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永慕 15

答应了一位菇凉今天更永慕!!!

快看到我!!!!

虽然短小但是也是更了!!!!!


乐无异整个下午都在画图。茅草与黄土堆砌而成的房屋不耐雨打风吹,他难以想象这些村民如此战战兢兢过了多少年。若是能改为木质结构,合理搭建之下便坚固牢靠,不知比起先好上多少。他所需要的只是时间。

一支炭笔不知不觉耗尽,他伸了伸腰肢,拖着不甚利索的腿翻箱倒柜。谢衣无意间往屋中扫了一眼,便看见徒儿在房中跳来跳去,似乎精神很好,令人欣慰。却还未等他展颜一笑,乐无异便身子一歪,紧闭着眉眼,摔进他的怀里。

“喵了个咪,师父你没事儿吧......?疼不疼?”

其实疼还是挺疼,谢衣却依然轻轻摇了摇头。方才情急之下,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双膝直直磕在地上才将无异接住,现下若是掀起袍子,青紫淤血都算轻的。

谢衣站起来,乐无异仍蹲在地上在他膝盖周围摸索,好像能隔着层层叠叠的衣物为他检查伤口似的。他随手拿起桌上那叠纸,将乐无异的新作随便翻了翻,笑道:“无异这是打算在这里长住了?图中所绘,怕是建上半年也未必可以完工。”

“没关系,”乐无异漫不经心道:“我现在比以前耐心多了,而且这不是在告假么。”

“告假到几时?”谢衣将他拉起来,在椅子上坐了,倒了杯粗茶。

“这......陛下他也没有说......”

唐皇确实待他徒儿不薄,谢衣想。无异如今身份不明,立场不明,按理早该被关押审问,他已做了最坏的准备和周全的打算,以便保他全身而退。可意料之外唐皇趁乱放他离去,竟不问归期。

“身世呢?无异可还想查?”谢衣转头看向他的徒儿,这孩子脸上的错愕一闪而过,而后淡然道:“一样一样来。当务之急是帮这些村民重建家园。至于我的身世......”他挠了挠后脑,笑道:“我就是我,不会变的。师父,你说是不是?”

 

山中清泉折射水光,上面流淌着夜色与月亮。

乐无异忙了一天灰头土脸,胡乱除去外袍就跳了下去。他捧起一汪溪水泼在脸上,忽闪着打湿的睫毛对着岸上的谢衣傻笑。

“冷不冷?”谢衣问,侧身坐在水边看着他。

乐无异摇了摇头。水光因岩壁遮挡而反射在谢衣脸上,随着他在水中的一举一动而晃动,而谢衣的轮廓如此温柔。

他忽然有点害羞,他猛地沉下身子,将头埋进水里。

 

“无异!!!”谢衣心中一惊,他赶忙前倾身体,担心徒儿是不是因为腿部抽筋而溺水,却不料乐无异忽然又浮了上来,离他亲近如斯,几乎碰到了鼻尖。

“师父......”乐无异想退后,却被托住后脑。

“好玩吗?”谢衣柔声道,却令他的徒弟默默抖了抖。他看见他柔软的发变得更加卷曲,贴在他的脸周,令他的下巴显得更加瘦削,整个人蒙上一层水汽,令人......

他忽然俯下身,衔住他的唇。而乐无异顺从地由他索取,手却紧紧扯着他的衣领。

要被溺亡了。乐无异想。

 

三十步外的槐树后,一支暗箭悄然划破空气,向他们的方向急急而去。

谢衣猛然回身将它卧入掌心,眼神沉沉望向树后,然而什么也没有。

他将箭放在身边。

“师父,有张纸条在上面......”乐无异爬上来,伸长了脖子直勾勾盯着那箭。谢衣却轻轻笑了。

“为师自然知道,无异莫不是觉得师父老眼昏花了不成。”他将衣服为乐无异披上。“穿好再看不迟,当心着凉。”

“哦......”这一句使乐无异再次红了面庞。

 

然而旖旎气氛很快便被打破。谢衣将纸条展开,上面写道:“谢衣吾友,村毁人亡,所见皆虚,令徒有诈。”

“师父,他们说什么?”

谢衣看了看他,将纸条递过去。乐无异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

“师父......我......这是什么意思?”

“为师以为,这纸条是说全村的人都是假的,包括无异。”谢衣依旧神色如常,像是在告诉他早点睡一般。而乐无异却慌张起来,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师父......我......我是无异啊,你相信我......”

“无异为何以为为师会因为这样一张来源不明的纸条疑心于你?”看着乐无异一副想要亲近却犹豫着后退的样子,谢衣稳稳上前两步,张开袖子将他抱住。

“无异也要相信为师,知道吗?”

 

黑暗之中,挣扎神色在琥珀色眼眸之中一闪而过。

快走。有人在他手心写道。他闭眼转身,并未留下一丝痕迹。


评论(4)
热度(20)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