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古剑奇谭二 谢乐 此生在你笑中藏01

昏暗的展厅中铺着深蓝色毛绒地毯,地面空余出大理石白色边角反射着微弱的光线,勉强看得清道路。乐无异放轻脚步走近了展柜,感应灯缓缓亮起。这些见证了历史变幻与时光流逝的文物安静而整齐地成列成行,此时一一清晰呈现在他眼前。

  周一博物馆中人并不多,多是和乐无异一样的考古系学生,他们参观地井然有序也并不喧哗,一个一个都是神态专注,似乎已被深深吸引。这间三百平方的青铜馆,上千古朴器皿与武器在灯光照耀之下也再难散发光辉,铁锈已经磨平了它们的光华和锐气,只能惘然沉淀令人扼腕的苍老。乐无异细细阅读着墙面上每一个注脚,眼睛眨也不肯眨,时不时还张开嘴,忍不住发出无声的惊叹。双手难以自已地轻轻摩挲一层透澈玻璃,他虔诚地瞻仰着这些安放眼前的古老传奇。

  时间慢慢过去,乐无异自顾自沉浸其中,恨不得将这些物器放入手心好好看个仔细。闭馆广播连续提醒三次,他却是一个字也没能听进去。直到灯光骤然熄灭,周遭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才意识到这下可真的糟糕了。跌跌撞撞地摸索着,乐无异连续撞上几次玻璃。远远听见大门关闭的声音,他一着急,再次狠狠撞到什么障碍,向后跌坐在地。

  唉。

  乐无异索性盘起腿不再站起,闭起眼睛试图就这么休息一晚,然而这样大的空间漆黑一片,四处除去他之外全是古时死物,若说全然不怕也是不可能,他忐忑不安地掏出手机,竟也在此时没电了,不由得感慨自己真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喵了个咪!!这还能玩耍吗?!”他自暴自弃地大喊一句,反正现在四下无人,权当为自己壮壮胆,随之远处幽幽亮起一丝微光。

  天啊,难不成这还是个声控的?乐无异心中有些害怕,却依然忍不住异想天开,他总是这样随时随地散发着自己与生俱来的幽默感。

  古朴木质灯框中烛火明灭,浅黄的柔和光线在阴影中勾勒出一个修长身影。他步伐均匀而闲散,不紧不慢也并无过多起伏,唯有晃动的火苗点点移动向前。这简直不像是真的。乐无异回忆起各种恐怖电影的桥段,小腿向回一缩,露出防备的姿态。他伸手摸了摸背包,并无可以用来防御的物品,此时退无可退,他紧张地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膛,将双眼紧紧闭上,脑海中放映着尽是头破血流的女鬼残破的脸。

  “你不要过来!!”乐无异心中悲凉,自己现在这幅样子简直就是伸出尔康手的马景涛。真是,死了算了。

  “你这孩子。”

  这声线温润低沉,带着三分笑意,七分感怀,乐无异讶异,来人似乎与自己想象相去甚远。  

  “你是,管理员么?”好不容易从脱线状态中回神,他眼前一滴蜡泪落下,缓缓凝固。那人轻轻摇头,薄唇勾起,扬起一个再合适不过的弧度,将他衬得分外英俊而温柔。他灰色衬衣挽起了半截袖子墨色外套随意披在身上,分明一身现代装扮,却满头柔顺长发散在肩头,手中提着这样古老的灯,根本是不可思议的场景,乐无异却觉得他理应是该这样出现在这里的。

  “我只是来温习一下往事。”时间过得是这样快,一个不留神,怕是重要的东西就这么忘了。他这一句话听起来太过于浮夸,若在平时,乐无异只怕会不屑,然而现在一切都自然而然,带着些许深刻而浓重的荒凉。

  “往事?是说这些文物吗?”乐无异有些不知如何反应,半晌只得问出这一句废话,只想再听他多说些。那人也并不负他期望,慷慨开口。

  “这些东西都有记忆。过去会慢慢消失,却总会留下痕迹来证明他们曾经过存在过。你此时听不到,看不到,都只因为他们在沉睡。待有朝一日他们被叫醒,那些沉重的感情和执念都会绵延不息地奔涌而来,传递长眠太久的思念。你相信吗?它们就这样轮转,千年万年,周而复始,等待着终有一日回到你身边。”

  乐无异几乎是身不由己地点点头。

  “你,你到底是谁?”

  那人依旧不言不语地笑,却让人无法拒绝。他对乐无异伸出手,轻声对他说,“走吧。”

  博物馆大门在他手中轻易被开启,外面星辰闪耀,微小火光便分外地不起眼。他吹灭了蜡烛,在夜色中越行越远。这样的画面无端令人惊惶。

  “等等!!你去哪儿?”

  那人回头,似笑非笑。乐无异此刻才想起他们本是陌生人,他这一句极为唐突又有些不知所谓。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那个,还能再见到你吗?我明晚还会来这儿,我想,和你道个谢。”

  “呵。”


评论(1)
热度(8)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