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古剑奇谭二 谢乐 时雨 章三十三

这日定国公府邸张灯结彩,人声鼎沸,宾客尽是王孙贵胄,一派气势恢宏。厅堂之内红烛高照,乐老将军捋着花白的胡子欣慰地笑。

不一会儿,皇上竟也驾临府中。昔日俊秀内敛的少年此时多了几分威严,步伐稳健。身旁仙女一般的新皇妃在他侧后方一步一跟,虽然看似端庄,好奇灵动的眼神依然掩不住活泼心性。

互相寒暄了一阵,宾客便各自入座,等待观礼。新娘蒙着红盖头被人牵出来,看起来娇小玲珑,十分惹人怜爱。

听闻这位小翠姑娘自小与定国公小公子玩在一处,可谓青梅竹马。虽然出身贫寒,乐将军一家也不计较,只道她人品相貌都当的起他们家媳妇。连一向眼高的傅清娇都对她很是喜欢。

只是唯见新娘一人立在大厅,迟迟不见新郎出现,众人渐渐有些诧异。不多时,便见乐无异着红色金边外装被人一把推出来。

他挠了挠头,似乎有点苦恼,转过身正对着双亲,尴尬又讨好地一笑。乐绍成与傅清娇默契地一同扶住额角。

司仪倒是终于安心下来,锣鼓声响中开始捡着嗓子主持这场有些奇奇怪怪的婚礼。

然而还未等拜天地,不速之客便上门了,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真是作孽啊。老将军简直遇见了后面几天陪着自家娘子散尽家财的场景。

领头的白衣青年气质清雅地与这万丈红尘格格不入,他在这一片风清月白地踏上红毯,提着一盏散着柔和亮光的灯,笑起来万般随意却遮不住眼中肆意飘扬的战旗。身后悠然中带着狂气的公子摇着扇子,漫不经心地东张西望,而他身畔的女子却是一身南疆装扮,美艳而泼辣。

高堂座上的乐绍成还未来得及反应,身旁一身富贵的妻子已经提着华服长尾奔上前,几乎有些失态地喊道,“师父!”

那美艳女子开怀一笑,怜爱地轻轻抚摸已经不再年轻的弟子的头顶,似乎这还是她从前万般疼爱的小姑娘,塞给她一枚黄莹莹的夜明珠。

“清娇,难得你府中有喜,竟也不知会为师,还好为师再你幼时就把这些都准备好了。”

还未来得及安排呼延采薇上座,只见自家儿子也不省心地向来人方向奔过去。

“师父!!你怎么来了?”他笑容灿烂,分明明知故问。

“你觉得呢?”谢衣一把将无异搂向自己,紧紧贴在身侧。他侧头轻声在无异耳边问,“你觉得我是来和你说恭喜?”

一旁的叶海不改本色,摇着头凉凉地说:“小朋友,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语毕还用力捶打了谢衣背部,谢衣一时不查,竟忍不住咳嗽起来。

他心中着实悲凉。感慨着苍天真是嫌他一个传说中的大偃师做出组队抢亲这种事还不够悲哀。而他这个傻徒儿正着急地拍着他的背为他顺着气,一面有些生气地看着叶海,“叶前辈!你干啥呀!”

“啧啧啧,这下新人也要哭了。”叶海撇过头去。

此刻场面乱成一团,旁边有人尖声大喊:“放肆!圣上面前,岂能胡闹!”

一侧的皇贵妃终于忍不住开口骂了回去:“你闭嘴!我,咳,本宫就喜欢看他们胡闹。”

“哟,阮丫头,今儿这打扮不错,好看!”

夏夷则扶额。他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勉强正色道:“好了,都给朕坐好。”

这些家伙看着他脑袋上垂下的珠帘摇摇晃晃,终于意识到他是皇上,需得照顾他的面子,纷纷散开来。而谢衣竟是拉着无异一并退去一旁,宾客忍不住齐齐倒吸一口气。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时一名胡人青年风尘仆仆扶冲进来,扶着门框喘了几口气。正是狼王安尼瓦尔。他也一身大红喜袍,却华丽胜过乐无异数倍。他将身边佩刀随手取下往地上一扔,激动着直起身往里冲,满脸写着他的深情款款。

“小翠啊!!我来娶你了!!”

只见新娘掀开大红盖头,欲语还休,满脸红晕呢喃了句,“狼王大人...”

满场寂静之中只听见这两人的喜极而泣。

半晌还是叶海打破了沉默。“乐小朋友,你哥,他还刮了胡子?”

“本来就不是我成亲啊。”无异狡黠地笑着看旁边错愕的谢衣,是安尼瓦尔他怕赶不回来,爹娘怕误了吉时,让我先帮他顶上的。”

真是天大一场误会。谢衣笑着叹了口气,一颗心也算安然落地。只是他谢衣的一世英名怕是今日要尽毁了。只是毁了又如何,他一生中背负无数虚名骂名,他不想自辩一字,唯愿与眼前之人永世相伴。

今日满厢旧友重聚,在司仪的高喊声中一同给予这一对新人最真诚美好的祝福,在声声爆竹中表达着幸福喜悦,相爱的人握着彼此的手,只感到无比的满足。

婚礼过后,乐无异便辞别了父母,与谢衣一同游历,本是一个人的长路,终于变成两个人的旅程,沿途的是是非非都成了生命中美好的风景。谢衣牵着无异,心中被填满一般安宁。岁月千秋,悲欢如梦,再不管世间爱恨情仇,也不再凝视青山绿水,余下的世间都用来珍惜自己还能拥有的你。

后来他们经过龙兵屿,曾经的七杀祭司站在高大的神殿内俯视着他的人民,眼神竟也透出慈悲的光芒。

谢衣与无异再岛上乱晃,忽然被抱着兔子的小小少女撞在身上。她哭哭啼啼闹着别扭,身后的差不多同龄的哥哥皱着眉,轻声细语地哄着,已经戴上了小大人的神色。

“呜呜呜,哥哥我想出去玩儿。我也想去岛外面摘花呀!”

“小曦乖,别闹,等你长大了,哥哥就带你去。”

“哥哥不也还没长大!哥哥最喜欢骗人了!呜呜呜!”小女孩依然哭闹。

谢衣有些呆愣地看着眼前一幕,像是冻久了突然被浇了一身热水,开始会被烫地生疼,后面却觉得无限温暖。身旁无异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握住他的小指,可爱地让人心疼。

他从怀中拿出几乎随身携带的一枚偃甲。

“小妹妹,不要哭了,你看看这个,”他将那偃甲放在小姑娘眼前,透过它,小姑娘看见了遥远的风景。

“哇!!好好玩!!”

“送给你。”谢衣轻笑,眼神中沉淀了长久的叹息。

“不行,”严肃的小少年从妹妹手中拿过那偃甲,塞回谢衣怀里。“这么贵重,小曦不能收,听话。”

“不碍事,身外之物罢了。”谢衣看着他小小的师尊,他似乎完全没有关于自己的记忆。原来师尊小时候是这么好玩。他蹲下来,忍不住仔细看了看他的眉眼。是了,这必然是他那个曾经高天孤月般的师父。他好好的,健康的站在这里,和自己讲话。谢衣将偃甲再次塞给小曦。

看着小曦渴望的眼神,小少年也妥协了。

“如此,便多谢你了。”

谢衣点点头,拉着无异转身离去。如今他再也不认得自己这不肖弟子,那么认真地对他说,谢谢你。

又是春天,细雨微寒。谢衣一身白衣踏入一片嫣红柳绿,身后一树花落一伞撑开。他低下头,笑着对这傻徒儿说,走吧,我们再也不回去了。

过去他想为这座城市遮蔽风雨,如今也有一人,给他最温柔执着的守护。这一生他们哭过笑过,抛下往事散乱画卷,不如执子之手,共赏江山辽阔。


评论(24)
热度(30)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