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Thranduil/Legolas] Time Reflection 时间镜像 03

Chapter 01

Chapter 02


Chapter 03

 

快入冬了,密林的枝叶不再繁茂,北方的冷风更是带来些莫名其妙的的忧郁。精灵们好像做什么都兴趣缺缺,瑟兰迪尔几乎想要考虑要不要集体放个假去冬眠。而他的儿子,莱戈拉斯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似的。相反地,他随着年纪的增长变得越来越勤奋,几乎每天都泡在训练场里,似乎是要证明之前吵闹着要做大精灵并不是随便说说。

 

在精灵们都对王子表示了高度的钦佩和赞扬时,密林之王却有点不满,觉得儿子这样每天不着家十分任性,十分欠揍。

 

“王子的箭术进步十分迅速,”战士贝利,他儿子的训练师在他面前这么评价着,“我相信他现在已经是全密林最优秀的弓箭手之一。”

 

“哦。”那很正常,瑟兰迪尔漫不经心地修剪着兰花的枝叶,自从莱戈拉斯说过喜欢,他就养了很多这种蝴蝶造型的花朵在宫殿,那熊孩子却没给它们浇过一次水。

 

“我已经劝说过王子殿下休息,但他似乎并没有采纳我的建议。”贝利无奈地躬了躬身,“也许是兴趣使然,但过度训练对他而言未必是好事。”

 

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会。他的心情有点复杂。听别人夸他的孩子是挺受用,但莱戈拉斯这么拼命又让他堵心。有这个必要吗?何苦呢?反正他会永生永世保护他,为什么他的绿叶不能省点心,好好在家里做一个安静的二世祖呢。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贝利点点头:“我去看看。”

 

训练场的地上都结了一层霜。瑟兰迪尔远远看着他的绿叶拉起弓,毫不费力地将箭射入不同的靶心上。莱戈拉斯认真的样子非常英俊,虽然看起来依然是个小家伙,但也是可以用英俊形容的年纪了。瑟兰迪尔伸手脱去外袍,慢慢靠近。他的脚步轻到没有任何声音,导致莱戈拉斯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直到呼吸扫到后颈,他才惊讶地转身,下意识用箭插向来人的要害。

 

金色的发尾扫过他的脸,莱戈拉斯一惊,收手一惊来不及。而瑟兰迪尔只是微微侧身,轻易躲开了看似凌厉的攻击,然后握住莱戈拉斯的手腕,回身一转,将他制服在怀里。

 

“你太大意了,我的孩子。”我在说什么……瑟兰迪尔想,明明是来叫孩子回去吃饭的。“弓箭不能帮你杀死近身的敌人。”他拂过莱戈拉斯的腰,“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一把短刀。”

 

莱戈拉斯伸手摸了摸腰间冰凉的新礼物,似乎能听见古老的金属回响旧日杀伐的声音。这是瑟兰迪尔杀死第一只兽人所用的短剑,虽不说重要,也勉强算有意义。

 

“来,先回去吃点东西,以后我亲自教你。”

 

瑟兰迪尔的声音一直没有什么温度,但他说得那么慢那么认真,令小精灵觉得自己是被重视的。而他背着光的影子被拉得那么长,又有种空灵的肃杀。天啊我爸真帅。真不愧是我爸啊!密林王子心里的自己已经开始跑圈,但奈何旁边还有不少视线,以至于他无法做出些疯狂的举动,不然他现在真想跳起来抱瑟兰迪尔的脖子。但现在他只能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怎么了?”瑟兰迪尔回头极轻地笑,觉得儿子变得越来越有趣儿了。其实他一直对这个小家伙没什么特别的期待,就只是当养了个没事儿解闷逗着玩儿的小宠物,反正养他也不是很贵。可有一天忽然发现这小家伙不是个废物,难免有点喜出望外。所以当莱戈拉斯终于还是忍不住冲上来抱住他的腰时,他表示了默许。事实上,他恨不得像更小时候那样,把小绿叶高高举起来晃悠晃悠,抒发一下他的喜爱之情。

 

“咳咳……”陪伴国王一同前来的加里安已经久久无语,这时终于忍不住歪着身体靠近他们的王,悄声道:“陛下,这不合适。”然后他微小地将手放在心口,然后伸出去,挑挑眉毛示意。

 

密林之王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回抱住已经高过他腰际的儿子,像是没话找话一般问道:“加里安,你说蛛丝能做衣服吗?会不会暖和点。”

 

陛下您还能更脱线一点吗?你怎么不说蜘蛛好吃吗莱戈拉斯会不会喜欢吃呢?密林管家觉得心有点累,笑得十分勉强。然而还未等他回答,密林的王子就先一脸嫌弃地推开了他父亲。

 

“Ada,那真是太恶心了……我不要。”

 

“……”密林之王默默别过头去,那动作太僵硬导致加里安猜测他们的陛下可能有点受伤。

 

然而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们异想天开,蜘蛛的威胁越来越近,很快,他们连苦中作乐开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了。幸而密林王子长期的训练成果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黑暗编织者的领主终于在凛冬降临时大举来袭。密密麻麻的爬行生物像翻涌的潮水,越过土丘与山坡,向密林进犯。精灵战士们站在树枝与蜿蜒的栈桥之间向下射击,可这恶心的生物似乎无穷无尽。很快,它们开始从盘根错节的大树底下往上攀爬,向上面的弓箭手露出獠牙。

 

“天啊,这真恶心。”一个红发女精灵用长刀捅进它的嘴里,蛛丝缠在她身上,她显得有点崩溃。莱戈拉斯跳过去帮她割断那些讨厌的玩意儿,再一次觉得他之前的决定再正确不过。

 

这种糟糕的情况密林精灵还可以勉强应对,可之后颤抖的大地和断裂的树桥已经太超出他们的认知范围。似乎有什么,正从地底挣扎而出,未知的恐惧令他们惊慌失措,几乎溃不成军。宏伟的廊柱倒塌下来,穹顶失去了支撑,巨石裂成大小不一的形状砸下来,像是打雷一般轰响,他们忍不住颤抖着尖叫起来,可再这样可怕的战火中几乎湮没了他们的声音。大山毛榉上的宫殿看起来摇摇欲坠,他们巨大的家园已经被蜘蛛从地底凿空。

 

贝利正拿弓瞄准地底钻出的庞然大物,手中却忽然一空。精灵王拿过他的弓,从地上的蜘蛛尸体中拔出一根箭,搭在弦上。长箭划破风,射断一根高高悬挂的精灵麻绳。挂在上面的叮叮当当凌乱地响着,所有精灵被这声音吸引,一同回头看。只见那一串铜铃打在偏殿的屋顶,本来就被挖空地基的楼宇立即向一旁倾塌,瞬间倒下成了废墟。他们的国王在滚滚烟尘中站在废墟之上,沉声命令道:“在我身后列队。”

 

他的声音镇定而沉稳,强大到能够安抚人心。失措的精灵们似乎一下重新找回了秩序,迅速执行着命令,向精灵王的方向撤离。这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出精灵是被祝福的首生子,他们敏捷而强大,看起来凶险无比,却每每能绝处逢生,在密集的落石和倾覆的建筑中轻盈跳跃,相比高处坠落和落石袭击,显然蜘蛛这样丑陋恶心的生物更让他们受不了。然而精灵王虽然看起来冷静自持,在余光扫到他儿子钻过塌向他的墙时,平稳了近千年的心还是露跳了一拍。

 

“加里安带二十个士兵和我去救援被困住的精灵,”在集结后,瑟兰迪尔迅速安排着:“莱戈拉斯,你带着其他人去射杀黑暗编织者的头目,贝利带人去清理剩下的小蜘蛛。”

 

“什么?我?”莱戈拉斯听见自己被点名,被吓了一跳。

 

“我说的不够清楚吗?”瑟兰迪尔冰冷地看了他一眼,留给他一个背影。

 

下一秒,所有密林精灵都训练有速度地开始执行任务。莱戈拉斯一边指挥,一边觉得有点恍惚。

 

“不要迟疑。”卫队长杀死一个小杂碎后回身拍拍他的肩膀。

 

“我只是没想到……”

 

“西尔凡并不善于治疗,而陛下拥有出色的治愈能力,所以这是最好的安排。王子殿下,陛下相信您,而我们相信陛下。”

 

莱戈拉斯非常短暂地消化了卫队长的鼓励,抬起头笑了笑。

 

“那么现在,请您带两队士兵,分成两路用精灵绳索绑住这大家伙两边的腿,然后往两边拉。复仇的时间到了。”

 

“是,殿下。”

 

周密安排后,莱戈拉斯搭箭射向头目的眼睛。收到了巨大伤害的大家伙扭动不停,它的腿脚,这样无谓的挣扎加上精灵战士们的拉扯,竟然活生生将那些腿扯了下来,喷溅出难闻的绿色血液,简直让精灵们失去了欢呼的心情。

 

他们四散开去,又一波密集的弓箭袭向奄奄一息的怪物,终于把它置于死地。密林王子站在它的尸体面前喘气,战斗结束后才觉得这种事有多累。他不由得想起身经百战的父亲,眼神四下逡巡,想要找寻他的身影。

 

“小心!”

 

没想到蜘蛛最后亮出獠牙袭向莱戈拉斯,被卫队长一剑斩断。

 

“一刻也不能大意哦。”老战士挂着彩拍拍他的肩膀,狼狈又明媚。“殿下,你做的很好。”

 

还不够,密林的王子想,还想为他做更多的事,让他能好好睡觉。他笑了笑,抚过弓弦。


评论(8)
热度(42)
  1. 时遂之森荒田 转载了此文字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