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古剑奇谭二同人 温清 偏与夏虫语冰

太华山终年积雪,云笼雾罩,只见鹤舞,不见白头。世人纷纷心向往之,然而机缘难得,连山门都不能得见。

绿蜡觉得自己很满足,他只是一个剑灵,生在这少有的世间清灵之地,终日游荡无所事事,看着山中弟子来来往往,离去归来,留下许多或离奇或悱恻的故事,他则一直这样在一侧旁观他人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感到十分懒散惬意。

此时他正晃过青砖石桥,四周穿着蓝白道袍的弟子各自忙碌,其实并不如同传言中所述冷漠无情。转头看见一位道人手执拂尘迎面缓缓走过青砖石桥,若有似无笼了一层清冽的冷香。

身边许多弟子轻轻躬身行礼。

绿蜡认出这正是决微长老清和真人。

虽经常得见,绿蜡还是不由的感慨,真好看啊。回身间只看到那人青丝如瀑发带随风,身影翩跹,额间印记趁着精细眉宇,当真风雅。

他走过一棵梅树。

忽然地面轻晃,似乎有咆哮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树枝落雪纷扬而下,落了他满身,他只得停在步伐,用手扶额,露出了轻微苦恼神情。

一名女弟子慌慌张张跑来他面前气喘吁吁。

“师尊不好啦~~大黄又不高兴啦~~~”

----------------------------------------------------------------------------------------------------------------------

不作死就不会死。

清和常常想起那日葛山君挂着一幅意味不明地表情,眼神淡淡扫过狂躁的温留。

“清和,乘黄性暴饮血,怎堪教化?你半世逍遥,竟在此时糊涂了。”

清和盯着远处云山发了会呆,漫不经心回了句,“因缘际会,谁又说得清。若是事事按常理为之,早早预料到这漫长时光之后的结局,岂非无趣?”

“罢了,既然你偏要与夏虫语冰,山人便与你赌上一赌,看这凶兽是否也能对你有情有义。”

有情有义啊。

清和脑海中回忆起那个小毛团儿,摸起来温暖又毛茸茸,一口一口急切舔舐着他的血,吃饱了还会凑过来蹭蹭他的手。

也并非全然无望吧。他笑笑,当即决定慢慢与他的爱犬(并不是)培养感情。

太华秘境内,毛茸茸的大狐狸睁大六只眼睛瞪着眼前的道人,自以为颇有气势。清和看着他一副严阵以待的正经模样,不由得嘴角轻挑。

“清和!为何你不肯吃老子的甘木?!”它忽然甩甩尾巴,大吼一声。

清和仰着头看它,笑道“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我就更不懂!!”

“不懂就不懂,来,吃白菜。”

“嗷嗷嗷嗷嗷!!!”

“哎....说人话。你这样我也不懂了。”

“嗷嗷嗷嗷嗷。”

那我们就谁也不要懂。哼。温留自顾自趴下,不再理他。

---------------------------------------------------------------------------------------------------------------------

隔了两日,清和又拿了一支梅花走进幻境。

“温留,”清和轻声唤,温留走过来,居高临下看着他,并不答话。

“去!”清和将梅枝丢了老远。

“.......臭道士,你干嘛?”温留一脸不解,带着鄙夷神色看着他,似乎觉得他精神上除了什么问题。

清和觉得有些尴尬,张了张嘴,半晌吐出一句,“你变了。”

温留极少见到他这幅神色,暗自用余光扫过自己,到底哪里不对啊?老子不是一直这样儿么!

“你小时候很喜欢玩这个的。”清和轻叹一声。他那时担心它不够健康,总扔出树枝出去,它就会去追,再叼回来,抬头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十分惹人心疼。

温留愣了半晌,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即刻炸了毛。

“清和!!!你找死啊!!!”温留气急败坏地向他冲去。

“站住!”清和怒喝,以前他总是好脾气,轻言细语,忽然来这么一嗓子,竟把温留震住,真的站在原地不再动弹。

“你掉毛。”他甩了甩拂尘。

“臭道士你怎么还不去死!!!”温留开始疯狂地抖毛。

糟了,下午还要参加什么仪式来着,清和赶忙转身回去换衣服,觉得这家伙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

----------------------------------------------------------------------------------------------------------------------

臭道士好像上次生气了?

真小气。温留百无聊赖趴在秘境。他不会不再来了吧。

切。

不来就不来,看了就烦心。

“老子早晚要吃他的肉饮他的血!!!”它仰头嚎了嚎。

“温留,你又饿了?”

清和晃悠晃悠走过来,温留心下有些欣喜,又强自压下去。这破地方真是太冷清了。

“臭道士,你带了肉?”道人手中提着个食盒,温留站起来,歪了头看着。

“今日有弟子下山,带了只烧鸡回来,山人喜素,就拿来给你,你吃不吃?”

“不。”

可恶,好香啊。

“不行,山人走这么远拿来了,你怎么这么挑食。”

“哼。”

清和打开食盒,摆好在温留面前。径自转身走了。

在门口回首望望,那只大狐狸正慢慢挪过去,眼睛水汪汪。

嗯,关系改善很多。他摇摇头,出了幻境。

--------------------------------------------------------------------------------------------------------------------

臭道士很上道。

温留吃了几次烧鸡,对清和的仇恨度稍减,好感度略增。如果他一直这么恭顺,老子便不吃他了。温留暗暗下了个重要的决定。

然而,当清和拿着几颗硕大的圆白菜放在他面前,笑的春风三月一般,温留只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暗无天日。

造孽啊。

他有些无力,连咆哮的传统都摒弃了。从厚实的皮毛中微微抬了抬头,连正眼都不肯瞧那些白菜。

“老子要吃肉。”

“温留,你要懂得妥协和退让。”清和背过身,留给它一个飘逸背影。

“可是老子是乘黄,食肉饮血是天性。”他尽量语气平和,试图用清和的方式来与他交流。

“哎,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去你的!!!温留在心中呐喊。却依然隐忍。

“老子是乘黄,不要和老子谈人生。”

清和有些讶异,今天这大家伙不吵不闹,是在卖萌不成。他背过手,语重心长地说道,“

温留,你醒醒,小时候撒娇是可爱,现在还这么玩,麻烦你看看自己的尊容。”

“臭道士你给我滚!!!!老子早晚要杀了你!!!!嗷嗷嗷!!!嗷嗷嗷嗷!!!!”

----------------------------------------------------------------------------------------------------------------------

“温留。”

好烦啊又来。臭道士。

清和看着对他爱理不理的大狐狸,轻声叹了口气,似乎有些伤心。

“臭道士叹个屁,好好说话!”

“嗯。”温留懒洋洋翻身躺在那儿,露出嫩粉肉垫。

有点可爱啊.......

清和慢慢走近,步伐中竟有些小心翼翼。

“干嘛?”大狐狸眯缝着眼睛斜着看他。

“坐下,给我爪子。”

“嗷嗷嗷嗷嗷!!!!臭道士!!!竟敢羞辱我!!!!!!”

清和无奈看着炸毛的大黄,忙后退了许多步。

“看,我们根本无法沟通。”他摊手。

哎,这次要输给山君了,真是倾家荡产。他在温流的咆哮声中转身,背影有些悲壮。

----------------------------------------------------------------------------------------------------------------------

这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温留看着面前的小人儿,眼睛碧绿碧绿,言谈之间倒真有几分像那臭道士。

原来他收了徒弟,还是个小妖怪,为压制他的妖力,他这些年怕是过得不易。可有了这个小家伙,想必他这些年,也不会和他一样寂寞吧。

他竟然肯为了这徒弟,拿出那断剑,来请求他。

这小家伙真有那么重要?

切,明明老子认识你比较久啊。真不甘心。

“小家伙,我有个问题要问他。”

臭道士,你是不是应该来看看老子。

----------------------------------------------------------------------------------------------------------------------

在此之后,清和不能不管秦陵之变,又挂怀徒儿争夺帝位,竟百事加身,东奔西走,经年之后,已是风尘仆仆。而他身体也愈发不好了,太华太冷,他需得要去南方过冬。临行前,他拦下一个小剑灵。

“绿蜡,有机会,帮山人去看看秘境里的那只小狐狸吧。它一直呆在那儿,大概无趣的很。”

“清和长老,是那个众弟子口中的大黄吗?”

“正是。”清和露出了愉悦的笑意。“山人一介凡人,残破身躯,怕是不能再与它做伴儿了。”

“长老又要去南方啦。何时回来?”

清和闭起眼睛一笑,摇了摇头。“谁知道呢。”他将一把断剑递给绿蜡。

“山人不在之时,若是那乘黄闹事,便将这断剑予他。这便是他要的答案了。”

----------------------------------------------------------------------------------------------------------------------

太华幻境不辨昼夜,时间流逝何其迅速。

他睡着,时而清醒。偶尔会想想,臭道士今天会不会来?大概不会吧。他很久没来了。怕是又收了好玩的徒弟吧。

直到突然有一日,血契消失了。温留忽地站起来。

整个太华山都是他的咆哮嚎叫。人心惶惶,众位长老纷纷持剑守在秘境外围,生怕从前惨事重演,而他们要从哪里再找出一个清和。

小剑灵匆忙飘过来,拿着清和长老旧日残损佩剑,说受清和之托,要进去见那凶兽。

这是绿蜡第一次看见那只传说中凶猛无比的乘黄。它这时已经不再怒吼,安安静静缩成一团,听到有人接近,赶忙站起来,急急喊了一声:“清和?”

“温留大人.....”

“你是何人?清和这臭道士又要打什么主意?”温留望着那把剑,神色中有着难言的惊慌。

“决微长老他,已经去了.....他要我转告你,这便是答案。“绿蜡将剑恭敬放在它面前,“你自由了。”

“..........”

夏虫到底有没有与冰长存的可能。和飞蛾扑火是一个道理。他们本就是知道,偏生少年意气,不肯服气,偏要惹下这些羁绊。

还好。他们都懂得适可而止。

“温留大人....?”绿蜡小心地喊了喊它,“莫要太过伤心。”

“老子怎么会伤心。和一个人类的契约罢了。百年之后他清和灰飞烟灭消散世间,老子继续自由自在快意山河,他不过我漫长人生中沧海一粟,算不得什么。

老子会将他连同这千里冰封的太华山一并忘了,再无牵挂。

那乘黄站起身,走出看守百年的幻境。并未回望那地上的一柄断剑。

可知归期是永诀。

清和。老子走了。再见。


评论(4)
热度(11)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