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初乐】我心依旧 03

第三章

 

乐无异回去临时宿舍天色已了,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里面空空荡荡,显得有些冰冷。

他走进去,没有开灯。初七没有在房间里反而让他松了一口气。宿舍的窗很小,不过依旧看得见落日与晚霞,如同火烧一般绚烂,浮在天边,他认真地看着每一朵云彩燃烧,直到它们终归寂灭。

 

初七进来时就看见他站在窗边,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像。平日乐无异速来好动活泼,这幅样子莫名令他有些不适。然而这份不适对比其他的感受又是那么微不足道,于是他理所应当地选择忽视。

 

他走过去。

 

“无异。”

 

长久的安静被这一声打碎,乐无异身体一震,看见初七后显得有些慌张。他连连退了三步,扶住了桌子。

 

“师......师父......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

 

乐无异低下头,声音也有些虚浮。而初七沉默了半晌,不动声色拉开了些许距离,这才道:“对不起,吓到你了。”他将一个盛着馒头与咸菜的碗放在桌上,“发晚饭时你没来,我帮你领了一份,记得吃。”

 

“嗯,谢谢师父。”

 

他们再次陷入莫名其妙的沉默,初七知道,无异是在怕他。他眼中沉着深不见底的海,里面没有一丝光线,可声音却依旧温柔低沉。

 

“我今晚轮班守夜,你早点睡。”他转过身,拉开门走出去。那门合页有些生锈,转动的声音特别刺耳,乐无异心中一揪,鸡皮疙瘩都泛了满身。

 

“师父!”他三两步跑去初七身旁,从背后抱住他。初七似乎愣了愣,习惯性地抬起手覆上腰间无异的那一双,随即被反握住。

 

“师父,你的手好冷。”他紧了紧双臂,“这样会不会好些?”

 

初七偏过头,乐无异的双唇碰在他颈间,他能感到他唇上的纹路,身上的温度。它们真真实实存在,一点不像是幻觉。他用令人惊诧的速度迅速消化了自己并非人类的现实,心中平静地连他自己都讶异。他想这也许也是合理的,因为他也应带并没有人类那么丰富的感情。可此刻他却茫然了。再多一刻,他闭上眼睛,如果所有的温度最终都会消逝,那么在此之前,他只是想用多一些时间记住。

 

乐无异静静拥抱着初七。他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只是一具冰冷的躯壳,而曾经出现在他梦中那个白衣琴师,才是他的灵魂。

 

然而自从见到了初七,他就再也没有做过那样的梦了。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还没有铁网高,不像一个士兵。”初七忽然开口,他想,如今你变得可以独当一面,却还是像个孩子一样撒娇。

 

“哪有......”乐无异低下头蹭了蹭他的背,心想他果然不记得了。然而他也并不打算告诉他,只是接着话茬说:“我那时和现在一样高的,只是离得远,师父就觉得我很小。”

 

“嗯。”

 

“那时候师父翻过铁网过来找我,我很高兴,觉得在师父身边很安全。现在我也一样,不要说是铁网,就算是一堵墙,我也愿意为了师父撞破它。”

 

乐无异停了停,声音微弱地几不可查。

 

他说:“所以,你可不可以相信我。

 

初七依旧沉默着。他在黑暗中戚眉,转过身将这只树熊从身上拉下来,而后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他的嘴角弯起一个极浅的弧度,显出一种带着忧郁的欣然。

 

他回答:“好。”

 

这样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渐渐沉入海底,随着浮冰与暗涌一起消失在夜色之中,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起。有时候乐无异甚至怀疑那一天来门口等他的也许并不是初七,不过是与不是似乎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在熊熊战火之中,没有什么比能胜利更重要。

 

在朗德军区正式加入砺罂的阵营并且对他们宣战,已经是三个月之后的事。各个其余的势力在短暂的震惊后,达成了空前的团结。而乐无异也开始觉得莫名不安,虽然长安军区与流月军区属于友军联合,可他此次前来刻意隐瞒,从战前集训到如今随军打仗都只用了虚假身份,久留之下必有隐患。现在初七一切安好,他理应回长安军区。待日后局势缓和些,再光明正大去拜谒沈司令才好,也好瞳他手下那位神秘的同僚好好聊聊,关于他们的试验研发中的战争机器,关于初七。

 

只是全身而退远比混进来难上许多。他赶赴前线的事与初七的事同属高级机密,所以即使要回去,也须得神不知鬼不觉才是,此番还需一段时间做些周密安排。最近他安生的出奇,几乎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他想也许也并没什么大事,正好有足够时间计划妥当。可就在他开始计划之时,却忽然连续收到五封来自长安的电报。自从上次的意外之后他们行事谨慎了许多,摩尔斯电码对应一本他曾喜欢的文学作品《呼啸山庄》,他很快便把那些字母拼成了一个简单的句子。

 

“流月叛变,速回。”

--------------------------------------


不知为何觉得乐乐SO攻....简直快成乐初了.......

评论(5)
热度(37)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