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02

蔺晨自认为是个接受度很高的男人,可是一个裸男坐在自己的沙发上与自己对视的场景也太诡异了点。他深沉地在客厅中央踱了几步,坐在茶几上看着眼前的不明生物,觉得有些忧愁。这太不合适了,绝对不行,长得好看也不行。

 

“哎,能听懂我讲话吗?”蔺晨从旁边扯来一条空调毯,扔了过去,好歹遮住了他重要的部位。然而裸男却皱了皱眉,露出了一个类似于嫌弃的表情。他将手举过头顶,仰头看了看,又弯了弯骨节,像是要确定作为“人”,他的爪子是不是依旧灵活。然后他用中指和食指捏着毯子边儿,非常利落地把它丢一边儿去了。

 

“……”蔺晨一脸崩溃,几次欲言又止,双唇开开合合,憋出俩字儿:“热啊?”

 

问完之后他自己乐了:“哈哈哈,表情包见多了,但说热到变形,我就服你一个。”

 

“……”龙可能没有见过这么脱线的人,并不太想搭话,干脆又变回了原形,窝进沙发。

 

蔺晨拿起遥控器,把空调温度又按低了些。冷气在空气环绕,龙扬了扬脑袋,在沙发上拱了拱,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团成了一个奇怪的结。

 

“你这样不难受吗?”蔺晨一边絮叨一边强行把龙从沙发上拖了下来,摊平在地上,还嫌人家不够直,拉了拉人家的尾巴。龙也许是一条心很宽的龙,并没有与他计较,直接把脑袋趴在地上,闭起了眼睛。黑暗中有脚步声来来去去,依稀听见人类在翻箱倒柜。

 

“别动啊,”人类走到龙头的位置,拉开尺子。“我量量,给你做个合适点的窝。”

 

龙微微动了动脑袋,看起来异常乖巧,又或者是根本没有在听他在说什么。总之,状态相当配合。只是他太长了,卷尺却只有两米。蔺晨平时也没做过这种活计,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只能一节一节按住尺子,慢慢往后挪。来来去去好几回,流了一头汗。等好不容易量到后爪,却发现龙的尾巴正在甩来甩去拍打地面,看起来很是不耐。

 

“……”蔺晨直起腰,抿了抿嘴,觉得有点心塞。自己辛辛苦苦为他着想,人家还烦了。他叹了口气,又跑去龙脑袋那里质问:“你是不是烦了?”

 

龙一脸冷漠:“没有。”

 

你大爷的。蔺晨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

 

一番折腾,终于量好了龙的身高。龙又占据了大半个沙发,蔺晨被挤在一个小角落,神色复杂地望了望天。然后,他伸手摸了摸龙尾上的青白鳞片,抬头与龙对视,用温柔又无奈的声音和他讲道理:“你还过不过了?你到底多喜欢这个沙发?你看,不回河里的话,你就要在岸上生活。在岸上就要守岸上的规矩。”

 

龙不为所动地甩了甩尾巴,差点拍在他脸上。

 

“哎哎哎!你严肃点。”蔺晨再次抓住它的尾巴,用合理的力度按住。然后他轻轻拍了拍它的脊梁,温声道:“你先变回来。”

 

也许觉得他这句话还有几分道理,态度也十分良好。龙歪了歪脑袋,真的变成了人的模样。

 

裸男优雅地交叠双腿,手肘搭在沙发侧扶手,修长的手指握成拳状,撑着脑袋看着蔺晨。

 

“……”可恶,输了。根本无法这样与他对视,蔺晨叹息一声站起来,去卧室衣柜里拿了件白衬衣,躬着身体,将衬衣披在龙身上。

 

人形态的龙一头青丝及腰,长发隐没在衣领,仰着头用深不见底的眼睛看着他。简单却美丽地不可思议。他配合地将双手伸进袖子,身体往前倾了倾,示意蔺晨给他扣扣子。

 

几缕发丝扫过蔺晨侧脸,像是带了什么神奇的魔法,让人一时间无法思考。他脑中还是空白的,双手已经老实地将白色扣子穿过扣眼。

 

蔺晨看着他的锁骨呆了两秒,忽然意识到漂亮的东西通常都不太可靠。

 

“等等,你不会突然喷火吧?”

 

听他这么问,龙从善如流地张了张嘴。蔺晨一惊,下意识往旁边一躲。而这动作让龙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

 

“……”蔺晨觉得已经没脾气了。“吓唬我?行啊,有出息。”

 

龙转过头,移开了视线。唇边的笑意却更明显了。蔺晨也退开了些,撑着脑袋问:“你叫什么名字?”

 

龙慢悠悠系好剩下的几颗纽扣,回答他:“殊。”

 

蔺晨:“苏?”

 

龙:“殊,殊途的殊。”

 

蔺晨:“哦。想不到你还是一个有文化的龙。”

 

龙:“……”

 

所以才不想和人类聊天啊。

 

然而蔺晨丝毫没有冒犯了龙大人的自觉,他自顾自念叨:“不过这名字不好。我看苏就挺好,不过你那么长一条,得叫长苏。”

 

“……”龙一脸漠然地将一旁的裤子也穿好,系上皮带。人形态的他与龙形态也算是一个路数,身材有些瘦削,皮肤苍白,五官精致,只是看起来不太健康。

 

挺好看。蔺晨懒散地倚在沙发上,眯起眼睛打量这只神奇生物。“长苏,你就先住这儿吧。反正是我把你捞上来的,养个你也没我预计的那么贵。”

 

“你希望我留下?”长苏微微睁大眼睛,终于掩不住心中的讶异:“为什么?”

 

“你别管了。”

 

蔺晨顿了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拉着长苏穿过小厅,走进另一端的大堂。

 

“来,你站这儿。”

 

“……”长苏冷冷地看着自己左边红彤彤的财神像。神像下面甚至还放着长明灯和点心,供奉手法十分专业。

 

“恕我直言,”长苏转过头,幽幽地说道:“千年以来我才是真正祥瑞的象征,你供着他,让我站着?”

 

“千年……?真的假的啊?”蔺晨怀疑地看了看长苏,随手从案子上拿了个玉貔貅在他眼前晃了晃:“这个你儿子?”

 

还真不是啊……长苏无言以对地别过了头。

 

就这样,蔺晨与龙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了。在长久的岁月中,长苏见过天地混沌,见过高山汪洋,见过烽烟战火,见过浮世三千丈。如今人们不再拥有信仰,不再敬畏自然,而是崇尚科学与技术的力量。他有很长的时间都对这样的世界提不起一丝兴趣,几乎以为自己终于要在时间长河中安然湮灭。可居然在这时候遇到了这个奇怪的人。

 

人类其实也并不是全然无趣的啊。长苏看着夕阳缓缓下沉,夜幕降临。遥远天际的星辰明亮,一如往昔。

 


评论(38)
热度(383)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