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三生烟火 12

卷十二

 

天光微亮,帐内烛火摇曳几下,终究因燃尽了蜡泪而熄灭。轻烟袅袅散去,忙碌的君王抿了抿唇,用手撑住额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有人掀了帐帘走进来,站在他面前躬身行了一礼。

 

“父王。”

 

“安尼瓦尔,你来了。”他揉了揉额角,复又张开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人。这是他的儿子,坚韧勇猛,是他的骄傲。可这并不是他唯一的孩子。身为大漠之主,他为了自己的人民,不得不将他的小儿子送入敌营,然而做为一个父亲,他已内疚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担心着他过得好不好。

 

“你弟弟有消息吗?”

 

安尼瓦尔摇了摇头,开口道:“我会再查。”

 

他安慰父亲几句,便退出了营帐。他的父亲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要忙。只是弟弟......唐国将他的消息封锁的如此严密,难不成出了什么事?

 

“屠休。”

 

“狼王大人。”

 

“召集几个兄弟,随我亲自去唐国打探。”

 

“是。”

 

其实乐无异的状况确实令人担心,在那日之后,他受伤不浅,偏自己又没当回事,这些日子便再难抑制,浑身高热不退。阿阮思索再三,并未给谢衣回信,只是按上一封信中所述,找到了前士大夫叶海。据谢衣所言,这是一位奇人,虽然性格古怪,可关键时候却派的上用场。

 

阿阮千辛万苦找到了他,却听这人抱怨了半天。直到阿阮忍不住想要发火,他才慢慢吞吞抱着药箱,和她一并去了牢房。

 

“嗷......你轻点......”

 

乐无异的伤口未经过良好的处理,现下虽已结了疤,却是和衣物黏在了一起。叶海要为他擦药,便不得不又将那些伤口撕裂,将衣料剥离出来。叶海的青衫也被他淋漓鲜血染的乱七八糟,却也不在意,只是在声声惨叫声中哼着欢快的歌儿,阿阮气的直骂他没人性。

 

“你这丫头懂什么,本大夫是转移这小哥的注意力。”他麻利地打着绷带,随手系紧,乐无异又是嗷呜一声。

 

“我要被你虐待死了!!”他忍不住咆哮。

 

“看你这么活蹦乱跳喊声洪亮的就知道没什么大事儿。坐好坐好,老实点儿。”

 

阿阮在一旁给乐无异擦了擦汗,瞪他道:“这还叫没有大事儿,你看小叶子脸都白了!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再废话本大夫就罢工了。”

 

“......”

 

叶海满意地看到二人都闭了嘴,这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来。他沉吟半晌,方才抬头正色道:“小子,这东西可令你陷入假死,呼吸与脉搏均会停滞一天一夜。若是真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你便将它吃了,其余事物我自会找人安排。只是记住,除非万不得已。”

 

乐无异将那小瓶接过来,惊讶地看了看,喃喃道:“竟然真的有这种东西啊......”

 

“怎么没有。”青衫大夫轻轻扬了扬下巴,“这可是我亲手炼制的。哎,不知花了我多少功夫,本是要给谢衣备着以防不测,岂料冒出你这小子,打乱了全盘大计。”

 

谢衣两个字似乎就能吸引乐无异的全部注意,他立即接道:“怎么了?我师父怎么了?他有什么大计?”

 

叶海摇摇头,想了想,垂下眼睑道:“罢了。告诉你也不打紧。你知道自古以来功高盖主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即使谢衣近年来深居简出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更何况当今皇子们资质平庸,圣上看在眼里,自是需要提防他人图谋不轨。虽然谢衣并无此心,可他受人拥戴,又是皇族正统血脉,凶险自然不言而喻。我与他商议,本想让他假死,之后隐退山林留个清净,谁知如今他放心不下你,竟断然不肯听我。”

 

“放心不下我......?”

 

“如今这保命的药也要我给了你,你这小子,可千万别有什么万一,枉费他一番苦心。”

 

乐无异将那个小瓶捏在手心,久久说不出话。待到叶海要走,他才轻轻念了句:“我等他回来。”

 

大明宫金殿燃着安神的檀香,帝王扶着案几,姿态闲散,眼神却锐利。九重台阶下,粉衫女子伏在地上,肩膀轻轻颤抖。

 

“可有线索?”

 

“陛下,璎珞已将王爷府邸尽数探查,真的没有......”

 

皇帝眯了眯眼睛,漫不经心继续说道:“听闻最近长安城里有异族面孔出没,行迹十分可疑。朕的探子都回禀说他们在王府附近活动,可有人上门?”

 

“璎珞不曾见过......”

 

“皇叔可有送回书信?”

 

“不曾......”

 

殿内安静地只听得到她的呼吸,璎珞拼命让自己喘匀气,直起身子。她确实将王府查遍,清白的超乎想象。只是皇帝看起来并不相信。

 

她正想再做解释,忽然几案被重重一拍,嘭地一声,惊得她差点跌倒在地。

 

“你记住,你是朕的人。”皇帝的声音淡漠而清晰,依旧没有带上任何喜怒。“皇叔这种人,确实容易令人动心,你与他如何,朕不关心,可你若背叛朕,你知道后果。”

 

“是。”

 

遣退了璎珞,皇帝闭目思索。皇叔似乎颇为看重突厥质子,如今他被关押,竟连封书信都不曾寄回府内?那些突厥人又是怎么回事?他们是否有窝点?皇叔他为何对乐无异如此上心?莫不是想要联合突厥谋反?

 

呵。他冷笑一声。方才盘问璎珞,她竟是句句向着皇叔。好一个笼络人心的本事。朕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长安黑云压城,暗地里风起云涌,表面却依旧声色犬马,不露痕迹。皇家密探尽数被派遣出去收集信息,而那些异族面孔也忙碌不休,明枪暗箭,防不胜防。

 

三日之后,有人潜入太子雩风府上,将他双臂齐齐斩去。

 

六日之后,突厥刺客落网,当场咬舌自尽。

 

十日之后,皇帝大笔一挥,突厥王庭背信弃义,狼子野心。遂于三日之后问斩质子乐无异,以证大唐雄威。



评论(2)
热度(33)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