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谢乐】永慕 14

嘤嘤嘤...感觉需要复健......

先混个更...



太华四年,南唐北疆大震。新帝携太傅清和亲自赈灾,并于一月后还朝。定远将军乐无异与宁远将军闻人羽监督后续城镇修缮,百姓甚为爱戴,天子仁德志明广为传颂。流月王朝也因南部受灾,无暇他顾,战事稍歇。不久,乐无异告假,一时杳无音讯。

 

流月王朝东南有一小城,名曰太平川。此处风景秀丽民风淳朴,然而此处偏僻,与各个城镇极少有贸易往来。村民大多种田耕地,纺织劳作,全然可以自给自足。只是灾后良田倾覆,房屋倒塌,一时之间民生多艰。

 

坑坑洼洼的土路之上,谢衣正推着一架木车艰难前行,乐无异躺在车板上盖着些稻草,睡的昏天黑地。

 

昨日他们翻过了最后一座山,眼看就要抵达城镇,乐无异一时兴奋,在下山途中跑跳,一时不慎扭了脚。谢衣看着是百感交集,心尖与脑袋一同隐隐作痛,感慨着幸好自己脾气好,若是换了自己的老师,一准立刻掐死他。

 

天色渐晚,落霞点燃流云,烧去不知名的远方,恍惚之间,夜幕便降临了。

 

如此盛夏,即使是傍晚,谢衣也热得大汗淋漓。幸而已经看见小镇轮廓,想必就快到了。一条乡间小路笔直而畅通,让他觉得十分欣慰。他一直觉得自己速度还算快,直到放牧归来的牧童赶着几头牛哞哞叫着赶超了他,他才忧郁地向前望了望,感到些许汗颜。

 

这小子,还真沉。

 

那牧童向前走了两步,忽然狐疑地回过头看了看,试探似的开口问道:“先生这是去哪儿?”

 

乡下人淳朴,不懂遮掩,这样直白的问话和警惕的表情让谢衣有些错愕。他想自己不成面相不善?从前清和便是用这种眼光审视他,不过隐藏极深罢了。他顺着那牧童的眼光看去,立即便了然了。乐无异趴在那儿,似乎也热得不行,迷迷糊糊自己也将衣服扯的乱七八糟,头发也散了,胡乱黏在脸上遮住半边眉目。他本就生的俊,这样一来越发有些了不得。

 

谢衣这一眼看得心头一动,索性笑了笑,径直对上牧童怀疑的双眼,神色如常,笑道,此乃在下未过门的妻…..

 

小火咕嘟咕嘟,米香随着晚风飘散。乐无异实实在在是馋醒的。他懒洋洋地用手肘撑着床板,将自己半立起来。一颗脑袋左摇右晃四下寻找,眼神终于定在那翩跹背影之上,嘴角扯出弯弯的弧度。谢衣拿着扇子在门外悠闲地煽着火,似乎也察觉到什么,回头对他一笑。这样的画面太过于温馨,让人轻易联想到一生一世这样的长情的字眼。

 

“睡醒了?”谢衣盛了一碗小米汤端进屋子。他专注看着碗沿担心洒出来,到了跟前才发现徒儿傻乎乎看着他笑。

 

“师父,你真好看。”

 

“胡说八道。”谢衣轻笑,避开了徒儿来接碗的手,又补了句,“小心烫。”

 

乐无异觉得自己要融化了。这段日子,师父几乎将他宠在心尖上,美好的不真实。他想着,这就是情人间的相处吗?果真令人沉迷。若不是战火流离,他当真除了此情长久便别无所求。

 

“师父,待江山安稳,我们便找个这样的村子住下好不好?我每日耕田煮饭,师父便去找个教书先生或替人书信这样的活计,简简单单的生活。”

 

谢衣摸了摸他的头,“你倒是想得远。”

 

“嗯,”乐无异靠着那温热手心蹭了蹭,其中依恋不需言明。“自从遇到师父,便想的多了些。”

 

“傻孩子,你尽可不必忧虑,为师不会委屈你。”谢衣为徒儿披上了件外袍,将他拎起来。“吃些东西吧。”

 

“好!”乐无异兴高采烈地跑去桌边,将那放温的粥食大口饮下。味道虽有些奇怪,但思及是师父苦心而制,便觉得十分满足。

 

碗筷粗陋,却还都是借来的。乐无异养尊处优,也竟吃得了苦。过了一阵牧童过来收碗,乐无异见他可爱,便蹲下冲他招手。

 

“小孩儿,过来。”

 

小牧童皱着眉上下打量他,表情十分奇怪。

 

“咦,你不是个姐姐么?”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乐无异有些摸不着头脑。顺着小牧童怀疑的目光,他看见谢衣将食指放在唇上,眼中含着笑。

 

“嘘。”

TBC

评论(10)
热度(25)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