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长安异话 02

真是各种跑题....

愚蠢的作者!!



紫薇尊上沈夜,也可算是乐无异的太师父。谢衣学识多为少时在他身边习得,他一直为弟子出众的才华而骄傲。然而成年之后的谢衣竟将他悉心传授的治国方略与行军兵法都搁置,醉心研究阴阳道法,令他十分痛心。也并非有意疏远淡漠,可心中难免郁结,偏生徒弟一副风轻云淡的姿态更加惹人生气,而徒孙在他面前不是走神就是惶恐,更是让他觉得后继无望。

然而此刻他无心在意这些。

“乐无异,你过来。”他转头唤他。乐无异依然走过去,这才发现紫薇尊上的妹妹,沈曦公主一个人缩在角落,眼中满是不信任。

“曦公主,这是怎么了?”

沈夜未答,缓缓在离她几步之远的地方蹲下来,视线与她平齐。

“小曦,别怕,过来让哥哥看看。”他的声音疲惫又温柔,无奈地流淌在空气中,连乐无异的心都跟着一沉。

“不要,”角落里的女孩脆生生回绝了他,“你不是哥哥,你是谁?我哥哥呢?哥哥他只比我高一点,”她用手比划,“他喜欢穿绿衣服,才不像你一样黑漆漆的。”

“曦公主,”乐无异跟着蹲下,“我叫乐无异,我带你去找哥哥可好?”

“真的?”

“嗯!”他连哄带诱将沈曦带了出去,没走多远便累了,沉沉睡去。沈夜在旁神色复杂,觉得这不愧是谢衣教出的徒儿,对小孩子总是很有办法。

沈夜将熟睡的沈曦轻轻抱在怀里,他身材高大,看起来似乎并不费力。娇小的沈曦在他臂弯中睡得安然,全然不似刚才那副排斥姿态。

乐无异走在他身后两步之遥,与他一并前行,一边细细问了些沈曦最近的异状。

“小曦近日的记忆力越来越弱,几乎只能记得三日内所发生的事。有时一觉醒来便不再认得身边之人,包括我。”

“紫薇尊上不必过虑,”乐无异低着头看手中的罗盘,“曦公主周身是有些妖灵之气,也许是有灵物潜入,吞食她的记忆。可我并未察觉这妖灵身怀恶意,它也并未伤害曦公主,只需将它驱走便可。”

“哼。”沈夜冷笑,“那本座便等乐大人为小曦驱邪。”他尾音未闭便听身后吧嗒一声。回头只见徒孙绊着一块石头,直挺挺趴在地上,见他驻足便拼命抬起头,挂着鼻血对着他尴尬地笑。他闭了闭眼,觉得徒儿这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入夜,乐无异守在沈曦房门外。因公主惧黑,所以连入睡都会点满蜡烛,火光摇曳,十分明亮。

今夜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这些蜡烛之间布满红线,连起来像一张蛛网,沈曦便睡在这张网中。

乐无异靠着墙等待,时间过得无比漫长。

夜凉如水,他昏昏欲睡,又被冻醒,反复几次,终于等到一阵带着桂花甜香的清风拂过,他精神一阵,心道来了。房中蜡烛在这一瞬间尽数熄灭。

“小曦,小曦?”一个同样稚嫩而天真的声音在房中想起,带着若隐若现的铃铛声。“好好睡吧,等到明天,你会依旧幸福快乐,无忧无虑。”

透过窗框,乐无异看见一只非常奇怪的兔子玩偶正靠近沈曦,吸食她的梦境。

便是现在了。他双手结印,房中丝线随着他口中念出的咒语绽出刺目的华彩。那兔子受了惊,惶然逃窜,却被收紧的网困在房中,找不到一丝出路。

乐无异推门,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兔妖。

“呜呜…”那兔妖瑟瑟发抖,缩在网中。乐无异见它竟长的十分可爱,似乎也并无恶意。他叹口气,问道:“你为何打扰公主安睡?”

“呜呜…小曦她…她是我的朋友…可是她最近看起来好伤心,总是发呆…所以我就想吃掉她难过的记忆,这样,这样她就会高兴了…就会开开心心和我玩了…”

“可这样对她是有害的,会影响她的精神,她会无法生长,一直停留在这个年纪,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呜呜…呜呜…”那兔子哭得十分伤心,可怜兮兮望着乐无异。可乐无异也只能无奈地摊手,“曦公主只是普通人,和妖灵在一起并无裨益,或等你修成精灵再回来看她,岂不更好?”

“呜呜…呜呜呜…我知道了…”那兔子用毛茸茸的爪子揉了揉脸,将眼泪擦干。“我这便走了。”它转向沈曦,恋恋不舍地说道:“小曦,我走了,从明天开始,你就要学会长大了…呜呜呜…不要忘了我啊…”

一道浅粉色的光芒在屋中闪烁几下,最后消失不见。一只失去灵气的兔子布偶轻轻落在沈曦身边。

她揉揉眼睛,习惯性地将它抱进怀里,慢慢醒过来。

“咦,哥哥呢?你是谁?”

乐无异笑笑,看了看屋外也是一夜未眠的沈夜。他快步走进来,轻声答道:“哥哥在这里,小曦醒了么?要不要再睡一会?”

“不要,”女孩甜甜笑了,“哥哥抱抱!”

“抱抱就抱抱。”他将沈曦抱起来,轻轻摇了摇。

“哥哥,我梦见我把你忘记了…”

沈夜闭了闭眼,轻声道:“你会忘记哥哥,是哥哥让你伤心了吗…”

“不是不是,”沈曦摇晃着脑袋,长发扫在沈夜脸上,有些痒。“哥哥,你怎么总是皱着眉呢,你不开心吗?小曦好心疼你…”

 

乐无异转过身,不想打扰,心想自己也该回去了。

忽然眼前有身着黑衣的人影闪过,敏捷而富有力量,可那侧脸竟与师父一模一样。

“师父!!师父!!?”他追上去,那人跃上屋顶,竟回头看他一眼。

乐无异不可置信地愣住,这分明就是师父的样子,只是眼角多了奇特的泪纹,竟散发出于师父截然不同的凛冽气质。

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可再挣开,那人却不见了。

大概是自己一夜没睡,出现了幻觉吧。

 

他慢悠悠迎着朝阳往回走,想着像紫薇尊上这样身居高位的人,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与寂寞。师父是不是也是这样呢。他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回到院子。

院中一直整洁而空旷,所以此时谢衣在亭中抚琴,即使只是很小一片空间,也觉十分悠远。

乐无异轻轻走过去,坐在他身旁静静聆听。似乎记忆中的谢衣,便一直如这琴声一般高远,令人看不透。

一曲罢,他扯了扯谢衣的袖子,茫然问道:“师父,你有时会觉得难过,觉得寂寞吗?”

谢衣仰首,无声地笑了笑。他握起乐无异的手,放在琴弦上,带着他勾起宫商。

“傻徒儿,有你之后,为师便无暇寂寞了。”他在他耳边轻声道。

广袖交叠,院中又响起一曲悠扬缠绵的凤求凰。

 

TBC


评论(8)
热度(39)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