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05

抱歉好久没有更新!!!土下座!!!

前文见 @蔺师傅的养龙日记 



在下午三点时,长苏一脸生无可恋地被蔺晨强行拖出了空调房。他不明白为什么蔺晨一定要挑在这种时候出来遛他。不过这货既然号称是龙的传人,他怎么着也得怀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关爱一下子孙后代。

 

一踏出门就是满心的悔不当初。溜什么弯?是空调不凉?床不够软,还是手机不好玩儿?

 

外面热浪翻涌,通惠河中的臭气随风拂了他们一脸。

 

没错,又是通惠河。西瓜摊还摆在原来的地方,老板也一如平常地热没影儿了,只有蝉鸣声包围着他们,一声比一声聒噪。

 

长苏站在树荫底下,怜爱的眼神早就变成了怨念。他低头看着蔺晨,挂着一头汗问他:“你图什么啊?”

 

蔺晨蹲在地上,叼着个柳叶,眉眼弯弯地微笑:“我怕你想家啊!是不是很贴心?”

 

长苏:“……”

 

蔺晨接着说道:“你看看,这水啊,要是把你扔下去,差不多半小时你也就熟了。海鲜火锅,你听说过吗?”

 

长苏用很能降温的眼神扫了蔺晨一眼,明晰地表达着:这货能直接吃掉吗?怎么吃?好吃吗?好像他一张口,就能喷出一条十米长的火焰把面前这家伙烤一个外焦里嫩。

 

然而蔺晨毫不在意,他只是神情温柔,深深看着长苏感慨:“唉,小猫小狗养久了都会有感情,何况是你。”他微笑着沉默一会儿,抬起手虚虚拂过长苏的脸:“所以我要为你的健康负责啊!”

 

说罢,长苏莫名其妙被推到了正午的太阳底下,一脸不可置信。

 

“你太苍白了,去消消毒,顺便晒黑点。”

 

“……”

 

这种不肖子孙真是不要也罢。

 

等到湿漉漉地回到家,长苏依旧毫无新意地瘫倒在空调下的沙发里。蔺晨先呼哧呼哧地洗了变了形的长苏,然后开始洗衣服。在洗衣机的轰鸣声里,长苏盖着空调被,将书扣在脸上,不知是醒是睡。他翻了翻身,一不小心压到了飞流的小爪子,幼猫喵呜一声从他身旁跳了下去。

 

“对不起啊……”长苏看着它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

 

不远处传来塑料袋兹拉兹拉的声音。

 

“飞流?”

 

长苏向幼猫跑走的方向看了看,卫生间门口露出一节毛茸茸的小尾巴。

 

糟糕,长苏踏上拖鞋走过去,心想这傻小猫别去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飞流果然在翻垃圾袋,旁边已然摊着一大堆被扯烂的卫生纸。长苏蹲下来,轻轻拎起飞流的脖子,看着他的眼睛说:“小家伙,你怎么这么能搞破坏?”

 

“喵~~~”

 

飞流讨巧地蹭了蹭长苏的裤腿,机智地再次跑走,留下满地狼藉。

 

长苏望了望天,认真思考着这个家的风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堂堂一条上古龙类,被人类欺负就暂且不提,毕竟时代变了。可他现在到底是怎么沦落到心平气和给猫铲屎的地步的?

 

他理了理黑色垃圾袋,准备把那堆无辜受牵连的卫生纸一起扔进去扎好。只是无心一瞥,忽然有一抹血迹吸引了他的视线。

 

是谁受伤了?

 

长苏敞开垃圾袋的口,拿着马桶刷翻了翻。只见卫生纸底下,满是血迹斑斑的鳞片。

 

这是……我的吗?

 

长苏也不顾及脏不脏了,他伸手捡出一片鳞,熟悉的气息还未散尽。他能轻而易举的辨识出这东西确实属于自己。

 

怎么会掉了这么多鳞片?蔺晨?他知道吗?却又为什么只字不提?

 

“哎哎长苏?这是你的新爱好吗?翻垃圾筐?”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长苏背后连着脊椎莫名一颤。

 

“……”长苏冷漠地将鳞片丢回袋子里,扎好口放在门口。“飞流干的。”

 

“你几千岁了还把锅丢给几个月的小猫背,要不要脸?”

 

“……”

 

“感到了羞愧,无言以对了吧?”

 

“鳞片……”长苏几乎是在叹息了。

 

蔺晨的笑容凝固了一瞬,但这只是非常短暂的一瞬间,如果不是一直盯着他看,根本都不会发现有什么异常。

 

“哎。”他也跟着无辜地轻叹一声:“你一洗澡就掉鳞,最后不都我收拾啊……不过没关系,我任劳任怨啊,当主人的嘛,好好照顾宠物是应该的。”

 

长苏缓慢地走回沙发,躺了进去,疑惑地轻声问他,又像是在问自己:“是我的鳞……可为什么……我不觉得疼?”

 

蔺晨蹲下来,抚着他的额头安抚:“睡一下吧。不疼还不好吗?像是你疼哭了会掉珍珠似的。”

 

长苏晃了晃神。

 

好像总觉得哪里都不对了。

 

掉珍珠?

 

他忽然抓住蔺晨的手,直直看进他眼睛里。

 

“我哭了会掉珍珠?会吗?”

 

蔺晨不语,只是温柔地看着他。

 

长苏更迷惑了。

 

“会吗……?不会吗……?为什么我……我居然不知道……”

 

头忽然有点痛,他皱起眉头,闭上眼睛。耳边蔺晨的声音低沉又令人安心:“别想了,睡一下吧。”

 

忽然困意袭来,长苏再次陷入深眠。

 

与往常不同,这一次,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的场景全部凌乱而破碎,几乎拼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豪华的轿车,黑色的小皮鞋。荒芜的山村。画板。油彩。

 

尘封的山洞,厚厚的灰尘。金色的眼睛,断裂的角,掉落的鳞片。

 

是龙。

 

它要消失了。人们不再需要神明,不再拥有信仰,龙的时代要过去了。

 

孩子大哭,他不知道为什么感到悲伤。

 

“我需要你……你可以不要走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殊,你叫什么?”

 

“辰。”

 

场景忽然转变,两个青年在路边争抢半瓶可乐,打打闹闹玩成一团。其中一个依稀可以看见是长大后的林殊,而另一个……

 

是蔺晨?

 

奇怪,怎么会是蔺晨?

 

忽然那双金色的眼睛再次闪现。

 

长苏猛然惊醒。

 

“蔺晨!蔺晨!!!”

 

他第一次用这样慌张的语气呼喊这个人类的名字,仿佛之前确定的一切都变成了不确定。

 

而蔺晨走来,依旧温柔地冲他笑,蹲跪在他面前。只是这一次,他的眼神有些悲伤。

 

“长苏,我在这里。”

 

长苏的嘴唇干涸,声音也哑着,却推开了蔺晨递过来的水杯,直直盯着他的眼睛质问他:“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太真实,我几乎要分不清了……我梦见了你……”

 

“没关系。”蔺晨将水杯放在桌子上。“长苏,现实和梦里,我都在你身边。”

 

“什么?”

 

“你喜欢做长苏,还是做林殊?”

 

“……”

 

长苏茫然地看着蔺晨,这个平时毫无正形的男人现在认真地看着他,眼中闪过浅金色的光芒。他轻声问他:“你想要醒过来吗?如果你喜欢醒过来,我就告诉你真相。长苏,你想听吗?”

 


评论(42)
热度(254)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