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Thranduil/Legolas]Time Reflection 时间镜像 02

Chpater 01


Chapter 02

 

地下宫殿的设计图在黑暗笼罩密林之前完成,在越来越多的黑暗蜘蛛被发觉后,西尔凡精灵再一次被国王的智慧和远见折服,并迅速投入到建设中。

 

在西尔凡精灵们如火如荼的搬砖时,密林之王终于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他目标明确地奔去酒窖,以异常粗暴的方式敲开一桶陈酒,一边喝一边往树林走。没有穿繁复的长袍,他甚至没有穿鞋,反正现在宫殿内外什么人也没有。他想去散散步,毕竟对这片森林,他和所有的西尔凡一样眷恋。秋日叶子随风潇潇而下,他四周溢着酒香,甚至偷偷唱起一首古老的歌。

 

辛达生来拥有最动人的声音,瑟兰迪尔的歌声低沉温柔,几乎要带上神圣的意味,如果他没有不慎被老树根绊倒的话。

 

“What the hell……”伟大的精灵王看着洒了一地的酒和越滚越远的桶,淡淡吐出一句人类的粗口。而更不幸的是,不识时务的莱戈拉斯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弯下腰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甜甜地喊:“Ada~~找到你啦~~”说罢还带着那只该死的鹿一起蹭他。

 

丧心病狂的伊露维塔难道就不能给他半刻安宁吗?

 

“莱戈拉斯,答应我。”瑟兰迪尔一把握住儿子的脚踝,平静又深沉地说。

 

“什么?”

 

“不准告诉其他人。”

 

于是密林之王散步的计划临时改为陪王子殿下玩耍。

 

瑟兰迪尔静静坐在大树底下,看着莱戈拉斯追着蝴蝶跑来跑去。

 

那是一只深蓝色的蝴蝶,密林有很多这样美丽的生物,成群结队,不知什么时候会从哪儿一起噗啦噗啦飞出来,像是放慢了几倍的烟花。

 

“Ada……”莱戈拉斯太小了,他始终够不着,急地眼泪汪汪还回头看着他。而瑟兰迪尔只是伸出手,蝴蝶就落在他手心里,颇为心甘情愿的样子。莱戈拉斯愣住了,努力未必有收获的歪理在他幼小的心中扎了根。而他显然缺乏育儿经验的父亲却只是用食指碰了碰嘴唇,示意小家伙安静。

 

瑟兰迪尔弯下腰,靠近一束不知名的兰花,蝴蝶从他手中飞出去,落在花蕊上。

 

“喜欢!”小精灵忽闪着大眼睛,和看见了蜂蜜松饼似的。

 

“喜欢蝴蝶,还是喜欢像蝴蝶的花?”

 

“Ada~”

瑟兰迪尔感受到会心一击,他亲了亲儿子的额头。而莱戈拉斯觉得这个大精灵好烦啊他只是叫叫他而已,干嘛忽然凑过来,发丝落在他脸上痒痒的。然后他英勇地一掌把密林之王的大脸推开,还不小心扯下来几根头发。

 

而国王大人似乎没太在意。他懒散地摘下头冠,再次坐在地上。

 

“Ada不是说国王要一直带着这个,要形容端正!”

 

他今天还有什么形容可言吗?瑟兰迪尔淡淡地低下头,看着义正辞严的小王子说道:“哦,在我成为国王之前,和你一样是个王子。现在我想再当一会儿王子,你帮我做一会儿国王吧。”说罢就随手一丢,用王冠套住莱戈拉斯,卡在他脖子与肩膀之间,气得他满地乱蹦。而瑟兰迪尔的表情似乎有点大仇得报的得意,这画面简直父慈子孝不能再美满了。

 

远处马蹄渐近,加里安拉住缰绳,立在他们面前。他翻身下马,行了一礼,脸上沾了些泥土,显得略微狼狈。

 

“陛下,偏殿地基下发现黑暗编织者的巢穴,卫队长已经开始清理,只是数量众多,有些麻烦。”

 

瑟兰迪尔点点头,将莱戈拉斯抱起来递给他可靠的总管。

 

“我去看看。”

 

在黑暗弥漫的森林中,无论如何筹划,总是难得周全。当瑟兰迪尔见到地基下面如同浪潮一样的蜘蛛,他觉得三个月都不想再吃饭了。战士们站在高处用弓箭射杀它们,可当一只蜘蛛死去,肚子里却又分裂出更多的小蜘蛛,看起来无穷无尽。在精灵们惊讶的目光中,他们的国王手执长剑与火把,竟然跳了下去。粘液染在他银色衣服和苍白的皮肤上,颇有些不忍直视。

 

“快快快,下去用火烧!”在顷刻的愣神之后,密林战士和下饺子似的往坑里跳,效率倒是变高了不少,但伴随着尖叫和骂人话,就显得并不是特别优雅了。我们是西尔凡,卫队长暗暗安慰自己,就是这么简单粗暴,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啊”地大喊了一声,想抒发一下愤怒之情顺便鼓舞一下士气,旁边的瑟兰迪尔惊地刀锋一偏。他面无表情地安慰他道:“没有天赋就别勉强了,反正以后我也不会允许你在林地大殿歌唱的。”

 

“……”

 

直到深夜,国王才回到他的寝殿。他觉得有点累,推门的动作轻到极致,就怕惊醒他儿子。只是万万没想到,他儿子根本就没有睡。莱戈拉斯听见门开的声音,立即从床上跳了下来,吧嗒吧嗒跑过去想抱他父亲的腿。

 

“不不不,”瑟兰迪尔有气无力地阻止他:“莱戈拉斯,别过来。”

 

莱戈拉斯委屈地抬头看他,用心碎欲绝的眼神谴责他爸。瑟兰迪尔不为所动,甚至还退了两步。

 

“听话,先睡。”

 

奇怪,莱戈拉斯歪着脑袋盯着他爸,大精灵身上的气息并不像平日那样好闻,倒是染了许多奇怪的腥臭。仔细看看,有些绿色的粘液沾在他的外衣上,黏黏糊糊令人作呕。一种难过的心情瞬间染上心头,他觉得瑟兰迪尔怎么可以被这么对待呢?谁都不能这么欺负他。

 

瑟兰迪尔却无心注意儿子的心里活动了。他只是急迫地需要洗个澡,这个味道几乎要逼疯他,而这个不识时务的小家伙却沉默地挡在他前面,烦人的要命。他正不耐,想要再次催促,莱戈拉斯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毫无预兆,倒是立刻把密林之王震在当场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又怎么了……?”他蹲下,歪着头看着儿子。几乎伸出手想抱他,又想起一身脏臭,于是又把手缩回去。倒是莱戈拉斯一个猛子扎进他怀里,颇有些要同甘共苦的意思……

 

“好了好了……”这下真好了,不仅自己要洗澡,还得负责洗儿子。瑟兰迪尔默默翻了个白眼,闭上眼睛长叹一声,用双臂拢住小精灵。“别哭了,丑孩子。”

 

“哇哇哇哇……”莱戈拉斯哭的更凶了,这次是气的。

 

后来一大一小两只精灵只能一起在深夜泡进大水池里。

 

“我警告你莱戈拉斯,不许玩水。”瑟兰迪尔毫无爱心地将木刻小鸭子从水池里拣出去。“我赶时间,我要睡觉。”

 

不怕死的小精灵用小手重重拍打水面,溅了他爸一脸。

 

“……”

 

真是反了你了。

 

折腾到大半夜,瑟兰迪尔木然擦干小精灵,刚松手,莱戈拉斯就吧嗒吧嗒又跑了。他简直在崩溃的边缘,疾走两步把熊孩子拎回来,斥责道:“不许光着脚。”

 

“Ada也光着脚。”莱戈拉斯梗着脖子不服道。

 

“我是大精灵,不容易生病。”

 

“那我也要变成大精灵。”话音未落,莱戈拉斯就被抱进怀里,瑟兰迪尔轻轻蹭了蹭他的鼻尖,轻声道:“哦,那还得等好几百年,现在,睡觉。”

 

 


评论(18)
热度(62)
  1. 时遂之森荒田 转载了此文字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