己的五感,如何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保持镇静。

在将几个不听话的哨兵揍服之后,他所训练的这个小队都变得对他十分敬慕,敬爱,敬而远之,除了一个人,那个有着琥珀色眼睛的迷糊少年。

 

谢衣有时候觉得非常无奈。乐无异是队伍中最出色的哨兵之一,只是他有时候训练不知为何总是不在状态。与学员模拟作战都表现良好,总能干练又迅捷取胜。可如果单独对他进行指导,他便只有挨打的份,似乎完全忘记怎么防御怎么反击似的。而且他每次被打翻在地,也不会像其他哨兵那样敢怒不敢言,只是异常乖巧地在地上打个滚,然后带着一身青紫委屈地喊他,“教官...”

 

“教官。”三声清脆的叩门伴着乐无异的声音传过来,谢衣用手按了按太阳穴,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进来。有什么事吗?”

 

“教官,上次那个鲁格python式0.357英寸左轮,我怎么装都装不好,你能再教教我吗?”

 

“好,在训练室等我。”

 

谢衣换好衣服,隔着玻璃看了看乐无异。他的马尾随着他拆解枪械的动作甩来甩去,显得有些可爱。

 

装不好?谢衣笑了笑,这不是装的挺好的,快且准确,无可挑剔。这孩子,到底想做什么?

 

远处的人形靶在移动,与乐无异组装枪械一起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他百无聊赖将弹夹抽出来,装进去,偶尔还在手上转两圈。感觉特别帅,他想,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属于少年人蓬勃而骄傲的笑容。

 

忽然腰被人环住,他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提起手肘发起攻击。那人以精确而微小的弧度偏过头避开,反去攻他咽喉。乐无异轻轻后仰,一个转身后撤一步,再回过只听咔哒一声,枪已上膛。

 

“教官...?”看见谢衣似笑非笑看着他,他赶忙收了枪,红着脸支支吾吾起来。

 

“无异这次不是应对的很好?莫不是训练场上还在让着我这个教官不成?”谢衣漫不经心地开着玩笑,也无意刁难他,只是慢慢走上前,伸出手。

 

乐无异只觉得要烧起来了。天啊男神是抱住了他吗?他动也不敢动,只觉得整个人都无所适从。

 

“这么大的人,怎么连腰带也系不好?”谢衣将那打的乱七八糟的腰带解开,又重新系成与自己腰间同样工整的样子。“知道怎么系了吗?”

 

“对不起...”这次真是丢死人了....乐无异耷拉下脑袋,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这么蠢的表情。谢衣失笑,忍不住在他微卷的发上揉了揉。

 

“无妨,依我亲测,无异战斗能力十分优秀,确是为何在训练场演习频频失误?”

 

“教官...我可能...看见你就有点紧张...”乐无异挠挠头,完全不知如何解释,难不成说因为你是我男神你一出现我就当机吗?

 

“我很可怕?”

 

“不不不!!”他赶忙摆摆手,偷瞄了教官一眼,刚好对上他微微眯起的眼睛,这眼神让他觉得莫名危险。“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可能是不太熟...”

 

“哈,”谢衣乐了,“这莫不是在指责我没有好好教你?”他将那左轮放入乐无异手中,“那现在就来给你开个小灶吧。”他站在乐无异身后,扶着他的手。

 

“不要屏住呼吸!在实战攻击中,人的神经必然会高度紧张,任何控制呼吸的企图都是不现实和毫无意义的。一旦投入战斗,肾上腺素会激素分泌,你的脉搏速率和呼吸速度必然剧烈增加,这是神经系统高度兴奋的体现,也是战斗或者逃走的心念剧烈冲突的反应。”

 

“我...”

 

“别紧张,只是练习而已。”

 

根本不是在紧张这个啦!!乐无异在心中呐喊,身后汗水和松木香气混合的味道传过来,他觉着自己很快又要当机了...

 

就在这样持续的开小灶训练中,乐无异变得越来越粘谢衣,战斗能力也越来越出类拔萃。然而当他在一次公共演习中被一名朗德军区的中将看中,想要越级提拔派遣他去边疆特工队服役,却被谢衣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他说这是我的徒弟,我不可能批准他单独去做这些危险的事。此事一过,乐无异便开始甜甜地围着他师父来,师父去,更加让人不省心了。

 

然而谢衣确实不放心。甚至在训练结束后都亲自带着乐无异的小队执行各种任务,总要亲自看着才安心。像是亲自养大了一只小猫,就连他要去抓个老鼠,自己也怕他被那种东西咬了抓了。

 

“谢衣,你这样怎么行?你也是生死见惯的人,怎么就有了这种护犊子的坏毛病?”流月军区的瞳上校在又一次会议中幽幽地告诫他。他却只是看了看太华军区的清和少将,淡淡的表示自己不是一个人...

 

“只是你不要忘记他们这一批哨兵是用来做什么的。”瞳沉默半晌再次开口,“昭明计划,你提出的。你不要忘了。”

国防部会议之后,谢衣显得有些疲惫。他依旧带着乐无异所在的小队做任务,只是任务的难度在飞速上调,有时难免伤到,谢衣却越来越少像从前那样直接护在他们身前,只是在任务结束后沉默地帮他包扎伤口。乐无异试过像从前一样撒娇喊疼,然而他的师父却只是摸摸他的脑袋,叫他忍一忍。

 

多多少少会有些失落吧。

 

其实也说不定是师父越来越肯定自己的能力了呢?乐无异扯开嘴角拉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竟令谢衣觉得炫目。

 

昭明计划,是他提出的。训练一批可以脱离向导作战的哨兵,潜入敌国内部,盗出他们切断向导精神链接的秘密。他早就判断出无向导哨兵作战的危险性,却没有其他的办法。总不能放任这好不容易建立的,坚不可摧的国防因为对方一个科技发现而土崩瓦解。只是关心则乱,这批哨兵中有了自己的徒儿,他便有些按耐不住。毕竟他们还有时间。

 

可谢衣万万没想到,他的徒儿竟然会在一次再普通不过的B级任务中出事了。早就注意到他高鼻深目的相貌,却不曾预料他竟是敌方高官的后人。当他的亲生哥哥出现在他们面前,他要如何去安抚他心神失控的徒儿,去告诉他血统不重要。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父亲是很好的人...他不会...”

 

“你还叫他父亲!”

 

太刺耳了。这个世界太吵了。枪声,喊声,还有对面那人的斥责,实在太讨厌了。乐无异紧紧握着拳头,轻轻颤抖起来。

 

“别再说了!”他大喊出声,双眼泛着红血丝,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他要撑不住了。谢衣即刻下了判断,他将手背在身后,给后面的队员下达了指令,带走他。

 

一番枪林弹雨,乐无异被其他组员强行带离,谢衣断后也十分干脆利落。比起未完成的任务,他更在意他的徒儿怎么样了。然而当他终于赶回他们临时搭建的营地,却看见乐无异被几条粗大的锁链锁在一间帐篷,紧闭着眼睛,死死咬着嘴唇。他在狂化的边缘忍耐着,抗争着。谢衣此刻竟然觉得有点骄傲。

 

“出去...”

 

“无异,我是师父。”

 

“出去...我不想伤害你...”

 

“傻徒儿。”

 

锁链一一坠落在地上。守在外围的哨兵们讶异的张大眼睛。他们从未感受过这样广阔又强大的精神屏障。

 

“天...谢教官他...竟然是个向导啊....!!!”


评论(2)
热度(39)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