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田

为你唱三百夜情歌,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林间奇遇

一场暴雨之后,我们的商队迷失了方向。这座古老的森林似乎有别于一般的世界,走着走着,残破的青石步道竟然渐渐消失了。而我们回过头,竟然连来路都不见了。弯弯绕绕,我们似乎一直在原地打转。很奇怪,照平常我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会焦虑恐慌,可是在这里,我们却觉得异常安宁。

 

夜幕降临,我的伙伴生了火,烤肉的香味混合着肉桂和辛香料,在这老林中竟让我产生了奇妙的幸福感。我随手拆了商品中的一只精美的音乐盒打发时间,清透的旋律伴随着兹拉兹拉的火花,显得不是很真实。

 

半夜,我从睡梦中起来,借着月色,那条本来消失的路再次显现出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叫醒任何人,鬼使神差地一人走了过去。深夜,密林,这本该是令人害怕的场景,而清冷的月光如此敞亮,我实在没有害怕的理由。

 

远处有笑声传来,那声音空灵清澈,令人觉得快乐。我赶忙小跑起来,好奇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模样。

 

然后,我看见了那个令我一生无法忘怀的美丽场景。

 

那是精灵。一个金发尖耳朵的,漂亮至极的精灵。他白色的睡衣微微折射月华,下摆染了些红色。

 

是血吗?我心中一紧,可他的样子如此纯净,完全和害人的怪物沾不上边。于是我大着胆子又向前走了几步,这才发现,他的脚下是一桶葡萄,他光着脚在里面把它们踩碎,大概是要酿酒吧。

 

“有人来了。”

 

忽然他身后传来低沉的嗓音,我这才看到原来阴影中还有另一只精灵。他侧着头看了我一眼,残留的温柔表情一闪而逝,他站起身,逆光的身影非常高大,显得凛冽而肃穆。

 

踩葡萄的精灵借着高大的精灵的手,从桶里迈出来,微微笑了笑。

 

“是卫兵睡着了吧,怎么又把人类放进来了。”

 

天啊,他们真的是精灵!高大的那一只找来犯错的卫兵,狠狠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惩罚他,可见他也是个外冷内温的主。并且我觉得这事儿看起来也并不怪我,毕竟是他们自己治安不怎么样,卫兵也不怎么靠谱。于是我胆子更大了些,偷偷抬起头观察他们。毕竟他们这么好看,我作为一个普通人类没什么见识,此刻根本移不开眼睛。

 

在此之前我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精灵,而现在我站在他们的国度里,分不清是童话还是迷。后来我发现我最先遇到的竟然是他们的国王和王子,并且他们异常容易相处,让我越发惊讶。我用那个音乐盒赢得了王子的友情,他邀请我小住几日,我欣然同意,我想,这些奇遇说出去都未必有人相信。

 

我们一起进餐,他们吃的很少,王子几乎只吃叶子,而国王陛下只喝酒。我从来不敢直呼他们的名字,即使内心觉得它们好听极了。国王的名字意为茂盛的春天,而王子是绿色的叶子。多么契合的比喻。只是绿叶他不像王子,他亲切极了,也绅士极了。而瑟兰迪尔也不像国王,虽然他话并不多,我却依旧觉得他任性极了。

 

我从没见过叶子这样的精灵,或者任何生物。当我知道他已经几千岁的时候,根本不能相信。相比之下,瑟兰迪尔陛下身上就看得出时光的厚重,他的眼眸苍蓝幽深,却波澜不惊。而叶子身上则是完全不符合他年纪的天真和固执,仿佛从不曾被时光伤害。而很久以后我读完他们的故事,这才明白原来叶子才是最聪明的那个。和着所有人都喜欢他,而他选了最宠他的那一个,留在了他身边。我偷偷揶揄绿叶殿下,而他却说, 越聪明的人越看不清自己的心。他用了几个世纪的分离来明白自己的心意,然后终于懂得对永生心怀感激。

 

后来我要走了,他们来送我。他们的正式让我觉得受宠若惊,这才第一次被吓着。我猜是绿叶殿下应该对我送的音乐盒喜欢极了才会这样吧。穿着礼服戴着额冠的他们更加耀眼,而我却忍不住回忆起初见时候他们的样子,绿叶殿下白色的睡衣。而那时候瑟兰陛下浅金色的长发垂落额间,那分短暂的温柔近乎诗意。

 

他们之间好像从不需要金属光辉来映衬与生俱来的高贵,永远柔软温暖,简单亲密。

 

很久很久以后,我从来往的吟游诗人那里得到他们的消息。他们要去灰港,那里有船,会载他们去遥远的西方。

 

据说伏在草丛的霍比特人看见过他们的队伍,唱着飘渺的歌远行。

 

“是木精灵,他们要走了,不会再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景象让我感到悲伤。”

 

精灵的时代彻底过去,而我们的时代来临。


评论(6)
热度(64)
  1. 笛涩荒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eirdo笛
  2. 白水行荒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杏的粮仓
© 荒田 | Powered by LOFTER