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暮晓

*一次短期的回家探亲

*OOC


加里安大人,大绿林的总管,多瑞亚斯遗存的荣光。在经过几千年战火与狗血的洗礼后,连生存还是毁灭这种问题都不能让他轻易皱眉。然而在伊锡利恩的领主一脚踹开绿林之王的房间大门,有气无力趴展在床上的时候,他还是产生了自己太年轻,今天又长了见识的错觉。更别说这位领主还扛回来一大摞比他还高的文件了。

 

加里安凭着时光沉淀下来的淡定,冷静地走去床头,垂目道:“殿下,陛下出去狩猎了。”所以现在挑事毫无意义,您就别折腾了。这从小到大,这位王子殿下就只在护戒期间选择性懂事可靠了那么一段时间,如今做了领主,倒是显得越活越回去了。

 

说实话,他不太能理解,也并不想理解为什么这位殿下明明护的了戒治的了国,偏偏回到绿林的陛下膝前就能毫无跨度地变成一个叛逆的青春期少年。

 

“哦。”加里安眼睁睁看着伊锡利恩的领主穿着染了泥巴和灰尘的外套在他们陛下床上打了个滚,然后忽闪着长睫毛,无辜地思考着什么。他从枕头上随便拾起一丝长发,拿在指尖绕着玩,那颜色依稀比莱戈拉斯本人的更浅些。

 

“那……我就在这里等他吧。”说完他懒懒翻了个身:“加叔,帮我把窗帘拉上好吗?”

 

王子的声音比平时多了一点不易察觉的拖沓,轻柔地擦掉了管家大人心中所有杂七杂八的思绪。他沉默地照办,然后带上门出去。

 

房间里立刻变得黑暗。瑟兰迪尔陛下也许是喜欢黑暗的,只要关好窗帘,即使在白天,他的房间也没有一丝光线。窗外是湖水与森林,莱戈拉斯闭着眼睛也知道阳光在微风吹过的湖水上跳舞的样子,温暖地如同逝去已久的怀抱。这些的却令他怀念,然而却与眷恋有着本质的差别。在这样的黑暗中,柔软的丝绸薄被和若有若无的熟悉的气息甚至能勾起他两千年前咿呀学语时的记忆,这才是他知道自己是谁的原因。

 

眼睛渐渐适应环境,莱戈拉斯望着窗帘神游。记得这匹深蓝色的天鹅绒还是以前瑟兰迪尔用五箱珠宝,从遥远的东部买来,花费整整两年才由商队运送过来。他甚至还因为这个办了一场盛宴庆祝,然后拆了这批货,做成了卧室的窗帘。好像剩下的边角料还被用来做他成年时的礼服了……

 

真的是亲生的吗……? 难怪那时候成年礼上所有精灵都睁大眼睛看着他,不置一词,想必也是对国王陛下给儿子裹上卧室同款窗帘的行为叹为观止了。

 

莱戈拉斯又换回了平躺姿势,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地叹了口气。瑟兰迪尔怎么还没有回来?他不明白在黑暗被驱逐出中洲后,大绿林还有什么好猎的。况且瑟兰迪尔他一年有三百六十四天都在家宅着喝酒,偏偏自己今天回来,他就出去打什么鬼的猎。

 

果然是失宠了吧……等等……这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莱戈拉斯又翻来覆去几次,一路奔波劳苦,他确实累了,而床榻又如此舒服,他终于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梦中五军之战还在延续,他们在山顶告别,这一次他没有转身也看得见瑟兰迪尔的表情,而他策马出征,颠沛流离。所以当睡而复醒,

他甚至觉得更加疲惫了。

 

朦胧之中,他感知到星光,夜色已经降临。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莱戈拉斯从伊利锡安赶来,一路都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他觉得自己饿得几乎要死去,偏偏又累得连起床找食物的力气都没有,如果瑟兰迪尔再不回来,他毫不怀疑自己会横尸在他床上。

 

他这么想着,几乎又要睡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门终于打开,微弱的烛光伴随清浅的交谈声传进来,像是伊露维塔最美的乐章。

 

有救了。

 

柔软的床榻侧边塌陷下去一块,床头有金属与木头撞击的轻响,莱戈拉斯感到有一缕长发落在他脸上。他能想象瑟兰迪尔是怎样坐在他身旁,摘下戒指,躬下身体用手抚摸他额头的样子,非常非常温柔。

 

他试图睁开眼睛看他,即使非常努力用眼神传达着他好饿的信息,在瑟兰迪尔眼里也只是看到他将眼睛拉开了一条细长的缝隙,懒懒散散,漫不经心。

 

然而莱戈拉斯开始回想以前他只有半个自己那么高的时候,瑟兰迪尔喂他吃饭的情形了,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那是多大来着?至少也要回溯到千年之前吧。那时候瑟兰迪尔会用蜂蜜混着牛奶喂他,每次都会吃得满身满脸都是,几乎耗尽瑟兰迪尔所有的耐心。

 

现在要是也能来一碗蜂蜜牛奶就好了……莱戈拉斯轻轻笑了笑,舔了舔嘴唇。他以为凭着父子间几千年的默契,瑟兰迪尔必须是能理解他的需求的。

 

然而瑟兰迪尔俯下身亲了亲他,非常轻柔短暂地碰了碰他的唇。莱戈拉斯虽然有点莫名其妙,却被对方唇齿之间的酒气吸引,几乎是本能地拉着他再次躬下来,伸出舌尖舔他,并且不由自主地吮吸起来。

 

后来的发展方向就越来越不对,完全脱离掌控了。

 

说好的吃饭呢。

 

莱戈拉斯已经饿得没有力气说话了,而瑟兰迪尔的技巧太好,他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满脑子几乎也只有丧心病狂这样的形容词了。

 

王子殿下一边享受国王陛下身体与皮肤传来的温度,一边觉得心很累。毕竟累也还是累,饿也还是饿着的。他只能默默感慨着,为什么维拉给了这个精灵完美的容貌,却不肯给他匹配的智商呢。可见他们之间离互相理解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其实有这种父亲,莱戈拉斯觉得自己活到这么大也算是个奇迹,怪不得战场上彪悍地不可思议。

 

第二天清晨,当满盘的水果与面包终于摆在眼前的时候,伊利锡安的领主差点被感动地热泪盈眶,想想自己混到如今这般田地也真是咎由自取……带回来的文件也是一封没看,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趟到底图什么。

 

“我回去了啊。”王子殿下并不是特别英俊潇洒地跨上马背,居高临下地,略带抱怨地看着绿林的国王。而后者挥了挥手,将整理好的如山的文件拿了过来。莱戈拉斯随便翻阅几页,其中的批注详细周密,是他所熟悉的潦草却漂亮的字迹。

 

“仅此一次,下次自己学着做。”

 

瑟兰迪尔的神情一如往常地淡漠,而莱戈拉斯似乎开始读懂他眼中的笑意与感情。而这份感情甚至让他发现瑟兰迪尔长久以来的温柔冷淡是如此令人着迷。虽然智商是一直跟不太上的,但也算是个好精灵,好国王了。

 

莱戈拉斯低下头,将右手放在胸口,为了他们无穷无尽的爱与悲哀,重逢与别离。

 

Fin


评论(8)
热度(66)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