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04

4

 

每到清晨,蔺晨家的窗台上都会落很多小鸟。隔着巨大的玻璃窗,阿锋,飞流和长苏很乖地面向落地窗,整齐地坐成一排,盯着外面那些蹦来蹦去的小家伙。

 

这时候身后就会传来咔擦一声,蔺晨手中的拍立得中吐出一张相纸,里面长苏和飞流各自伸出两只爪子,拍在玻璃上,玻璃外是小鸟们惊慌失措各自飞走的模糊身影。整个画面看起来可爱极了。

 

只是最近长苏似乎更喜欢人形。

 

他也并不是真的很喜欢窝在空调房里睡觉。可脑中总是浑浑噩噩,他只要身体接触到柔软的垫子,就很想摆一个舒服的姿势,什么都不管不顾任由自己这么昏睡下去。十年也好,百年也罢,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世界看起来也并不是很需要他,反正除了飞来飞去的小鸟,他最近也不是很想玩别的。

 

他的世界似乎开始昼夜同生。而半梦半醒之间,身旁这个聒噪的人类总会莫名其妙把他吵醒。

 

好烦哦。

 

“哎哎哎!”蔺晨拍了拍长苏的脑袋,“起来了,你能行不能行了?你这样下去就是一条废龙了啊!”

 

上古神兽就这么茫然地被拍醒,唇边被送上雪白的骨瓷碗,碗口冰冰凉凉,里面盛的液体却很苦涩。它经过舌尖,划过喉咙,缓慢又痛苦地流进长苏胃里。

 

“咳咳咳咳咳……”

 

长苏忽然清醒,他嫌弃地拂开了蔺晨的手腕。然后他抬起头,皱起眉头质问道:“你给我喝什么?”

 

“中药啊。”蔺晨将碗随手一搁置,用手背去碰长苏的额头。“你生病了,这么凉。”

 

“……”长苏默默翻了个白眼,并不想解释什么冷血热血之类的理论,他只是冷静地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陈述道:“你知不知道乱吃药会死人。”

 

蔺晨挑眉反问:“你是龙啊,哪能这么容易死?”

 

长苏别过头,端起旁边的白水喝了两口。

 

“没有什么不会死的。我也一样。”

 

“行吧。”蔺晨说着也往沙发里一摊,手里拿着遥控器按来按去。“那麻烦你死的时候学学老鹰和大象行吗?自己孤独地去死就行,千万别就在我家沙发上这么死过去了。不然这儿就成凶宅了。而且搞不好啊,我就真是借你吉言,进去了。”

 

电视上画面飞快地闪烁,再加上他这么一直念叨,让长苏很是心烦。

 

“你能不能定住一个台?”

 

“不能。”

 

“……”日子感觉没法过了。不如睡觉吧。

 

长苏将一旁挠着沙发的飞流抱进怀里,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后者便乖巧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卧下不动了。长苏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它背部的绒毛,眼看着就又要睡过去。

 

“哎,别睡啊,来,看看新闻联播,你也关心关心时事嘛。”

 

“……”长苏被烦地不行,也懒得搭理他,干脆松开飞流,下达了一个非常简单明快的命令:“飞流咬他。”

 

小花猫颇具气势地从主人怀里跳出来,正要好好表现一番,却之听蔺晨毫不在意地回应道:“有你什么事儿啊?边儿上玩儿去。”

 

说罢,他随手扔了一团毛线球,然后微笑着看着飞流很没出息地被毛线玩弄于股掌之中。

 

蔺晨转过头,看着长苏穿着自己的旧T不爽地看着他。这件T因为年头太久而变得松松垮垮,上边口袋里FINN的脑袋都褪色了,除了摸起来很柔软之外简直一无是处。他忽然有点内疚。

 

“长苏,我是不是对你特别不好啊?”

 

长苏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嗯,我就喜欢你的耿直。走吧,我们去给你买点衣服。”

 

“不……”长苏绝望地用手扒着沙发,这个人类,就不能让他有片刻的安宁吗?!!

 

“听话,买好衣服就回来教你拉琴,你不是喜欢小提琴吗?快走,我们要积极面对生活!”

 

然而,生活总喜欢打击人类积极的态度。很快,蔺晨就发现带着长苏去逛街是一件极为不明智的事。

 

大概是工作日的关系,商场人并不太多。在店员们深不可测的目光中,蔺晨拉着长苏的手腕晃到他喜欢的门店。而这位龙大爷的的确确是表里如一的生活残障,不管在家还是在外边,他都能面不改色地伸开双手,等着饲主给他换衣服。

 

“啧,真不愧是遗留千年的祸害,你还要不要脸了?”

 

回应他的是长苏百无聊赖的冷漠脸。他慢慢吞吞,优雅地将袖口挽起来一截,眼皮也不抬地问蔺晨:“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拉琴了?”

 

哦?蔺晨不着痕迹地笑了笑。这条龙到底对拉琴是真爱的。

 

黄昏时候,他们回到家。

 

蔺晨的琴是云杉木制成,侧板,琴头和琴码则是枫木。刷过漆后,虽不能称得上流光溢彩,却也担得起华美两个字。只是似乎有些年头,它看起来显得有些陈旧了。

 

“昨晚的曲子,就是这个?”长苏用手指轻轻触碰琴弦,却并没有发出声音。“怎么做到的?”

 

“首先,这不是昨晚的曲子,昨晚的曲子是它制造出来的。你得练习说人话。要不是我这么聪明,谁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果然不该试图和他聊天的。

 

“其次,不是每个人都做的到,像你这种笨一点不开窍的,我就要花一点工夫教。”

 

长苏闻到身后有松香的味道。

 

蔺晨的胳膊越过他,手中握着弓。在碰触到琴弦的瞬间,琴顺从地发出悦耳的声响。

 

长苏侧过头,看见他的侧脸。一缕长发从尖头掉落下来,扫过他的耳尖,莫名令人觉得柔软。

 

蔺晨将弓放进他手心,然后握住他的手,随意地带着他拉出一段优美的音符。

 

“你是不是很喜欢这种声音?你这种东方龙居然喜欢西洋乐,你怎么是这种东方龙?崇洋媚外的。”

 

“……”长苏默了默:“你不说话,我们还能做朋友。

 

蔺晨笑了笑:“你果然还是喜欢。那我再给你拉一个?”

 

长苏把手腕从蔺晨手中抽出来,然后把琴推回给他。

“你来。”

 

“好啊。”蔺晨坐直了身体,把琴放在肩头,用下巴夹住。然后他抬眼问:“你喜欢怎样的?欢快的?还是忧郁的?调高的?还是低的?还是我?”

 

“……”长苏歪了歪脑袋:“我看你的人话也该好好练练了。”


评论(37)
热度(297)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