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三生烟火 18

卷十八

后来谢衣浴血站在万从尸骨之中,闭上眼睛,竟还会想起这一天的场面。乐无异像个愤怒的小狮子,扑上来咬他。他们抱在一起滚做一团,彼此的体温在冬夜里像烈焰燃烧,把所有理智都烧了个干净。

乐无异将他按在地上,一双清亮的眸子饱含怒气,质问他明明对他有感情,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他这么年轻,有太多道理都还不急说明。谢衣伸出手却再放下去。他想,来不及了,师父来不及告诉你的东西还有那么多,你能明白吗?然而却只能深深望着他的徒儿,言不由衷地应他说,只因他有一副好皮囊罢了。乐无异气极反笑,干脆利落将扣子扯了个七零八落。

他说,你喜欢?那便拿去,反应也没什么稀罕,权当回报你这些年的照料。倒是谢衣语塞,皱着眉不悦地看着他。他便自顾自接着嘲道,你不敢?不忍心?还是不舍得?

谢衣别过头,轻轻扯了扯嘴角。你都知道。

然后他扬起手,毫不犹豫地将这不听话的家伙敲晕了,拿去换了狼王两座城池。此后,乐无异果真再未来过。

战况愈演愈烈,突厥人民似乎有着越挫越勇的品质,在之后的几次战役中,谢衣倒是有了不少败绩,且战且退。朝廷内部参奏他的奏折不少,陛下沉默不语,令人摸不明白。然而后来谢衣多次传来求援求粮草的折子,陛下却依然搁置了。臣子们渐渐明白,这便是自古以来的君要臣死。朝堂上陷入了令人窒息的缄默。

“杀马。”

“将军,这......”参将简直不敢置信。他面前的这位破军将军,竟然也会落入今天这样弹尽粮绝的境地。他们如今被困在一方小城大半月,书信不断送出去,却依旧等不到任何救援。他晃神的时候也会想,他们可能等不到任何救援了。之后却又摇摇头,怎么会呢,他们的将领可是谢衣啊。

而如今这位他心中神一样的将领轻声叹息,下达了杀马的命令。可若是没了战马,还谈什么打仗,还如何取胜?

“多些时间,便多一些希望。要让将士们明白,他们的国家不会放弃他们。”

当夜,谢衣去马棚呆了整整一夜。他轻轻抚摸着瘦成干柴的白羽,静静看着它,说着对不起。白羽并没有挣扎,又或许是没了力气。它安安静静顺从着主人的意愿,连倒下的姿势都依旧轻盈。

部将们隔日便喝到了久违的肉汤,却也吃的安安静静。谢衣却只是一个人喝着糙米酒,那酒浑的不成样子,他却丝毫不查似得,一碗又一碗灌下去,也不见醉意。

终究还是要食言了。

马匹渐渐杀完,外面兵临城下,谢衣穿起铠甲,依旧一身骄傲,笑问身后众将士,可愿与我拼死一搏?

南唐几日后收到战报,他终是逃不过一个马革裹尸的结局。陛下负手将那折子反复看了几遍,挥手圆了那人一世英名。

战后的沙场一片荒芜,军旗残破,脏兮兮倒在地上,乐无异将一面写着谢字的大旗折了折,放进怀里。

“王爷,这里有我们清理就好,您快回去歇着吧。”

“屠休。”安尼瓦尔轻喝,示意部下回来。前方几步之遥的弟弟失魂落魄,四下逡巡,看得他心中也是七上八下,担心极了。可他无法做什么,这便是战争,谁也无可奈何。

乐无异踉踉跄跄在地上翻找,将那些死去的士兵一一翻过来,仔细确认不是那人才继续去看下一个。每走一步都心惊胆战,虽然已然希望渺茫,他却依旧心怀侥幸。

他希望他能从午夜找到清晨,再从清晨找到黄昏,然后终究发现没有那个人,他便能继续怀着希望,一直一直找下去。可那是谢衣,他即使死去,也不会泯于众人。

他是站着死去的。

他的手依旧紧紧握着忘川,这把唐刀深深插入地里,支撑着他身体的重量,也支撑着他的一身骄傲。他的脸上满是血污,乐无异伸手过去擦了擦,第一次发觉师父闭起眼睛,睫毛是这么长,他是多不适合现在这副场景。当年长安金殿抚琴,才是他应有的样子。

乐无异将忘川从师父手中抽出,谢衣便倒在他怀里。一方玉佩从他领中掉出,上面写着熟悉的富贵绵长,还有乐无异。乐无异愣了愣,缓缓收紧了手臂。他知道,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怀里的温度,叫永远的失去。

冬天终于过去,乐无异背着谢衣曾用过的琴,四处游走,倒也自在。时间越久,他便越明白,有些人便是出现在他生命中,教他领悟最终的别离,然后继续坚持自己,好好走下去。

不过不要紧,回忆还有那么长,足够用来度过漫长的时光。

又是一年杏花雨。墓碑前青烟袅袅,有蓝衣的少年跳着舞,驼铃回响,两处茫茫。


1943 春

“少爷!!少爷你去哪儿?”

不知是第几次,乐府的小少爷从梦中惊醒,踏上鞋就往出跑。

“哎哟少爷,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去钟楼,快!!”

凌晨三点钟,西安满城灯火,却没有人烟。一队巡逻的卫兵看见汽车灯闪,整齐地回过头想要盘问,看见是乐府的人之后,便敬礼离开了。

“少爷,到了。您到底怎么了?”

后座的少年并没回答,他中山装的扣子都是扣错的,一脸失神。

“我又梦见他了。”他打开车门,梦游一般向前走了几步,指了指灯火辉煌的钟楼。“那个人,他就在那儿,他为我弹琴。”

“少爷,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司机无奈地跟在他身后,轻叹道,“那里哪儿有人啊,少爷,你是不是中邪了。”

那少年闻言显得有些失落,却无心反驳。

“算了,我们回去吧。”

他有些忿然地转身,却没料到忽然撞到一个人。

“唔。”

那人闷哼一声,捂了捂肩膀。

“啊啊啊对不起,大半夜的,你哪儿冒出来的?怎么也不出声?”

那人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而却只一眼,那富家少年便愣在当场。

“是你......”

那人脸上虽有红痕,可他千百次的梦境,又怎能错认。

“......”那人有些不耐地转身,却被少年一把拉住。他冷冷问道:“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我......我叫乐无异......”

第一部完

--------------------------------

后面大概会讲一个民国故事,开端就是初七执行完一个任务,饿了很久,身上有伤。被乐乐跟了一夜,早晨蹲在路边吃油条豆浆。吃了很多,结果没钱了。乐乐帮他付了。从此开始了一段孽缘【。


但是楼主最近比较忙可能会迟点写,先完结在这里吧QUQ

感谢看完的小伙伴儿QUQ

评论(19)
热度(46)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