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蔺苏】人间朝暮 04

不知蔺晨用了什么药,毛团儿近日来只觉得困倦,迷糊之中又被灌下几碗腥稠的汤剂,之后便人事不省。耳边蔺晨的声音模糊而淡漠。只叫他好生修养,过几日便再不用饮血压毒了。

 

而解毒的过程从来不轻松。

 

当老阁主和少阁主一起从昏暗的房间中走出来,已经是过了一天一夜。屋中静默如同死水,令人胆战心惊。

 

下人战战兢兢凑上前,问了一句,“少阁主, 林公子他,怎么没声了……?”

 

蔺晨低头看了他一眼,逆着光,下人便只看见他轻轻挑了挑嘴角。

 

毛团儿彼时意识不清,梦中镜像一遍遍在脑中重演。不管百次,千次,万次,每一个场景都熟悉到深入骨髓,却还是每每感到痛彻心扉。大概有的人,永远做不到习以为常,满腔热血,永远不会冷却。

 

林殊啊林殊,毛团儿发出轻微的抽气声,大抵是想笑。他想,以后,大概再没有人敢唤这名字了。即使如此,他也需再博一把。

 

浮华盛世,年少轻狂,遥远的前尘,想忘不能忘。

 

一枝寒梅落下最后一枚花瓣,转眼入夏。

 

蔺晨这几日终于安下心来,拔毒之后,他无情地亲自把毛团儿从自己房间扔去了隔壁客房,抱着自己的被褥睡了两天两夜。

 

下人每每换了药,也只是象征性地回禀。然而少阁主睡地像个死人,也不知听见没听见。

 

“少阁主这是要成仙啊……”

 

蔺晨懒洋洋地爬起来,就听见自家小僮正在议论自己。窗子开了个小缝透气,那两个家伙就蹲在外边念念叨叨。

 

“这都多久没接生意了,少阁主又这么能造,这么下去,坐吃山空啊……”阿淳挠挠头,愁眉苦脸地和旁边的阿姜对视。

 

阿姜面无表情地望了望天。

 

“我觉得我们可能要失业了。要不,你和我下山种地好了。以后若是少阁主不济了,我们也能有三五个地瓜能接济一下他。”

 

“……”蔺晨抱着被子,无语地揉了揉额角。还种地瓜,依他之见去做说书先生倒是比较有前途。

 

于是蔺少阁主一边在内心挤兑着自家小僮,一边懒洋洋爬起来擦了把脸。如果他所料不错,毛团今日便可拆去绷带,吃些人吃的东西了。于是在阿淳阿姜欣喜若狂的眼神,蔺少阁主大发慈悲地晃去了厨房。

 

客房内依旧一片黑暗,空旷安静,幽幽地药味萦绕在周围,熏得人头痛。

 

毛团儿躬着身子坐在那儿。绷带早被他自己拆去,捧在手中。

 

他一身白毛尽褪,一头漆黑的发落在瘦削的肩膀上,皮肤苍白。蔺晨推开门,便看见这人神色茫然,几不可查地向后退了退,然后抬起手,用指尖,轻轻触了触阳光。

 

“烫吗?”

 

“嗯……?会吗?”蔺晨歪了歪头,露出了少有的困惑表情。

 

“我说少阁主……”阿淳担心地凑近了些,“这粥……您不烫啊?”

 

蔺晨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端着碗,药汤冒着热气,而他指尖通红。这才觉得一阵热辣辣的疼。

 

烫啊,真还挺烫的。而他却稳了稳腕子,端了过去。

 

“坐好,喝粥。”

 

一股诱人的香气瞬间飘来,饶是毛团儿心情不佳,也忍不住把视线投了过来。

 

他这些日子以来被各种奇怪的药物浸淫,只觉昏天黑地,如今忽然来了些肉粥,倒实实在在有了些再世为人的感觉。

 

气质清冷了小半年,一朝在一碗粥面前翻了船。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在江左盟盟主的心里,都还是蔺晨煮的东西最好吃。

 

而此刻蔺晨似笑非笑看着面前这人抱着碗狼吞虎咽,想着花这么大功夫褪去一身毛确实不冤枉。只是再喊他毛团儿便不太合适了。

 

“以后该叫你什么好呢?”他托着下巴,戏谑地问道。

 

对面的人满嘴食物,模模糊糊地答了:“林殊。”

 

“蔺苏?”蔺晨笑了笑,“这么快就跟我姓了,不好吧。”

 

“噗……” 林少将军一口粥喷了出去,而后心疼地直抽抽。

 

“……”林殊嫌弃地撇开头不看他,只把碗摔了过去。“再给我盛一碗。”

 

看着蔺晨翩然离去的背影,林殊垂了垂目。他出身世家,母亲是当朝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从小就被教导地礼数周全,却偏偏对着这个人摔盆摔碗的。果真是这人太轻浮,即使涵养如他一般良好的人,也难免失了风度。

 

而等蔺晨将粥添来时,他便又可耻地受了这嗟来之食。

 

人生艰难啊。

 

后来,大病初愈的林殊由于暴饮暴食,吐得一塌糊涂。阿姜在旁边扶着他,一边抬头对自己少阁主哭诉:“哎哟少阁主啊,你说你给林公子喂这么多做什么啊!”

 

“他自己要吃的啊,这也怪我?”

 

“您也不拦着点儿……”

 

“拦他干什么?说有什么用,他自己知道难受了,下次就知道克制了。”

 

“……”林殊满脸冷汗,幽幽地抬头看了蔺晨一眼。

 

真是个标准的人渣。他在心里评价道。

 

即使如此,林殊又怎能说不感激。

 

如今他能如常人一般生活,白日有阿姜扶他一圈一圈练习走路,晚上有阿淳夜夜看守。

 

夏夜静谧,透过窗,他能感觉风的方向,也能看见蔺晨剑上的月光。

 

然后蔺晨回过头,他回头第一次喊他,长苏。


评论(9)
热度(39)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