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永慕 13

谢衣不知从哪里起出一坛老酒,他与清和起先虽两看相厌,然而相处下来却有些气味相投。想想也并未真有什么深仇大恨,如今他们一同死里逃生,一同把酒言欢也并无不可。


乐无异与皇上拿了酒盏,兴致勃勃地想加入。今夜月明星稀,他们心中欢喜,咫尺相望的又是倾慕之人,心动的感觉便如同余震,颤颤巍巍又令人迷惘,却不知避是不避。


酒盏已有了豁口,外边的青花也磨损了许多。清和似乎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并未有将它端起的欲望。


手边竹叶青散发着甘洌香气。倒是谢衣先笑了笑,说了句无妨,站起身拎起坛子灌下几口。


“谢某先饮下这半坛,给太傅大人赔礼。从前若有冒...

【谢乐】永慕 12

乐无异心中十分忐忑,在这种时刻被皇上与太傅大人抓了包,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不安。几步开外的清和大人周身的氛围很低沉,连着皇上看起来都有些不对。不过他们到底是怎么能把这厚厚的岩壁弄出一个大窟窿的?他又忍不住看了看清和大人清瘦的背影,想起坊间传闻,他暗暗点头,不要小看一个曾经削平过几座山头的男人。


眼下谢衣这里的气压就更低沉了。他似乎非常不高兴。事实上任何人在遇到这种场面的时候都不会太高兴。可现在他正不慌不忙,甚至十分从容淡定地将衣服一件件穿回乐无异身上,动作十分轻柔。然而就是因为他太温柔,反倒有些让人害怕。


他们四人如今反倒比两人独处更为安静,空气...

【谢乐】永慕 11

嗷呜嗷呜嗷呜!!!!

3W字GET!!

虽然自己都觉得这个剧情太贱了.....

一定要填完这个坑......虽然乱七八糟的但是自己好喜欢【。】


失重另他的心脏急剧收缩,几乎要无法呼吸,连喊叫声也发不出来。所以当他停下来时,似乎觉得已经坠落了好几个时辰。乐无异低头看了看,下面还是无边的黑暗。有一只手臂拦住他的腰,谢衣的气息淡淡笼在他四周,好像立刻能让人安静下来。


裂开的地面只留出一条并不宽的缝隙,可抬起头依然能看见几颗星星,还有谢衣神色复杂的脸。谢衣一只手扒着岩壁上的凹陷,一手紧紧抱着他,看起来十分吃力,额头上很快沁出汗水。


乐无异伸出手,试着够了...

【谢乐】永慕 10

乐无异迅速安排了部下收拾残局。一片混乱之中风琊的残余军队被制服,他本人也被单独关起来,随行军医正请示乐无异是否要为他医治。


见他把一切事物安排妥当,谢衣便走过去,站在他身边。


被雨冲刷过的城市就要看不出痕迹,似乎之前的一切都要被抹去,而他却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无异。”


谢衣这一声从容而随意,好像下一句只是想告诉他今天的月亮好圆似的。然而乐无异整个人都僵住了,脑中暗道糟糕,刚才自己都干了些啥。他略略整理了心情,抬头一笑。


“师父,多谢你救我。”


谢衣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会,而他的...

【谢乐】永慕 09

贪狼将军在城头发泄一通,自觉有些失态。他静了静,利落扬手。


“放箭。”


霎时间密集的箭雨如同飞蝗,嗖嗖地击碎水珠,向城下队列直奔而来。乐无异一声令下,身后兵士立即分成两拨,前面两排士兵立即蹲下撑起铁盾。数只利箭被闻人长枪一挥扫断,无力落在地上。


“这便战了?好说。”乐无异一笑,朗声道:“攻城!”


五行兵士忽然从盾后冲出,他们大声嘶喊着,用力推起几个庞然大物。像是一座座高塔拔地而起,在雨幕中壮观不已,连风琊都一瞬间被吓住。


是楼车!风琊赶忙吼道:“弓弩手,射他们!!不能让他们把楼车推过来!”可那楼车底下一个...

【谢乐】永慕 08

谢衣正欲离去,忽听馆子内吃酒的客人猛衣拍桌,言道:“什么?皇上要御驾亲征?”


四周的喧嚣都随着他这一声而寂静,他站住,循着声音向内看了看,十分希望那人再多说些什么,皇帝怎么会要御驾亲征?南唐战事吃紧,武将们各自奔赴前线是真,可无异他不是刚回去,难道是身体有恙?


对桌那人也十分诧异,低声道:“此话当真?这如何可能?天子征战,这可是本朝第一遭啊!”


“可不是吗?最近流月的大将贪狼血洗南唐十三城池,烧杀抢掠,一个活口都不曾留下。惹得皇帝陛下勃然大怒,当即点了将,说要亲自收拾河山呐!”


谢衣低下头,用手托住额。风琊……竟是他。屠城...

【谢乐】 永慕 07

越来越神经了这个文...

还能好吗呜呜呜...

清和师尊上线...大黄我对不起你.....

后来,乐无异回想起那天,那座城池,好像一切都随着一场大雨的冲刷而淡去。那些还来不及知晓的爱恨恩怨,已经溶进了蒙蒙的雾气,太阳一出便烟消云散。唯有那人,逆着光容颜不辨,用如此温柔的声音告诉他,你身后这片土地,便是你的家国。


他要用生命和鲜血去守卫她的尊严,哪怕要为此挥别其余任何的难以割舍。


手边一把唐刀静静躺在那里,他将它从鞘中拔出,用手指轻轻划过它的锋,竟觉得暖。忘川,这是他师父的刀。谢衣亲手将它解下放入他手,笑言千里长战不如一杯粗酒。


咚咚。...

【谢乐】永慕 06

他们匆忙逃脱,马匹在一场厮杀中受了惊,此时已然不知跑去那里,只能踏着一路风尘,在夜色中奔波。直到累得再迈不开步,才见着微弱灯火。

谢衣忧心新收的爱徒心绪不稳,便上前敲门借宿。

门扉轻响,咚,咚,咚。

开门的是一位老丈,显然已经睡下了。此刻他提灯披衣,诧异地看着谢衣。

谢衣温雅一礼,带着歉意。

“老伯,我们二人行至此处,更深露重,想借宿一晚。能否请老伯行个方便?”

老丈细细将谢衣上下打量,又伸头看了看乐无异,这才开了门,将他们迎了进去。然而等好心的农户把他们二人领到鸡棚,才一脸抱歉的表示他们家很小,只有这儿能将就,谢衣与乐无异脸上表情都有些精彩。曾经王侯贵胄,几时有过这般待遇?要说到...

【谢乐】永慕 05

乐无异似乎有些消沉。他这几日都躲在房中发呆,偶尔把那些美人画卷翻来覆去看看。狼王有时兴冲冲过来看他,发现他肯在这事上上心,乐的合不拢嘴。可是时间长了,乐无异还没做出什么选择,他又感慨着弟弟真是优柔寡断,拍着案子问他喜欢哪一个,他却只挠挠后脑勺,委委屈屈答了,“她们都好漂亮哦....”

呵,敢情这弟弟还胃口不小,狼王大人转了身又风风火火忙活去了。乐无异伏在桌上,又翻过一卷。细细看来画中人温柔端庄,越看越觉得熟悉,不知是哪里见过。难道是曾经认识的人吗?乐无异出神。不能把,毕竟连妈都不记得什么样儿了,怎么会对这个女子有什么印象。他手轻触纸张,如果与这位佳人共度一生,似乎也不是很糟。

“无异。”门...

【谢乐】永慕 04

乐无异觉得有些尴尬,他鼓起嘴,有些懊恼地将上身被砍裂的衣裳脱了去,丢在地上。安尼瓦尔仰起头一笑,嘲讽道,“怎么,这就缩回壳里了?”

谢衣一愣,心想自己向来没有风华绝代也算是风度翩翩,怎么到这蛮人口中就成了个壳。然而未等开口,乐无异便冷哼一声,“胡搅蛮缠。”他走上前想要再战,却被谢衣拉住手腕。谢衣轻轻摇摇头,看向狼王。

“狼王大人,我等途经此地,无意惹是生非,此次拦了阁下的路,实非得以,还请阁下海涵。”

安尼瓦尔闻言正想接话,目光一撇,负气转身的乐无异身上一个铜钱形状胎记像一口暗井,一瞬便吞噬了他全部目光心念,久久回不过神。

“站住。”他大步上前,仔仔细细看着那浅褐色痕迹,安安静静映在乐...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