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03

七月流火,夏末将至。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长苏看着外面树影摇曳,在阳光中留下一片细碎的光点。他觉得有那么些忧郁。

 

 “沙发很贵的。”蔺晨坐在沙发旁边的小板凳上,抓着他的后爪,给他磨指甲。人类的手掌应该非常柔软,带着温暖却不灼人的温度。可惜指甲上没有触觉,长苏现在只觉得有点烦。

 

他懒懒地斜睨了蔺晨一眼,凉凉地说:“你意思意思就行了,别给脸上头的。”

 

蔺晨头也不抬,语气甚至有些苦口婆心,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一点儿没带停顿的。

 

“长苏啊,你说别的动物都是冬天冬眠,你这大夏天的天天窝在沙发里睡觉是个什么毛病?”

 

“我不是别的动物。”长苏闭上眼睛不想再说废话,把头搭在了柔软的沙发扶手上。

 

人类真的是很让龙难以理解的生物。

 

长苏身为一条这么长的上古灵兽,曾经是何等的风光。可如今却在短短数日内领悟到了寄人篱下的痛苦。他醒着也被围观,睡着也被围观,变成龙会被围观,变成人依然会被围观。哦,一直盯着他看的人只有一个,或许还不能称之为“围观”,但这已经让他觉得有些尴尬了。然而他可是龙,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也不是他的作风。所以当他在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到蔺晨偷偷抚摸他的头发时,也只是睁开漆黑的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干嘛?”被当场抓包的蔺晨十分镇定,理直气壮地盯了回去。而长苏一脸冷漠,让他觉得又需要和这龙讲讲道理。

 

“长苏啊,我本来想养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结果阴差阳错把你给捡回来了。刚才我鉴定了一下,你一点也不毛茸茸,差评。哎,你可以这么久不眨眼睛吗?”

 

长苏波澜不兴地看了蔺晨几秒,然后决定不和他废话。

 

“你养吧。我也喜欢毛茸茸的小东西。”

 

“你喜欢玩儿还是喜欢吃啊?!”

 

“都喜欢。”长苏眯起眼睛,弯了弯嘴角:“我什么都吃。”

 

虽然蔺晨在看到他这幅表情时背后泛起了丝丝凉意,但是最后,他们还是养了一只小猫和一只大狗。他们给小猫取名叫飞流,大狗叫阿烽。

 

蔺晨是很喜欢小猫的,奈何飞流何止不待见他,根本就是特别特别不待见他。每天下午蔺晨回家都能看见阿锋在门口,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迎接他。等他靠近,不管是穿着白衬衫还是黑T-shirt, 阿锋都会唰啦一下往他身上扑,扑得他一身的爪印,场面十分壮观。

 

“……”蔺晨的内心十分复杂,而在看到屋里一龙一猫根本像没看见他似得窝成一团看电视时,他的内心就更加复杂了。

 

“哎哎!你们俩……”蔺晨指了指抱着他大腿阻止他换鞋的阿锋,“你们学着点儿啊?!怎么做人宠物的?”

 

长苏的眼睛甚至没有从电视上移开,他只是默默放开飞流,任由这只小猫向着“主人”奔跑过去。

 

不会吧,这么听话?蔺晨简直觉得讶异了。然后他眼睁睁看着飞流用小脑袋顶住门,克服了各种艰难困苦,把他关外头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养什么猫!要什么自行车啊!!!

 

说起来,这一龙一猫实在很宅,半步都不愿意离开柔软的床或者沙发。特别是在晴朗的午后,长苏会抱着飞流坐在浅金色的光线里浅眠,呼吸起伏之间让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安静温暖,手贱如蔺晨都不再忍心去打扰。

 

其实,他也是最多能去遛一遛真心真意爱着他这个饲养员的阿锋,顺便出门买买鱼和猫砂。看着自己穿着破衣烂衫,抱了满怀大概有个十几公斤的鱼,散发出神奇的气味时,蔺晨简直想不通他堂堂一个富二代怎么能把自己混成这样。养了这群没良心的家伙最多只能酷一秒,然后心塞一整天。

 

不行,就算是为了龙的身心健康,也要把他牵出去遛一遛。

 

于是蔺晨回到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在餐桌上摆好鲜花点好蜡烛,一边看长苏优雅进食,一边认真地和他商量道:“长苏,你这么天天在家呆着对身体多不好啊。”

 

“我出去会吓到人。”长苏抬头看了他一眼,切下来一小块鱼腩肉喂给飞流。

 

“……”蔺晨欲言又止:“你都会用刀叉了啊……?”

 

“跟电视上学的。”

 

“哦……”不对,跑题了。蔺晨回忆了一下,刚说到哪儿了?

 

会吓到人。

 

这确实是个问题。他思考了一会儿,再次出声道:“那……你看我在你脖子上栓个绳儿怎么样?咱们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你先起飞。我就拉着这个绳,别人问我在干什么,我就说在放风筝。”

 

“……”长苏觉得一天24小时,自己有20小时都不想和他说话。这个人类根本没有尊重上古神兽的自觉。他意兴阑珊地推开面前的盘子,靠在椅子上,眼神越过蔺晨继续看电视。

 

液晶屏幕里的大楼直耸入云,在一声爆破响中轰然倒塌。

 

长苏歪了歪脑袋。

 

这种场景,大概对于一条龙来说很难理解吧。蔺晨贴心地解释道:“拆迁,懂吗?这楼不够高,还需要建造地更高。所以要先把它弄倒,再起一座新的。”

 

有什么意思呢?人类总在追求比山高比海深的东西,然而不论是高楼广厦还是感情,长苏都从未见过这样的传奇。人们往往被浮夸的故事和杜撰的流言所感动,仿佛感同身受,只是他们没有见过沧海,竟不知自己是多么渺小的一粟。

 

“长苏?发什么呆?”

 

长苏回神,轻轻笑了笑。他指着搬砖的工人问蔺晨:“你不用上班吗?你哪儿来的钱?”然后他随手按了按遥控器,画面切换到铁灰色的栏杆,可怕的狱警。

 

“你是不是这么下去就要进去了?”

 

蔺晨无语地看着他:“……你是我老婆啊你还操心我有没有钱?”

 

说完后他忽然觉得这话不是特别合适。而长苏用手撑着脑袋,好像真的在思考什么?

 

喂喂喂你不要想什么奇怪的事啊?这几天你到底都看了什么电视剧啊?蔺晨在心中呐喊。然后他看见长苏幽幽地抬起头,正色道:“我觉得我是丈夫。”

 

嘿你还认真起来了啊……蔺晨觉得心很累。不能一直这么放任他下去了。于是他开始在长苏看电视时站在他周围拉小提琴。这可是西洋乐,就算是龙,他也是一条东方龙,未必懂这些歪果玩意儿,多少能把他从现在这些可怕的电视剧中拉出来些。

 

“陶冶陶冶情操嘛。”蔺晨如是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很多才多艺?”

 

“嗯。”长苏点点头表示同意:“多才多艺一事无成。”

 

蔺晨瞬间崩溃。然后长苏非常顺手地补了他一刀。他指着电视里的单口相声演员说:“你适合干这个。”

 

“……”蔺晨走过去,啪嗒一下按掉了电视开关。“不许看了,你对电视的品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你就不能安静地做一条大长虫吗?”

 

“不行。你让开。”长苏按着遥控器上的红色按钮。奇怪,为什么没反应?

 

“你好歹是条龙,能不能学点好的。你看天这么热,你就不能出去下下雨吗?你这样躺在这儿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长苏看着眼前这人又开始絮叨,不着边际没有重点,和电视剧比真的是差了好一截。可他就这么站在那儿挡着屏幕,实在是很讨厌。于是他出声打断他:“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咬人?”

 

然后他张开嘴,用人类的牙齿,在蔺晨的手腕上轻轻咬了一口。


 “……”


其实疼是一点也不疼的。但是蔺晨忽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糟糕,动心了。


评论(43)
热度(406)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