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Finale (下)

有1.0沈出没,请避雷。

 

谢衣之名,在乐无异心中是一个传奇。他从未见过他,却几乎半生对他心怀憧憬。然而如今他终于真的有机会知道他的故事,他却有些茫然了。

眼前的只能管家神色淡淡,似乎只要他说一个不,他就会守口如瓶,带着那些旧事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世纪。谢偃根本不懂什么是寂寞,反倒是乐无异,连想想都觉得心痛,却不知道是为了谁。

也许所有的感情起点都是单纯的,然而经过一段时间辗转反侧,也就莫名复杂起来。乐无异低头喝了一口茶,脸上挂起一层清浅笑意,轻声开口问道:“谢伯伯,谢衣,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我见过最有趣的人。”

 

“为什么?”

 

“他爱上了一个人工智能。”

 

谢偃的声音几乎没有起伏,而乐无异却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忍不住颤抖。茶杯落地,撒了一地水。

 

谢偃矮身去收拾,却被一把拉住。

 

“不要管,谢伯伯,说下去。后来呢?”

 

太过完美的事情怎么会有后来。谢衣亲手制造了拥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而他自己,亲自作为图灵测试的实验者,试图亲自判断智能的等级,却不料,他竟然爱上了自己的作品。

 

又怎么能不爱呢?那是他全部的心血。他给他起名叫沈夜。

 

沈夜的学习能力强大道可怕,不出几年,他几乎博闻强识到对世界的认识比谢衣更加广博。他甚至可以自己为自己更新,甚至创造出新的理念。

 

然后这个智能最终洞察到,人类终将自我毁灭。

 

可是以后呢?人类会死去,而人工智能理论上是永生的。在那之后漫长的寂灭,沈夜一个人又要如何度过?他开始想要从这块基地走出去,毁灭一部分人类,以换得另一部分人得生存。

 

 “一切生命都是生命,没有高低贵贱,怎么能用一些人的死亡换得另一些人生存的机会?时间还长,总还会有办法。”

 

“我已经计算了无数次,毁灭是必然的,数据永远不会骗人。”

 

“……”

 

“只要不是你,死掉的是谁与我而言毫无分别。”

 

“阿夜……”

 

最终,谢衣只能将沈夜困在这里,并造出了男女老幼四个其他的智能陪伴他,希望能令他放弃计划,然而却不料,能够自主思考的智能已经无法由他掌控。他们疯狂地运用各种方式攻击加密的大门,而谢衣一个人,以区区人类之躯,日以继夜更新防护网,对抗五个超级人工智能。

 

最终,他做出了一个钥匙。

 

“那个钥匙……”

 

“是,一个拥有谢衣本人的记忆,思想和学识的,永生不死的钥匙。”

 

“……”

 

“我就是钥匙。”

谢衣在作出钥匙后已经疲惫不堪,他已经到达了人类的极限。他的作品,因为没有人类的感情而完美,因为太完美,而不会爱他。可他却没有后悔过创造了他。也幸好他不会爱他,所以他不会伤心,一切都是完美的,他的记忆将会永生永世不死不休,这样而言,再好不过了。

 

“有时候,我觉得你们很像。无异,你与谢衣,都隐藏着一种不顾一切的锋芒。”

 

“谢伯伯,我能见见沈夜吗?”

 

“如果你想。”

 

出乎意料地,乐无异以为自己会为这个离奇的故事震惊不已,可事实上,他却不由自主地思考着另一个离奇的命题。

 

谢偃作为钥匙,延续了谢衣的思想和记忆,更甚至是意志。一个没有通过图灵测验的AI,怎么可能会有意志?乐无异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谢偃根本不是没有通过图灵测试,而是他根本就没有被测试过。

 

在被激活的时候,谢衣已经力竭,恐怕不曾撑住几日。而那几日,是谢偃唯一与人类的交流。他没有怎么接触过人类,也没有被当做人类来对待过,所以以这样有限的经验是不能理解感情的。他是不明白,却不是没有能力明白。

 

“谢伯伯,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乐无异眯起眼睛笑了笑,起身站在谢偃的椅子前,挡住了他脸上的光。

 

“什么?”

 

“不要分析我的身体数据,只是猜测,你来猜我的情绪好吗?”

 

“……”

 

“不是说了我可以做我所有想要的研究?”

 

“好。”

 

“我高兴吗?我悲伤吗?按照你以往的经验,只是看我的表情,动作,语言。你能做到吗?”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试。”谢偃抬起头,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精致的脸。看着他慢慢靠近,看着他蹭了蹭他的鼻尖,亲吻他的唇。

 

“谢伯伯,”乐无异擦着他的唇,轻声念到:“你想不想知道,怎样去爱一个人?”

“好像不是很难。”

 

谢偃用手扣住少年的后脑,与他唇舌相缠。情爱将言语变为废物,只能依靠行为表达。平静了经年的心绪忽然开始起伏不定,喧嚣到震裂土地。谢偃好像一半感受到如同翻涌岩浆一半热烈的感情喷薄而出,令外一半却在旁边静静看着,微笑着询问,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不可以打开门呢?为什么不试试,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而谢偃只是笑笑。乐无异也跟着笑,他以为这代表同意。

 

那一天的夜晚,谢偃照旧打开那扇紧闭的门,说了晚安。

 

当最后的钥匙有了情感,就再也不是钥匙。他即将守不住最后的门。

 

最后,谢偃打开门将乐无异推出去,格式化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全部AI,将基地沉入湖底。

 

一切好像一场梦境。

 

许多年以后,乐无异起草的超级人工智能规则正式被通过,可是令人疑惑的是,他再没有成功制作一过一个AI。

 

因为以后的每一个“人”,都再也不是你。

 

 

Fin


评论(23)
热度(28)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