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三生烟火 01

卷一

 

夜色深沉。

 

唐宫内响起丝竹管弦,大殿内群臣满座,觥筹交错,天子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放下喝空的夜光酒杯,一侧的侍女缓缓躬身,复又为他添上。

 

舞姬轻纱曼妙,水袖婉转,将身着霓裳的美人围在中央,那美人转身回望,烟波流转中盛满深情,看着高高在上的帝王,欲语还休。

 

这位正是新进宫的吏部尚书之女王美人。

 

天子嘴角噙笑,手指扣着桌案,有规律地打着拍子,似乎对此女很是喜爱。他身子斜斜靠在椅背上,看似放松,却天威犹在。

 

一曲舞罢,他摆摆手,王美人便行礼退下。底下一片群臣恭贺之声,均是贺喜皇上后宫又添佳人,赞赏王尚书教女有方。皇上缓缓坐直身子,轻声唤了身旁随侍,手执拂尘的宦官便缓步上前,尖声道:“今日大宴群臣,其一庆贺国泰民安,二则为突厥来使接风。下面有请西域来使为皇上献舞。”

 

乐声又起,在羌笛与琵琶声中,胡姬们踏着鼓点,带着面纱舞入殿堂。她们露着蛮腰,白皙修长的大腿在金色纱裙下若隐若现,一时只听一片抽气之声。

 

这便是胡旋舞。

 

这些妖娆的女子虽看不清全貌,却越觉风情万种,殿中不少大臣竟都看呆了,银杯倾倒,他们任由殷红如血的酒液洒在朝服上。

 

然而胡姬中央的领舞者却包裹得十分严实。不似其他人赤着脚,他穿着一双镶金边的羊皮软靴,衣衫精致繁复,层层叠叠,面上覆着木质面具,只看得见一双琥珀色双瞳,却是极为漂亮。

 

他敲打指扣,随着骤然密集的鼓点急转如风,却如流风回雪一般轻盈。停下时提起了肩膀,身体向后,脚掌却牢牢贴在地上,整个人弯出一个极尽美丽的弧度,停留了半晌。随之,羌笛又响,他曲臂躬身,勾起脚尖,将小腿缓缓提起,慢慢贴在腰线之上。

 

众人看得痴了,眼神紧紧盯着他摇摆的腰身,似乎为此深深沉迷。而刚才献舞的王美人却红了眼眶,几乎要垂下泪来。几年苦练才能换得一夜恩宠,可这朝思暮想的宠爱怕是今日要被这蛮子夺去了,她又怎能不神伤。

 

忽然那领舞回身一转,只听嗖地一声,他竟从衣中抽出一把长剑。群臣立即慌了,武将们将手按在腰间,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护驾,在乐声中显得十分微茫。侍卫正要冲上前将其拿下,此时却听皇帝重拍桌案,沉声道:“都给朕坐下。”

 

胡姬四散开去。那舞者张开了身体,像鹰一般舞动起来。

 

一曲罢,他挽了个剑花,将剑横在手上。他上前两步,朗声道:“此剑昭明,乃西域至宝,今献与大唐皇帝,愿天下太平。”

 

这竟是个青年男子的声音。

 

殿内忽然沉默如冰,像是时间都停滞了一般。皇上满是深意地看了他半晌,才缓缓将手拍了三拍,似乎是迟来的赞扬。他示意一旁的公公将昭明接过,这才开口道:“你的舞不错,剑也极好。摘下面具来。”

 

舞者从善如流地将面具掀开,随意扔在一边。的确是个美丽的突厥人。

 

“拜见大唐皇上。”他躬身,将手放在心口之上。“我是突厥可汗兀火罗次子,汉名乐无异,因我喜爱乐律,名字取自居职还私,两者无异。”

 

唐皇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笑了。这个小王爷语气明朗大方,带着新奇与兴奋,一点不像是被送来做人质,倒像是来做客似的。

 

“你的汉话倒是不错。不过朕听闻,兀火罗很是宝贝他的小儿子,怎么舍得让你前来?”

 

“皇上谬赞。我自小随兄长游历,汉话一直在学。素闻大唐礼乐繁盛,而我又极为钟爱乐律,所以自请前来为质。希望没有令皇上失望。”说到此处,那小王爷竟还腼腆地笑了笑。

 

唐皇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复又问他:“你不怕朕为难于你?”

 

“说来皇上您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安答,此次我来唐国久居,亦是代表与大唐和平相处的决心。大唐泱泱大国,又怎会欺我?”

 

倒是伶牙俐齿。

 

“不过皇上,您这爱妃的霓裳舞,今日可是输给我们的胡璇了。”小王爷又扣了扣手上的铃儿,挑了挑眉,带着少年的意气风发,扫视着殿下诸臣。“我相信唐国礼乐远远不止于此,皇上,我远道而来,能否下令让您最优秀的乐师前来,也让我长长见识。”

 

“放肆!”一旁的宦官闻他狂言,连忙尖声喝止。然而皇帝却摆摆手,笑了起来。

 

不过一杯酒的功夫,琴师便到了。他抱着琴,从夜幕中走来,不急不缓踏入这金殿之中。

 

那琴师未曾束冠,像是被从睡梦中叫醒,带着些倦意,仓促被召来赴宴。可他宽袍广袖,神色淡然,又像是闲散惯了似的。

 

“臣谢衣,参见皇上。”

 

琴师的声音黏糊低哑,果真是没睡醒。乐无异偷偷笑了笑。不过,却依旧十分好听,他垂首时长发搭过肩膀,优雅地令人移不开眼睛。

 

他原地坐下,将琴放在面前的案上。

 

商音起调,一曲阳关,犹如眼见苍山负雪,耳听塞外远风,琴声苍茫,与庙堂相距甚远。虽身边尽是千金裘,盘龙柱,却令人觉得自己身处天高海阔,身前身后两茫茫。而这个人,带着他的琴孤身跋涉,踏尽风尘,只为折一枝白梅。

 

拨下最后一个转音,琴师闭上眼睛笑了。

 

“献丑了。”

 

皇帝静了静,看着呆住的突厥小王爷笑了。

 

“小王爷觉得如何?”

 

乐无异这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上去行了个礼,却还是忍不住转头看着那琴师。那琴师回给他一个温柔的笑。

 

乐无异脸红了红,抬首道:“我服了。”

 

皇帝眯起眼睛,举起酒杯晃了晃。他沉吟道:“皇叔他博闻强识,精通乐律,此后小王爷便跟着他学习我大唐礼乐可好?”

 

“臣惶恐。”那琴师闻言却轻轻锁眉,似乎是要推辞,乐无异慌了,生怕这样好的老师拒绝自己。他两步上前,单膝跪在地上,抱拳就喊师父。连皇帝也被他乐得大笑起来。

 

“好,好,好。朕看皇叔也莫要推辞了。也帮朕分分忧吧。”



----------------

大纲文草稿流

要是开学前没填完就直接放大纲【【【【

PS文中古琴曲就是阳关三叠,偶然听到开了这个脑洞,真的是非常悠远呢

评论(9)
热度(53)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