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饲养瑟兰迪尔的第七天

父子亲情脑洞一枚XD

------------------------------------

 

没有人知道密林的国王曾经在一个无星的暗夜为他的小王子写过睡前故事。故事中有浅黄色的蔷薇,她在温柔的暮色中摇曳,低下头告诉金色的小昆虫她爱他。

 

那个蓝色金丝绒封面的书册被埋在层叠的旧公文底下,从未被小王子看见。等国王再次将它翻开时,小王子已经长大,离开了密林很多很多年。

 

那不知是多少个漫长而寂静的春天。

 

阿拉贡,刚铎的国王,此时正在前往孤山的路上。他的好友莱戈拉斯与金雳与他在一起。这样的组合并不常见,却也并不是他们成为传奇的原因。他们曾英勇护卫四位霍比特人将邪恶的指环毁灭,最终在荣光中加冕为王,如今这位新任的人类国王即将造访另一位矮人的国王,为他们的外交做出重要的决策。

 

他们在深夜到达。

 

在孤山宏伟的城门关闭之前,金发的精灵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他听见绿色森林中古老的歌,依稀可辨繁盛星光下的盛宴。

 

“莱戈拉斯?”人类国王轻声唤他。

 

“来都来了,去看看呗,想爸爸也没啥丢人的。”矮人毛团也跟着说道。

 

然而金发的精灵却皱了皱眉,立即转过了头。

 

“走吧。”

 

矮人是一个固执又难以相处的种族,可他们同时拥有惊人的技艺。人类的国王惊讶的发现他们竟然重新制造了杀死史矛革所用的钢箭,并将它们改良地更加锐利轻便。

 

没有任何种族比精灵拥有更加高超的箭术,而此刻他们的王子正站在这里。

 

“为什么不去试试这箭呢,莱戈拉斯?”阿拉贡笑着看向他的好友,精灵从善如流地将箭搭在弦上。

 

阿拉贡是如此英勇而睿智的国王,莱戈拉斯很少怀疑过他决策的正确性。可当他的箭破空而去,他不由自主呼吸一窒。

 

糟糕,为什么要在这里试箭呢!他烦躁起来,他瞄准的是一颗远方的树木,可这箭对他而言依旧太重以至于失了准头,他感觉到射中了什么,可这必然不是他瞄准的那个目标。他几乎可以感觉到锋利的箭头划破锦缎刺入谁的血肉。

 

可当他们去寻找莱戈拉斯的“猎物”却始终一无所获,只有地上一小滩血迹证明了精灵王子的直觉是对的。

 

可莱格莱斯并不因为他有着如此犀利的直觉而感到高兴,相反地,他更加不安起来。因为他现在有个异常可怕的预感,那个受伤的生物是一个与他同样的精灵。这里离密林那么近,射伤一个精灵并不算离谱,可和他差不多的精灵,整个密林却只有一个。

 

这几天他也有耳闻矮人们的闲言碎语,说有看见受伤的神灵,异常美丽,散发着柔和的淡金色光芒。

 

维拉啊……莱戈拉斯重重关上房门,他是回去了吗?他到底在哪儿啊……

 

很快,莱戈拉斯就发现他的信仰十分可靠。他的房间出现了熟悉的血迹,寥寥落落一路蜿蜒,引领他走向卧室。当他看见他亲爹懒懒靠在他的枕头上,歪着头看着他时,莱戈拉斯脑中变成一团浆糊。他现在宁愿出去和几百只兽人打一架。

 

“你怎么会躲不开?”他终于开口。

 

“我可没有预料到我的儿子会用一支利箭来欢迎我。”密林的王依旧漠然,声音却低沉而柔和。他们分开近百年,可再次见面时却依然熟悉地像是不曾分开过,瑟兰迪尔很清楚的知道,这被称为血脉,所以他放不开。

 

莱戈拉斯将药物磨碎,默默为他的父亲处理伤口。而他父亲表现地像是被人伺候着更衣沐浴似的,令人愈发火大。

 

“你来这儿干什么?”莱戈拉斯的语气并不算是太好,可瑟兰迪尔依旧不甚在意。他沉默了一会,慢悠悠答道:“兴许是喝多了。”

 

于是密林的王子殿下开始了饲养国王陛下的生活。

 

第一天

 

莱戈拉斯在屋子里走了三十圈,将百年前学到所有的坚定毅力百折不挠的意志再次回忆了个遍,然后又一次拿起一片精灵干粮,坐在瑟兰迪尔的窗沿。

 

“陛下,吃一小口就好。”

 

瑟兰迪尔面无表情地转过了头。

 

莱戈拉斯觉得精生无望。孤山里没有什么蔬菜,他的国王又不要吃肉。本来就有伤口在身上,这个活了几千年的老精灵却还是这么不懂事,不但挑食,还不停喝着矮人烈酒,气得他恨不得吐血三升,却又没办法对他发火。

 

莱格莱斯简直要烦死了,觉得瑟兰迪尔何止难搞,他简直就是难搞!!!他一边在内心抱怨,一边想方设法哄国王陛下吃精灵干粮。而他得到的回应永远是不。

有那么难吃吗?莱戈拉斯自己咬了一口,嚼着嚼着他想,的确不怎么好吃……

 

“你平时就吃这个?”

 

身后忽然传来瑟兰迪尔的声音,莱戈拉斯冷不丁吓了一跳,剧烈咳嗽起来。

 

他的父亲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里有点儿慌乱,似乎踌躇了半晌,蹲下来给他灌了一口矮人烈酒。

 

“莱戈拉斯,好点了吗?”

 

莱戈拉斯抓着他父亲的袖子,一边翻白眼一边想,他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最终,莱戈拉斯还是以密林王子的身份要求矮人们弄来了许多新鲜的蔬菜。他想他和他的父亲今晚至少能安稳地一起吃一顿晚餐。

 

然而瑟兰迪尔总是能让他抓狂。他毫不在意莱戈拉斯辛苦弄来的食物,依旧钟情麦子酒。饭桌上只有莱戈拉斯一个人气鼓鼓地咀嚼。

 

等到王子殿下差不多吃饱了,国王陛下才将他的盘子拿过来,象征性的吃了两口。

 

莱戈拉斯看着他父亲优雅地进食,忽然想起他小时候也是这样。瑟兰迪尔总是会把他喜欢的食物全部留给他吃,纵容着他挑食,自己倒是真的并不太挑剔。

 

 

第二天

 

瑟兰迪尔开始嫌弃莱戈拉斯的旧靴子。他坚持他的小王子需要一双新的,镶嵌着荧蓝色宝石的哪一种。

 

莱戈拉斯的心中有千万只大角鹿奔腾而过,而他冷静地与父亲僵持,默默在心中咆哮着爸你能不作了吗?然后他在瑟兰迪尔幽深的蓝眼睛中看到了No.

 

去找人做鞋子的路上,莱戈拉斯被金雳狠狠嘲笑了。矮人捋着胡须说,莱戈拉斯呀你怎么越来越婆婆妈妈了,莱戈拉斯用鼻孔对着他。他想出于一路上结下的身后友谊,这句话他就不转述给他爸了,而后又惊恐的发现,自己像是变回了那个不高兴就回去向爸爸告状的幼稚的小孩子。

 

真可怕,他不由自主抖了抖。

 

算了,鞋子还是不做了。他坚定地告诉房间里的瑟兰迪尔,后者挑了挑眉看着他,表情不置可否。

 

而当莱戈拉斯傍晚再次回到房间,看到几双旧靴子显然是被擦过了,弓箭也闪亮闪亮挂在墙面上。而瑟兰迪尔的长发散了一床,似乎已经睡着了。

 

这简直,太可怕了……莱戈拉斯细细想来感到惊恐极了,为什么在孤山的每一天都这么可怕,他宁愿去打仗啊!

 

维拉,这简直快要激起他的反社会人格了。

 

然而最终,他掀开被子爬上床,小心翼翼没有惊动他的父亲,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第三天

 

维拉似乎听见了莱戈拉斯的呼唤。

 

今天他没什么事儿,起了很早去研磨药材,想着给他们家大王换个药。

 

等他回去时他们家大王已经异常省心地自己换好了。

 

莱戈拉斯竟然觉得有点小落寞。

 

第四天

 

矮人的好奇心绝对是不可低估的。

 

金雳觉得莱戈拉斯最近不正常,每天开完会就二话不说回房间。他开始对食物挑三拣四,开始在意衣装打扮,开始心不在焉。

 

任凭金雳再怎么迟钝,他也发现了,莱戈拉斯八成是陷入了一段恋情。十有八九还有可能在房间里藏着小情人。

 

虽然他从未停止过嫌弃莱戈拉斯,可在内心深处,他得承认这位精灵王子如同月光一般皎洁的相貌。他的恋人恐怕也是个完美到不可思议的存在,金雳脑中回想到了凱兰崔尔女王陛下的容颜。

 

不行,他得去看看。

 

于是在这一天,矮人金雳深深意识到想象力这种东西是多么不可靠。

 

莱戈拉斯房间内藏着的精灵身形高大颀长,散漫地倚着窗框,却依然威严而具有压迫性。对于金雳而言,分辨一个精灵的性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即使逆着光,金雳此刻也能判断出这家伙绝不可能是莱戈拉斯的恋人。

 

莱戈拉斯的恋人绝不可能每分每秒都像这样用浑身的气场告诉别人现在该跪下了。

 

金雳此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Ada?”莱戈拉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金雳闭上了眼睛。这下惨了……

 

“金雳?你怎么在这儿?”

 

“我怎么在这儿?”金雳跳着脚,仰着脸吼道:“他在这儿才奇怪吧!”

 

“金雳你冷静点。”

 

金雳白了他一眼,“精灵就是麻烦,办公还拖家带口…”

 

话还未说完,一把银刃就抵在他的脖颈之上,金雳猛然噤声。

 

“矮人,我不介意帮你永远的闭上这张口无遮拦的嘴。”

 

身旁的莱戈拉斯立即将他的父亲拦住,两人用他完全听不懂的动人语言开始交谈。不久,密林的国王终于将那柄银刃拿开。

 

“金雳,这件事你得保密。”莱戈拉斯说道。

 

“哼,”金雳仰头扫了一眼密林之王。“受了伤还这么喜欢打架,又刻薄,”金雳一边说一边后退了一步,“大惊小怪,一惊一乍,”他接着退去门口,“怪不得莱戈拉斯要离家出走。”

 

“别说了!”莱戈拉斯赶忙出言阻止,他担忧地看了一眼他的父亲,好在他的父亲似乎并没有要继续追究的意思,只是端着酒杯转过了身。可莱戈拉斯并未错过他一闪而逝的悲伤神情。

 

他是伤心了吧。莱戈拉斯低下头瞪了金雳一眼。

 

金雳缩了缩脖子,喃喃道:“好吧,你们的关系没有我想象的差。”

 

第五天

 

这一天莱戈拉斯依旧心烦意乱。

 

在金雳失言之后,瑟兰迪尔便告诉他,他后天就回密林。他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可他自己却全然不在意。

 

莱戈拉斯想要解释什么,却开不了口。房间里闷极了,他决心出去走走。

 

很快,他就发现瑟兰迪尔是对的。他的行迹已经被发现。甚至有随行的人类看见过他,谈论着精灵的容貌如何令人神往,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恋。

 

自己的父亲被别人暗恋的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莱戈拉斯不能理解地挑了挑眉,觉得还是回房间呆着。

 

“Ada,你会喜欢人类吗?”小王子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人类?”瑟兰迪尔坐在椅子上,歪着头思考。“很美丽,很脆弱,很短暂。”他站起来,走近他的儿子,想从那张困惑的脸上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不要试图喜欢人类,莱戈拉斯。”他沉声道:“他们只有百年的时间,逝去后所带给你的悲伤是你所不能承担的,”他顿了顿,“也是我不能承担的。”

 

“你想太多了国王陛下……”莱戈拉斯觉得依旧和自己的父亲无法沟通。

 

第六天

莱戈拉斯收到一束浅黄色的蔷薇花。

他并不认为是瑟兰迪尔送的,直到很久以后他看见那个蓝丝绒书册。

瑟兰迪尔看着他的孩子好奇地歪着脑袋,打量那束花,露出困惑的表情。这表情令他愉悦。

花朵的颜色轻盈而鲜明,非常适合密林的王子殿下,然而摆在国王陛下身边则会显得格格不入。

密林的国王知道,他的孩子长大了,虽然长成了和他全然不同的样子,可依然光彩夺目,令他骄傲。

他准备离开了。

 

第七天

密林的国王来过孤山已经不能算作是一个秘密。

他大摇大摆骑着白马扬尘而去,整个人在日光下闪闪发光,不可不称得上招摇。

莱戈拉斯黑着脸转过身,却又忍不住回头看。

 

瑟兰迪尔走后,很快便有大队的精灵带来食物衣料宝石,直接送到了他们王子手中。

莱戈拉斯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要不,你还是抽空回家看看?”阿拉贡和金雳无奈地说道。

 

 

Fin


评论(7)
热度(211)
  1. 时遂之森荒田 转载了此文字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