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古剑奇谭二 谢乐 此生在你笑中藏 05

谢衣手中灯火燃尽,最后一丝火星随着一缕白烟一起熄灭,他划了根火柴,换了新蜡重新点燃。

“这只鸟儿,是标本吗?能保存这么久啊?”少年人总是好奇,乐无异并未注意突如其来的光明,几乎将脸贴平在玻璃上,留下一个一个汗印。

“不是,是手工机械罢了。”

“怎么会?这么太真了!”

“我何必骗你。”谢衣扫过他一眼,将他拉开些距离,随手将那锁芯鼓捣了几下,径直拉开了玻璃柜门。

“...........这不好吧............”乐无异心中大惊,被发现了就玩完了。

“哦?”谢衣挑了挑眉,“那你看是不看?”他把那木鸟放入手中,在乐无异眼前晃晃,后者立即缴械投降。

“看!!”

乐无异小心地将它捧在手心,反复打量。犹犹豫豫终于耐不住用手指掀开了它的翅膀,羽翼之下木质质感清晰地透过皮肤传入大脑。

竟然是真的。那时候竟然已经有了这么高明的技艺,为什么一点线索都不曾留下?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这座博物馆,令人难以置信。

“它的主人是谁?”

“与那桃源仙居图同属一人。”

“是原来的那个主人,还是他转送的那个?”

“与图并无二致,是原主人转送给他徒儿的礼物。”

“这个师父怎么这么好。”乐无异幽怨地看着谢衣,“你看现在这些老师,哪有给学生送这送哪儿哄他们玩儿的,都是家长们想方设法给老师送东西呢,还要看老师心情好不好,不好还不一定收来着。”

“他却只有他一个徒儿,自然什么好东西都要为他留着的。”谢衣凑的近了些,乐无异无端有些害羞,手上一用力,似乎触动了什么,木鸟竟然开始说话。

“喂,你...”

空旷中突然响起人声,带着回音,吓了乐无异一跳。身后谢衣的手赶忙拂过鸟身,不知碰了什么,那声音戛然而止。他又将手移到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别怕,”他扬了扬下巴,指向那只鸟。“是它保存的简短信息。”

简短信息吗?可是这声音,怎么觉得这样熟悉。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谢衣,这是现代人做出来蒙人的吧....”怎么会,这可是博物馆,乐无异心中自己都在否定。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沉默和清浅的叹息。

乐无异无意识走了几步,又去看那副桃源仙居图。眼光扫过左下角,别过头,复又猛地回过去。他睁大眼睛,瞳孔都跟着心跳一缩。那枚小印分明在下面的注解中被还原,赫然写着,谢衣。

这时手中木鸟似乎耐不住寂寞,再次吱吱呀呀,终是吐出了完整的句子。

“喂,你的主人不见了,快去找到他,然后陪在他身边。”

何止熟悉。乐无异觉得心跳几乎要停止下来。这分明是他自己的声音。

他手一抖几乎拿不住那鸟儿,任由它摔落在地上,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乐无异抬眼带着深深地疑惑看着谢衣,他很清楚,他从不曾说过这句话,为什么却能感到这些平淡字句中那么绝望的哀伤。

“谢衣...?谢衣...?他的徒儿叫什么?”

不远处谢衣面容有些模糊,缓缓吐出三个字。

“乐无异。”

“这怎么可能。骗人的吧!”少年摇着头向后退去,忽地转过身跑出门去。

谢衣无法思考,脚上已经追过去,那孩子似乎看见什么豺狼虎豹一般,跌跌撞撞慌不择路,不要命地逃,一辆车疾驰而来,车灯打的谢衣眼睛一晃。

现在他们仅仅隔着一条马路,他却停下了。

好危险。谢衣却笑了。他何必再追,他不追,他就不会再跑,他是在害怕他。

“无异!我不会过去了。”他声音有些哑,似乎很少这样大声喊叫,音色模糊,怕他听不清,于是自己清了清嗓子,“你....你注意安全。”

又一辆巴士经过。斑马线上乐无异的身影却没有消失。谢衣茫然又不解地看着他气鼓鼓又跑了回来,一把拉住他,“你不看车啊?”

少年喘着粗气,皱着眉,带着不满瞪他。似乎是在责怪。而谢衣安安静静,神色中带着无奈和一些不太明显的惶恐和感伤,他不知道回答怎样的话才能叫那孩子消气,想来想去也只能说了句实话,“我在看你啊。”

乐无异紧紧拽着他,两个人掌心都是汗。“你有病吧!”

“已经...已经无碍了...”

“.........”乐无异只想抓狂。

“对不起。无异,你不要生气了。”谢衣轻声细语,倒是乐无异心中渐渐慌了神,只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太不对了。

“没啥。我....我作业没做完,又有些不会,心里有点急。”

“什么作业?”谢衣关切地望着乐无异,乐无异一看这眼神,简直就想把什么都招了。他拿出一个挺厚的硬皮本。

“就这个,魏晋南北朝国家关系分析报告。”

谢衣接过来看了几眼,“倒是不难,只是有些复杂,很多模糊的细节容易被忽略,我帮你补补可好?”

“哦....那麻烦你了.....”为什么又被他带着跑了.....乐无异低下头,深深反省。

“而你,不用交补课费,叫我一声师父可好?”

“师父。”他试探着喊。看见对方如海一样深邃的眼中忽然泛起汹涌澎湃的波澜,好像一瞬间看见了满目繁星。然而谢衣却什么也没有说,轻轻倾身抱住了他,也像是试探一般,手臂微微颤抖着,不敢用上气力。

算了算了,前世今生轮回因果,既然无法说得清,就不说了吧。虽然一时无法接受,可对面传来的温度,是真的。

“师父。”

“嗯。为师终于找到你了。”


评论(1)
热度(7)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