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古剑奇谭二 谢乐 此生在你笑中藏 03

乐无异这几日都有些魂不守舍,中邪了一般总是陷入自己的世界,半天回不过神。学校正举办运动会,他连着几天练习长跑,其他事宜纷纷搁置,更遑论出去看古物。

他时不时感到心里被揪着,隐隐地害怕。连睡梦中都会出现奇怪的镜像,上演着一幕幕不属于他的别离。

被这样的烦乱心绪折磨了几乎一星期,他终于有了一日空闲,即刻背了包冲向博物馆的方向,心如火烧般,路上连连撞上两辆单车都不觉得痛。在阴冷的场馆内徘徊几个小时,他总算等到夜幕降临,却迟迟不见谢衣。

乐无异频繁将手机锁屏,又打开。他们没有联系方式,没有约定,甚至没有再次会面的理由,他唯一想要相信的只有他们之间的默契。手中一张空白的纸,他低头看看,惊恐地发现已经快要想不起那个人的样子,只有声音还清晰。

“谢衣。”乐无异轻声念,“还没有告诉你,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

身后响起轻缓的脚步。他赶忙回头,看着谢衣突然出现在眼前,有些不知所措,隔了半晌才发出声音。语气中的释怀连自己都觉得惊讶。

“我以为见不到你了。”

“见不到我很要紧吗?”谢衣笑了,静静看他,“我们不过萍水相逢。”

乐无异觉得被什么重重击打,闷闷觉得难受。他咬着嘴不说话,低头看着那盏孤灯。光线流转,谢衣指尖似乎要泛起萤火。他脱口而出,“你别走。”抬眼间便对上谢衣含笑目光,蕴含几多眷恋看着他。轻声唤着,“无异。别怕,我在这里。”只一句话就让他眼泪失控地落下去,连他自己都不解起来。

这是怎么了。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乐无异胡乱擦着脸,手掌用力抹过眼角,留下一道红色痕迹。

“哎,你这孩子。”谢衣向前两步,蹲在他身边,拂开他粗暴虐待自己的手掌,捧起他的脸。他静静凝望着乐无异迷惑的,泛着水光的琥珀色瞳孔,映出他缱绻的带着苦涩的优柔。拇指扫过无异脸颊,薄薄一层茧粗糙的触感令人无由怀念。乐无异下意识捉住那只手,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脸却身不由己地红了。

他不着痕迹地向谢衣靠了靠,小心翼翼地问,“你能多呆一会吗?”若不是他羞涩的避开了谢衣的目光,便不会错过他如水般温柔沉静的目光和其中那些如同深冬积雪般厚重的情义。

稍稍冷静,乐无异又茫然地侧身看着谢衣。“那个,你是人吗?呃,我不是骂你,我只是觉得...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怎么总是夜里才出现...”

谢衣失笑着摇头,眼睛弯成令人欣喜的弧度,连乐无异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如你自己来确认看看。”

谢衣将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噗通,噗通。乐无异手心感受着生命的跃动。木质香气萦绕不休,谢衣低头,额前长发扫过乐无异脸颊,有一种痒痒的,一触即逝的柔软。这一切都令他沉迷。

我是怎么了。乐无异猛然缩回手,觉得头有些痛。他用力挠了挠,想要自己清醒一些,却被制止。困惑地看着谢衣,乐无异几经斟酌,却还是无话可说。脑海中仿佛突然有了大片大片的空缺,让他无能为力白白焦灼。

彷徨中谢衣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绵暖的语调与微凉的温度构成了不合比例的温柔。

“傻孩子,别急,我会等。”

可是我还是不懂啊。乐无异心想。眼前一副清雅写意的图画。艳丽颜色仍未褪去,只是旁边提写的诗句与落款都随着年月流转不甚清晰了。

乐无异凑近细细分辨,断断续续念着,“桃园久住...不...不什么?”他回头问谢衣。

“桃源久住不能归。”

“这画卷的主人,不能回家了吗?”

“呵...要说主人,写下这些句子的人已将这画卷转送他人。”谢衣深深看着他,似乎有着千万种心绪一言难尽。

“那他一定很喜欢那个人吧?这么好的画。”

乐无异深深看着那一笔一划,山水桃花。谢衣却在旁边认真地看着他,轻声道,“是啊。他很爱他。”


评论(4)
热度(6)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