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回到过去

继续千字小短文(不干人事儿)系列。

听了周杰伦的同名歌曲产物。



再次回到这里,他多少还是有些感慨。

 

脚下的竹路在夜色中看不出本来的翠绿,透过之间的缝隙,隐约可见湖水的波纹。一轮圆月清冷地落下光辉,他也只得暂且凭着这一点亮,分辨着眼前的路。

 

忽而脚下一空,他身形不稳,赶忙扶住旁边的围栏,又抬起头看了看前方的二人,他们似乎并未发觉,这才松了一口气。

 

“天黑路滑,当心脚下。”

 

那人忽的开口,他吓得呼吸一窒,险些又摔一跤。这就被发现了吗?

 

“嗯,谢谢你,谢伯伯。”蓝衣少年冲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

 

原来不是说他啊......他心中大石落地,等了等,却又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那人背着手,对着月亮发呆。而他躲在暗处,对着那人出神,画面仿佛定格一般。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人终于不再看月亮,而是微微转过头,向着他的方向笑了笑。

 

“这么久了,阁下还不愿现身吗?”

 

他又是一惊,手忙脚乱了半天,这才草草拨了拨头发,理了理衣服,慢慢吞吞走了出去。

 

“无异?”那人仿佛也很是讶异,微微皱眉,将他打量半刻,复又开口道:“不对,你是谁?是如何来到这里?”

 

“师......不......谢伯伯......”他手足无措了半晌,只得挠了挠头,犹豫道:“我确实是无异不错啦......哎。”他晃晃脑袋,“我就照实说了吧,谢伯伯,你看这个偃甲,是我新作的哦,它可以将人传回十年之前,是不是很厉害?”

 

那人思索片刻,对他笑得温柔。

 

“好孩子,你真的生来就是一个偃师。”

 

他觉得面上一热,可恶,不管过了多久,不管有了多大成就,在这个人面前,他总是这么容易脸红。

 

“不过你既回来找我,说明在十年之后,我已经不在了吧。”

 

“不......我......”他退了两步,越发慌乱,“我............”

 

那人缓缓上前,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那温度还是暖的,在夜风中格外令人依恋。

 

“见到你,我觉得很高兴。只是此地不宜你久留,还是早日回去吧。若是被从前的你看见,免不了又是一番惊吓了。”

 

“我哪儿有那么容易吓到啊......”他忍不住抱怨,“我......我还想多看看你......谢伯伯,我真的很想念你......”

 

“哎。”那人眉宇之间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那便多留一刻吧。只是注意藏好些,你看你现在多高兴,还是莫要提前就知晓最终的离别。”

 

他是从来都舍不得违逆那人的,于是便隐匿了行迹,随着他们一路前行。

他们走过山水,跨过大漠,他变成了一个旁观者,站在远处,看着从前的那个自己玩的风生水起,傻乎乎地围着那人转,傻乎乎地被那人堵在一角,沉着声音问他,叫是不叫?

这时他终是忍不住,一起偷偷开了口,小声喊着:师父。




评论(2)
热度(45)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