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第十三行诗 04

作者感觉自己亲情向的操守即将晚节不保...


Chapter 4


Garion说,也许Legolas太过孤单了,他需要陪伴。Thranduil开始并不理解。他已经尽了最大力量将时间合理分配,在不耽误公务的同时好好陪伴他的孩子。


在这个平常的清晨,Garion突如其来地告诉他的国王,Legolas也许需要除了他之外的陪伴。


Thranduil知道他是对的,于是他无力地挣扎了一下,最后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有时候他觉得迷茫,这种心情对他来说新鲜又复杂。历经千年风霜的他,星辰一般不朽的首生子,竟然会觉得时间不够用......


即使Legolas用了五十年才长高两英寸,他还是觉得太快了,他怕来不及,他不想错过Legolas的童年,甚至成年的任何一部分。Thranduil见过无数美好而闪耀的东西,而眼前这个,是真正由他创造,也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他简直不知道如何珍惜才好。然而也正是清楚地知道,他不会永远留在他身边,所以才越发焦虑。


爱你的臣民,庇佑他们,与他们分享,与他们共生。Thranduil温柔地俯身看他的孩子,Legolas浅蓝色的眼眸清澈见底,似乎一知半解,而Thranduil第一次觉得有点着急。之前他觉得Legolas懂不懂这些根本无关紧要,因为他认为自己会庇护他永生永世,他一直相信自己的力量,却在这一刻忽然意识到这世界上除却死别还有生离。


Tauriel的出现像是神的指引。她是这样一个精致漂亮的小精灵,活泼开朗讨人喜欢。不知道是不是美好的事物总会伴随着不幸。Tauriel出落地越发美丽,而死亡不期而至。失去了双亲的她被人牵着,来到高高的王座前。密林的国王缓步走下来,将她的手放进另一双手中。

“Legolas,这是Tauriel,你以后要保护她。”

王的声音遥远而淡漠,却有不可抗拒的力量。眼前的金发小王子甚至比她还矮一截,满脸苦大仇深地点了点头。Tauriel忽然忍不住笑了,这场景对放养长大的她来说实在有些滑稽,虽然这时候她的眼泪还没有干。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Tauriel。“Legolas握着她的手说。


Thranduil觉得Legolas成长的实在是很顺利。那些冗长拖沓的为君之道写在书里,而Thranduil更愿意身体力行让他的王子去学习和感受,因为他也知道这些东西无聊的要命,却也简单至极。在Tauriel出现之后,他欣慰地在儿子身上看到了与日俱增的风度与责任感。就当他以为Legolas会这样渐渐成长为一个强大又可靠的战士时,一件把他惊吓到差点昏厥的事发生了......


那时候他正在听部下关于长湖镇商贸往来的汇报,阳关灿烂,昏昏欲睡。忽然身体如同高空坠落,浓重的绝望顷刻占领了他的心。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Thranduil知道那不是幻觉。

他竟然不知道,有那么一刻,他心爱的孩子难过到险些消逝。

搁置下所有公事,Thranduil几乎无法保持优雅,奔跑着来到Legolas身边。

Legolas只是安静地坐在那儿,听到急促的脚步后默然回头看了一眼。

”我的绿叶,出什么事了?“他轻柔地整理Legolas微微散乱的头发,担忧地叫他的小名。


密林的小王子一脸忧郁,他抬起头,声音轻地几乎只看得到口型。可Thranduil听得见。

”Adar,inye tye mela.“

Thranduil看着Legolas的表情,觉得自己的心也要跟着碎了,碎的不明所以......他在儿子额头印下一个轻吻,强迫自己思考和镇定。


小精灵可真是脆弱,Thranduil真的被吓坏了。可事情的原委简单至极,不过是他们的绿叶王子对Tauriel太照顾,被人打趣是不是要把父亲也分她一半。


不行。Legolas想,这个真的不行。那是他不能失去,不想分享的人。他爱他的父亲,而这份爱具有强烈的排他性。


Thranduil忽然心情有点复杂。爱有这么多种类,他才刚开始欣慰他儿子有了那么一丁点儿大爱无疆的自觉,自家的醋缸就翻了。


”Legolas......有时候你喜欢什么,并不是因为喜欢本身,而是因为这份爱太过稀有,无法确定,遥不可及。“Thranduil用指尖戳了戳手心,他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在这种时候他需要说点什么。也许可以一边说一边帮自己理清思绪。


“你也许爱着自己的想象,想看三尺寒冰为你融成溪水,万丈高山为你坍塌成沙。你爱着你想象中得到的壮丽,它们令你感到渴望,因为你以为自己从未拥有过。”


他带着与绿叶同样的茫然看向远方,轻声念道:”不要让渴望掩盖了爱本来的样子。Legolas, 我爱你并不是因为Desire, 而是因为你是我爱情的延续。”


这些话不知是说给绿叶,还是说给自己听,虽然对象不明,话中的道理却也勉强算是有理有据。


他们难以忘记,他们也难以再想起,他个时候爱这个字这么直白地被他们诉之于口,如此轻易。


评论(16)
热度(24)
  1. 时遂之森荒田 转载了此文字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