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古剑奇谭二 谢乐 时雨 章二十八

初七浑浑噩噩,不知向前走了多久。穿越过茂密幽深的丛林,踏过清澈小溪,走进拥挤人潮。他早已筋疲力尽。

身上被无异一剑刺穿的伤口隐隐作痛,却流不出一滴血,诸多细小伤口都未经处理,腐烂的血肉泛着白向外翻着,有些吓人,更是令人作呕。

真是个怪物啊,他想。

偷偷经过一户人家,从晾衣绳上扯下一块深色布料,披在身上,初七快步走进一条背巷。他靠着墙坐下来,仰着头痛苦地皱起眉头。咬住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如今他感受不到生的喜悦,却还要承受死一般难熬的痛。前尘旧事纷纷扰扰,在脑海中将他折磨得几乎疯狂。他低下头,看着附着在掌纹中干涸的血渍,这样一双手,早已经失去了拥抱阳光的资格。

初七偏头通过巷子狭窄的出口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那么鲜活,从明亮宽敞的街道经过,带着欢笑忧伤,一步一步迈向家的方向。多么美好。而他永远只能躲在背光的暗处,像下水道的老鼠一般,苟延残喘。他裂开嘴笑了。那琥珀般透澈的少年,冲着他愤怒地大喊,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可是谢衣啊!

我怎么可能是谢衣。我这幅样子,怎么配做谢衣。

他突然很想再看那孩子一眼。看着他快乐积极地将人生一步一步用心走过,够得到梦想,看得见希望。

他无意识轻唤他的名字。

无异。

然而他又立刻将身体紧绷,手指狠狠抓过地面,似乎此举亵渎那人一般。恍然似乎有个天蓝色影子从那唯一透光的缝隙中一闪而过,他分不清楚是不是幻觉,却再也无法安然呆在这里。

这人生,真是一场无休无止的逃亡,满腔情谊来不及细细斟酌。

初七扶着墙,撑起身体。将自己紧紧遮罩在布匹之下。街道之上,众人见他一身黑色,面部露出的地方苍白的可怕,一双眼睛也是漆黑的墨色,看不到一丝光点,周身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血气。初七意识到他是不受欢迎的存在,越发不安,只想尽快离开。忽然身后一身大喊,“快拦住他,他披着我家的袍子!他是个小偷!”

四周青壮纷纷抄起手边工具向他追去,初七只得四下躲闪,他依然可以勉强做到迅捷利落,却牵动伤势越发严重,不住咳嗽起来。镇民见他只是逃跑并不反抗,之前心中的一丝害怕也纷纷消失不见,引来更多人围堵。连小孩子都捡起路边石子砸他。身体渐渐支撑不住,初七连着撞了几个人,在骂骂咧咧的声音中含混地说着抱歉,甚至跌倒了两次。终于他半跪在地上,任由人们围成圆圈将他困住。

真像一条狗。此刻他竟释然地笑了。

无异沿着神女墓的方向一路寻找,周围大大小小数十个城市村落,他都不肯错过。眼下这已经第七个镇了,虽然规模不大,只要有可能,他都要去找找看。下了马,将缰绳拴在驿站,他开始沿着街道行走张望。

街道中心聚集了好些人,吵吵闹闹。他好奇地走上前,透过人墙,缝隙中正见一名壮汉将中间那人斗篷一把扯去,露出他斑驳伤痕。

“啊,好恶心。”

“他身上是不是长虫子了!好恐怖!”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

那人瘦到不像话,似乎非常虚弱,随着农家汉子的力量走向身形一晃,险些再次跌倒。那汉子揪起他衣领,怒喝着:“你小子找死!?”那人微微侧头,面容带着尘土,但依旧看的出五官精致皮肤苍白,左眼下一道泪痕形状的印记带着诡异的美丽。

他..竟落魄至此。无异心跳一滞,粗暴地拨开人群,两步迈去从那汉子手中将人夺下,小心翼翼拦在身后。他握紧拳头,一贯柔和的面庞竟带上几分暴戾,恶狠狠冲那汉子吼叫。

“你干什么?!”

“你这家伙,是和他一伙的?!他是小偷!!!”

“他不是!!”无异握紧拳头,只觉得怒火中烧,毫无逻辑可言。“他是我师父!”

“他拿了我家的袍子!喏!”那汉子拎起手中黑袍晃了晃。

无异抿着唇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摔在他脸上。他低下头,刘海掩住眼眸。冷冷说道,“给我滚。”他神色阴郁,竟有几分摄人。那汉子忍不住有些发憷,忙喊着算了算了,散开了人群。

无异转身拉住初七,心中撕扯般难过起来。他声音有些发颤,试探着喊着,师父。初七却一把甩开他的手,好像他带着烧红铁烙一般的温度。

“我不是。你认错人了。”他不住后退,转过身摇晃着想要离开。无异箭步上前,倾身跪在他身后,伸手紧紧握住他衣角。

“不要走。”他用膝盖向他的方向挪动,“师父,你...你和我回家好不好。”用心扯出一个笑,尽管那人不肯回头看看,无异还是坚持摆出那副高兴的样子。

“我可以照顾你。我给你做桂花糖藕,我们回静水湖,等你好了,我们还能一起改造房子,你的琴我还放着,留了偃甲日日擦灰,还有你最喜欢的茶叶,无异以后天天给你泡来喝...”

“别再说了。”初期一声低喝,强迫自己不去看他。拔出腰间匕首干脆地将划开外衫,断开的碎布失去支撑,无力落入无异手中。“我不是谢衣。你这是何必。”他喃喃说道,不知是对他,还是对自己。

无异见他迈出一步,心中忽的就慌了。他站起身,在干道中央扯起嗓子,不管不顾地大声喊道,“你不要我了吗?”

他语气委屈而悲凉,带着惨兮兮的表情望着前方身影。

人群又迅速聚拢,将他们阻住。初七当即百感交集,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

无异赶忙冲上前抱住他。“师父,你没事吧?你别怕,我带你回去找阿阮医治。”

初七试图挣脱,奈何无异却死死不放手。只得冷冷道,“你何苦为难我,你师父他死了。”明显感到无异身体一颤,他也跟着心中一紧,说不出的难受。可他还是漠然重复着,“他..早就死去了。”

“是吗...他死了吗?”无异声线都变得颤抖不已。“如果他真的死了,那你是谁?你说啊!”

“我是谁...是啊,我是谁。”初七茫然自语,几乎整个人被掏空一般惶然。手中渐渐传来暖暖的温度,他察觉手指被交缠紧扣。

“不管你是谁,我都只有你了。”

无异绕去他正面,认真看着他的眼睛。

“师父,我只有你了。”

他凑近他,气息似乎带着柔软的安抚人心的力量。另一只手抬起,轻轻抚摸他眼下魔纹,粗糙而熟悉的触感,初七几乎想要靠过去汲取那诱人的温柔。

“师父,我是无异。你记起来了吗?”

你看到了吗?隔了百年时间,跨越了生死,我还是这样站在你面前。无异含着泪笑了。

“我很想你。”无异眼睛一眨,一滴晶莹雨水滚落。笑容却依旧温暖灿烂,“我不怪你了,回到我身边好吗。”


评论
热度(7)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