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古剑奇谭二 谢乐 时雨 章二十六

无异在无垠的戈壁与荒漠中穿行,他一遍一遍呼喊,直到喉咙被风沙凌虐地再也发不出声,却还是忍不住要张开口,飘忽地念着,师父。

几个日夜,连马匹也撑不住不肯再走一步,无异下马,解开缰绳马鞍,放它离去,自己迈开双腿奔跑起来,靴子中灌了沙,越来越沉重,他被拖得浑身被汗水浸透,弯下腰来喘气。稍作清理,便又向前。

他第一次觉得捐毒是这么无边无际,大的让人害怕。

世间际会太可怕,若是缘浅,如何相隔百年也能遇见,偏偏等到情深一片,却连天都帮着他去躲,躲着不肯见他。

早就知道他不会放下,却佯装不知,在漫长的恐慌中对那些事只字不提,幻想着就真的会忘记。他风轻云淡又率性而为,活的肆意又潇洒,他担得起,放得下,他这么清楚游戏规则,不会犹豫,不会受伤。好像只有自己傻的离谱,给了他那么多时间去安排一切,安然离去。

无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觉得好艰难。千里奔赴不曾考虑,只怕再多的执着也敌不过那人的信念,相思终究成灰。

我还不够成熟,成熟到舍得放开你的手。还没一起品尝年前种下的果实,还没有并肩看够月色星辰,还没有共饮埋藏在纪山的醇酒,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拥有,怎么可以这样决绝不肯回头强迫他接受。

不知道是第几个黄昏,他静静跪在一片沙海之中,干裂的唇咧开许多细细的口子,创疤混着尘土粘在一起。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步也走不动,他伏下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几乎是爬行着,将自己拉进一场噩梦。

一大片暗红在满目昏黄中格外醒目。

无异哆嗦着双手捧起一把染血的沙,放在唇边,嗅着残余下来那些微不可查的清浅味道。他将血沙覆在脸上,蜷起身体。望着天际与大地的交汇,远处是血色的地平线。一个人的消失对于茫茫天地是多么微不足道。无异浅浅扯动嘴角。流不出泪水也再也喊不出声,只是一动不动,看着天幕轰然倾塌,世界都坠入一片墨色,陪他一同感受着冰凉的失去。

师父,我只是想和你道别,为什么到了最后,你都不肯等等我。

风冷漠地呼啸穿行,卷起凝固的沙纷扬散尽,远去不回。那些痕迹很快无处可寻,连一丝念想都握不住。

阿阮与谢衣在充满生机的熹微中找到无异,初升的太阳将这里照成金黄。

“小叶子,你没事吧?你怎么走这么快,我们怎么都赶不上。”

清洌的泉水被送至嘴边,无异缓缓咽下。绵软的手帕为他擦拭脸上污迹。

“无异,你可觉哪里不适?告诉为师,莫要让为师担心。”

无异转头看向他,慢慢伏在他膝盖上。挣扎着说着话,声音嘶哑难以传达。谢衣低下头,用心分辨徒儿拼命想要说出的句子。反反复复一字一句,“师父,说话,不要停下,不要停下。”

谢衣心中一恸,却空空不知缘由。

“无异,我们回家了。”他扶起无异,用手覆住徒儿眼睛,“你需要休息。”

“嗯。师父,再说一次吧。”

“我们回家了。”

“再一次。”

“我们回家了。”

结界中的屋舍安静等待着他们的归来,湖中静水流深。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却都不一样了。

无异站在桥上,看着不远处的谢衣,耐心教阿阮乐律。

这是自己想要的吗?

这不是自己做梦都盼望的场景吗?

为什么他什么也感觉不到,只有无穷无尽的空旷。

“谢衣哥哥,为什么小叶子最近看起来怪怪的,好像很伤心的样子?”

谢衣摇摇头,“我也不曾知晓。”他看着徒儿单薄身影,日复一日越发萧索,笑中带着重重苦涩,却还努力遮掩。不知是想骗过他们,还是想骗过自己。他不知无异为何突然去了捐毒,又意外乖顺随他回来,只是不明所以无端心疼,似乎是被他的悲痛感染一般。

他不愿去问询,相信总有一天无异会想开,会和他诉说因果,恢复往日光彩。

这些日子,无异越发喜欢离开静水湖,总往人潮拥挤中钻,与相熟的人笑着打招呼。

“哟,乐公子,老汉家新下了些许新茶,你师父以前说好喝的那种。”

“嗯嗯,给我来半斤。”

“这么多啊,乐公子,不怕喝不完浪费吗?”

“没事儿,我师父喜欢。”

“乐公子,又来买菜吗?好久没见你了啊?”

“嗯,最近出了趟远门。”

“你师父这次怎么没一块儿来?买这么多提得动吗?”

“不要紧,哎呀吴婶,快给我装上,师父还在家等我呢。”

无异总是这样拎着大包小包,冲进厨房,往常一样做出各种美食给师父品尝,好像真是只是一场梦魇,生活依旧细水长流。只是在他沉溺在谢衣满眼怜爱的时候,一声多谢总是接踵而来,让他如坠冰窖。每当这时,他的神色会突然变得仓皇,连谢衣都忍不住心慌。

直到有一日无异坐在他身边,抬眼露出一丝死灰复燃的希冀和狂热,郑重地问着他,“师父,可以给我讲讲流月城吗?”谢衣便隐约猜测,他也许是想离开了。

然而当自己的小徒儿怯怯站在眼前,卡着一句说不出口的再见,惶恐不安不知所措,指尖手心握紧松开,低着头不说话,他真切地心疼了。

他迈出一步,轻轻拍了拍无异的肩膀。

“想做什么便去做,这便是你自己的道。无异,为师很高兴,为师很为你骄傲。”

全然不同往日的拥抱,无异却一样依恋。这是他的师父,不曾停止给他无以为报的鼓励和宽容,指引他前方的道路。

谢谢。

整理好行装,阿阮在门口等他。

“小叶子,你要走了吗?你去哪儿?一起去好不好?”阿阮无措地拉着他,她有些莫名地害怕。

“神仙妹妹,对不起,你不该卷入这些,日后如果还有可能,我做一桌好菜给你赔罪。”

“我不要!为什么小叶子变成现在这样!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不好吗?”

无异摇摇头笑了,心里不由自主想着,还真不愧是谢衣的徒弟,处事风格还真是一脉相承。

“听话。”

灵力催动,他将阿阮封入桃源仙居。

“神仙妹妹,无论这一百年如何变化,但愿百年后你还能遇到夷则,过得幸福快乐。”

他伸手虚拂过石像脸庞,却惊讶地发现双手竟不住散成光点,成片消逝。

怎么会这样?

视线不受控制地混浊模糊,他甚至来不及思考,便失去了意识。


评论
热度(9)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