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01

与小伙伴儿 @人间携手 @- CALVADOS - 一起开的养龙脑洞~~yeah~~


夏日炎炎,蔺晨正坐在树下吃西瓜。他面前有一条河,几幢小平房孤苦伶仃地立在河边的工地旁边。京城已经没有多少这样的房子了,破落的白墙早就看不出本色,墙皮大片大片剥落,露出些暗红的砖头来。屋顶的瓦片也残缺不全,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像是耄耋的老人哆哆嗦嗦地与拆迁大队负隅顽抗。

 

最中的一间破屋是个小饭馆,玻璃门半遮半掩,隐约可见里面稀落的人影。老板用脚将门推开,端出一桶馊水。红油黄汤夹带着食物残渣,刷啦刷啦地倒进河里,最后安详地融进诡异的绿色水波中。

 

包罗万象啊。

 

河道坡上的老人家不为所动地坐在他的小板凳上,重新给钓竿绑上鱼饵。

 

蔺晨在大树底下,手里捧着半个西瓜。他就这么一边吃,一边看着人家钓鱼。这惨绿的水里能有鱼吗?又或者人家钓的不是鱼,而是情怀。

 

他放下瓜,慢悠悠晃去那老爷子身边蹲下。

 

老大爷拨拉了一下身边的小红塑料桶,给他腾了点地方:“小伙子,大热天披头散发不热啊?搞艺术的吧?”

 

蔺晨歪头想了想说:“算是吧。”然后他指了指老爷子手里的鱼竿:“我能试试吗?”

 

“行,你坐这儿。”老爷子又张开一个小板凳,把竿递给他:“这事儿得有耐心。”

 

老人家钓了一上午都没什么收获,难得有个伴儿陪着说说话,这就打开了话匣子:“年轻人啊,就是浮躁,静不下来。就应该多来这河边儿上钓钓鱼,要不在家练练书法,收敛收敛心性。你看现在这一个个急死急活的,根本稳不住,能成什么大事儿?”

 

蔺晨随意地听着老爷子絮叨,忽然鱼竿一动。

 

“有了!”他赶忙收竿。老爷子无语道:“……小伙子,你这运气也太好了点。”

 

“不对啊。”蔺晨疑惑道:“这怎么这么重?”

 

“拖拖拖!往上拖!”老人赶紧帮忙,蔺晨一边用力拉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怎么在这种臭水沟钓鱼都能钓出个老人与海的风格?不是一般人啊!

 

 

然而那条“大鱼”好像并不是在挣扎。和一般鱼类垂死扑腾不同,这条鱼很安静,它只是太大了。水波浮动之间可以看见鱼钩勾住了它的鳞片,卡得死紧,他们一用力便带出几丝暗红的血丝来。

 

蔺晨忽然有些不忍,他用脚踩住鱼竿,弯下腰,用一种拥抱的姿势把它从水中抱上岸来。

 

“天啊……”老人后退了几步,颤抖着丢掉了鱼竿。这条鱼实在太奇怪了,或者根本不能说它是一条鱼!这分明是……分明是……

 

“变异了吧?”蔺晨说。

 

“……”老人觉得这话他根本没法接。现在的年轻人啊!哎。

 

蔺晨蹲下来,把鱼钩从鳞片上取了下来,奇怪的鱼只是躺在那里清浅地呼吸,微微掀开眼皮看了他们一眼。

 

那眼神有着明显的漠然和傲慢。

 

是幻觉吗?蔺晨挑挑眉,第一见这种小命在人家手上,还这么有性格的生物。他掏出手机。

 

老爷子越来越不懂了:“你干什么?报警吗?”

 

“拍照发微博。”

 

“……”老人家彻底无语了,眼前这种场景和这种对话根本就不是一个路数。他战战兢兢上前劝:“快……放回去吧……小伙子,你看,这东西有两只鹿角,四只爪,鱼的鳞片,蛇的身体,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殷切地仰着头,看着面前这青年,一双手颤颤巍巍拉住他的胳膊:“是龙啊!小伙子……这是龙啊!!快把它放回去吧……”

 

“龙?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一阵风吹过来,拂过柳叶哗哗作响,带来几丝清凉。龙好像很喜欢,它懒散地抬了抬头,又好像觉得累,慢慢把自己团了起来,把身体垫在了下巴下面。

 

“……”老叶子转过身,默默开始收拾自己的板凳,小桶和钓竿。然而等他回过头,就看见刚才那搞艺术的小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红彤彤的钞票,与一张信用卡一起递给了卖西瓜的女人,然后又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把龙铺在一堆西瓜旁,开卡车绝尘而去。

 

不能发微博了,这家伙我要一个人养。蔺晨用手扶着方向盘,转头看了龙一眼,把车倒进车库。

 

其实饲养一条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光是把它扛回家,就花了好一番功夫。正当他累得满头大汗腰都直不起来时,龙忽然从地板上立起来了。

 

“……你早怎么不走!”

 

然而龙并不理他,用两只后爪优雅地走了两步,扑进了蔺晨好几十万的高级沙发里。

 

“……”你倒是一点也不认床啊?蔺晨喘匀了气,慢慢向前走了两步,靠近龙,想要摸摸它。正当指尖要碰到它的额头时,龙忽然睁开了眼睛。

 

蔺晨几不可查地心跳一顿。

 

这也太好看了。它的眼睛明明是非常深邃纯净的黑,却带着细碎的华彩,像是十二月深寒沉夜无星的天空。只是这眼神中带着警告,似乎在告诉他不要靠近。

 

哦?蔺晨居高临下地笑了笑,还能被一只变异鱼给威胁了?他索性将手放了上去,和想象中一样,光滑冰凉。如果要形容,大概就是很早很早之前战将铁甲的触感吧。

 

这触碰一闪即逝,龙立即后撤,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然后它又团了团,把头埋进了沙发里。

 

蔺晨默了默。

 

这家伙也脾气太好了。这么温顺,是不是生病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龙不仅不搭理人,也不吃东西。

 

这货是作什么死呢?蔺晨不记得第几次倒掉他精心调制的鱼食,蹲在沙发边上,拿起一盒牛奶,把吸管的一头插进牛奶,另一端强行插进龙嘴里。

 

龙抬起头,懵懵地看着他用手一挤。

 

“……”龙觉得自己真的要生气了。它愤怒地跳下地,吐了一地奶,又吃掉了隔壁鱼缸的小鱼。然后它站在屋子中间,与神色复杂的蔺晨对视。

 

“……你肯吃就好……”就是有点凶残啊,蔺晨想。

 

后来蔺晨买了很多三文鱼喂它,他高兴就吃两口,不高兴就不吃。蔺晨还意外地发现它喜欢听他拉小提琴。

 

还挺难伺候的,养个鱼这么贵。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它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呢?好看是好看,性格也可爱(真的吗?),就是总看起来病怏怏的,感觉随时都要不行了。要不放回去算了,别真给人家弄死了。

蔺晨戳戳它:“你是不是不开心?不然我放生你?”

 

龙依然不理他。

 

直到蔺晨把它原封不动地把它抱回去,站在河边上:“我把你扔进去了哦?”

 

对面的小饭馆老板非常应景地走出来,又一桶馊水哗哗而下。

 

“……”龙开始剧烈地扑腾。

 

蔺晨:“???”

 

“我不要……”龙低声说道。

 

“什么?!!”蔺晨大惊,险些一失手把龙给丢出去,而龙用爪子死死抓着他的衣襟:“我不要进去!”

 

蔺晨:“What? 你这到底是个什么品种?我还是带你去看看兽医?!”

 

说着,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龙团一团,准备再次放回后备箱。可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龙抗拒地从他怀中跳了出去,忽闪一下,竟然变成了一个青年!

 

青年神情淡漠,动作优雅地打开车门,甚至摇下窗子对他说:“回家。”

 

蔺晨:“……”

 

龙:“???”

 

蔺晨:“你早这样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龙:“……”

 

卡车又在一片尴尬的静默中绝尘而去。哎,这世界真是越来越玄幻了,蔺晨想。

 

TBC


评论(64)
热度(399)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